被困香港的沙烏地姐妹:我們希望能到一個尊重女性與人權的國家

2019-02-27 14:1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你有權利的,自己可以爭取的,你要相信自己,你不一定這輩子也被男人控制,」 來自沙烏地阿拉伯姐妹里姆(Reem)與拉萬(Rawan)在她們躲藏的香港酒店向BBC中文訴說著自由的寶貴。「現在的生活可能很艱難,但無論如何,請不要放棄,不要把勝利斷送在那些壓迫你的人。」

這對姐妹來自沙烏地一個極為保守、重男輕女的家庭,兄妹七人上面有兩個哥哥。在家中曾被虐打,被當成家裏的傭工,未來很可能被迫嫁給自己不喜歡的男子。

為了前往一個不再受壓迫的國家,兩人在半年前計劃離家出走,前往澳大利亞尋求庇護,重獲新生,但豈料路途並不順利。在香港機場她們懷疑因遭遇來自沙烏地使領館職員的介入,無法登上前往澳洲的航班,最終滯留香港半年,過著提心吊膽、不斷搬家的難民般的生活。

儘管自己的未來仍然不明朗,也未知有沒有國家願意收留她們,但她們不再受罩袍所約束、不再會有人管她們吃什麼、穿什麼,也可以自由與家族以外的男性溝通。

「我們感到自由,可以自由的走動,外人可以接觸我們,看見我們的容貌,我們不再是活在陰影之下,」她們對BBC中文說,「我們希望可以到一個尊重女性和人權的國家。」

兩人對外宣稱已脫離伊斯蘭教,但在沙烏地,這個行為或構成叛教罪,最重刑罰是死刑。

無論怎樣,這條路已經無回頭路可走。

hands

電影般的逃亡

接受訪問時,身型嬌小的她們穿著普通襯衫與牛仔褲,露出鬈髮以及說話時的嘴巴。之前在沙烏地,外人只能看到其眼睛—她們甚至不會獲准與拍攝團隊中的男性聊天。

沒有人再強迫她們穿罩袍了,驟眼看,與一般阿拉伯旅客無異,只是來香港,卻不是為了觀光,是來逃命的。

在律師安排下,兩人在一個秘密地點接受了BBC中文專訪。

20歲的里姆和18歲的拉萬在去年9月6日抵達香港。之前和家人在斯里蘭卡度假,她們悄悄地策劃了這場大逃亡。

「我們一直都想離開沙烏地,那裏不是我們的家,我們沒有尊嚴,」姐姐里姆說。

兩人說從媒體和網路上,得知很多處境和自己差不多的女子曾經逃離沙烏地,前往其他國家尋求庇護,她們受到了啟發,也把逃亡當成一個出路。

里姆說,2016年開始與妹妹計劃這場逃亡大計,起初十分緊張,當年拉萬才15歲,在沙烏地生活的每一天,都生活在痛苦中,她越了解法律和國家系統,越感到絶望,逃離的心愈大。

為了不讓家人髮現自己的計劃,有時候只是暗地裏用手機發信息交流,講完後一定會把紀錄刪去。

她們的父親一直扣起兩人護照。沙烏地女性前往多數國家申請簽證時,需要親身攜帶護照去使領館蓋章,一般也需要男性監護人陪同。

最後,兩姐妹選定了澳大利亞,因為沙烏地公民前往該國,只需辦網上簽證。

根據沙烏地規定,女性出國旅遊需要男性監護人陪同。兩人知道要從國內直接逃到它國不容易過機場那一關。

所以,她們說服了家人,為了慶祝妹妹拉萬的18歲生日前往斯里蘭卡旅行,在外國的機場,沒有人會問兩個成年女子為什麼會在沒有男性監護人的情況下登機。

即使這次旅行同樣體現了家族中的男女不平等。男生可以游泳,女生穿著罩袍坐在遠處,酷熱潮濕的天氣讓她們不好受,實際上她們大部分時間是旅館房間裡為家裏男人們煮飯。

於是,她們把儲下來的錢,買了機票,打算從斯里蘭卡、經香港再到澳洲,並在一個深夜,趁機把護照偷走,然後坐的士逃走。

也是那一天,她們正式把罩袍脫下,可以對世界宣誓說脫離伊斯蘭教。

「我們感到自由,可以自由地走動,可以接觸外人,可以把自己的容貌示人,我們不再是活在陰影之下。」

然而,這場逃亡並不順利,在香港機場轉機時,她們無法登上前往澳洲的航班。

兩人懷疑是沙烏地駐香港領事館的介入導致她們不能前往澳洲,並先後以簽證需要在杜拜辦手續及其母親生病為由,希望她們登上一架經迪拜前往沙烏地的航班。

她們說,起初不知道這些男子是領事人員,但當發現其中一人未曾謀面,卻能直呼其名時,令兩人起了疑心。

兩人也指控斯里蘭卡航空公司,與沙烏地領事館勾結不讓她們登機,包括取消她們在機場內購買的國泰航空前往澳洲的機票。

斯里蘭卡航空公司對媒體承認,是應沙烏地領事館要求這麼做的,並稱有使領館人員告知其職員,兩位女子的母親病重,要求她們盡快回國。沙烏地駐香港領事館至發稿時沒有回答媒體查詢。

雙方僵持了一段時間,兩人最終以報警要脅,重奪護照,以旅客身份進入香港。

girls

夾在中國、香港、沙烏地政治中的前途

到港初期,兩人的父親及家屬曾到香港警署報案,稱要尋找失蹤的女兒。香港警方一度扣留兩姐妹在警署問話,但她們堅拒與父親和家屬見面,最後警方把她們送回酒店,她們連夜收拾行李搬走。香港警方證實去年9月曾收到一名外籍男子及兩名外籍人士報案,列作「尋回失蹤人士」及「求警調查」的案件。

她們也曾收到一些自稱香港警方的短訊,但很快就證實是假冒,之後又試過到其他國家的領事館求助,但發現疑似有人跟蹤。「在香港的每一個角落,都感到提心吊膽,擔心會被強制帶返沙烏地。」

為了逃避家人以及沙烏地官方的追蹤,近半年間,她們分別在香港十幾家不同的酒店、旅館和庇護所暫住。在一些人權組織及律師的協助下,勉強能夠過活。

她們對香港沒有什麼印象,不敢單獨外出,大部分時間留在室內,每天的生活就是看電視,膳食方面,有時候一餐也只能夠吃杯麵,一點也不容易。

兩人本月早些時候開了個Twitter帳戶,告知外界情況,形容自己在香港仍不安全。

她們說香港由只是一個意外的中轉站,她們無意在香港提出庇護,香港也沒有簽署聯合國的難民公約,所以政府不承認難民身份。

但香港主權已移交中國,外交事務由中國管轄。中國與沙烏地關係友好,令這兩名少女的處境變得更為複雜。

在她們的遭遇曝光之時,沙烏地王儲(也是沙烏地實質領導人)薩勒曼王子正訪問中國,沙烏地王儲完全沒有公開提及中國新疆的「再教育營」,兩國表明會加深經濟及文化往來。沙烏地更宣佈有意在所有學校開設漢語課。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22日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及事件時,表示「不了解情況」。香港入境處表示,不評論個別個案,並稱會按照相關法律執行入境管制工作。

一般沙烏地公民在香港只可以有30天免簽證,據了解,她們曾經申請簽證延期獲批,但目前護照已被沙烏地當局註銷,她們能繼續留港的限期為今年2月28日。

兩人的未來仍然充滿變數,但她們懷抱希望,目前嘗試找個國家提供庇護,但她們不敢公開身份,將來也不願意公開收留她們的國家的名字,因為不想讓家人得到任何線索。

她們唯一掛念的是家中年紀尚小的妹妹,不知道她往後的生活如何,但兩人表明,對離家出走、脫離伊斯蘭教的決定絶不後悔,也不會再想與家人有任何瓜葛。

沙烏地的男權、女性的壓迫

兩人來自中產家庭,父親和一些親戚在政府工作,非常嚴格奉行伊斯蘭教義。

「我在一個嚴格的家庭氛圍中成長,感覺令人窒息,家人監管我的每一步,掌握我生活的每一個細節,我連選擇自己衣服的機會也沒有,」拉萬說,「12歲開始,他們強迫我每天為他們煮飯,妹妹出世了,也是我們照顧她,家人要求甚麼,我們便做甚麼。」

「就像是他們的家傭,」里姆如此形容。

拉萬說,「我的生活就是侍候他們,令人憂鬱,我沒有未來,他們不會關注我的學業,他們只是想要把我訓練成好老婆。」

里姆說,有時候會被家人虐打,但不願意透露詳情,但據其它媒體引述,她們兄長是這樣被教育的,「毆打你們的妹妹會令你們成長」。

REEM
這是以前里姆出門的裝束。

男生和女生在家中的待遇截然不同。

「男生們有選擇權,甚至能決定我們應該怎麼做,他們有全面的權力控制我們,他們不想我們眼睛被人家看到,就讓我們把眼睛蒙起來,我們有時候會因沒有這麼做而被罰,但男生們什麼都可以做,單獨外出,旅遊,有我沒有的自由,」拉萬說。

拉萬告訴BBC中文,有次她哥哥在家門外的車輛等她,當她踏出家門時,她哥哥察覺附近有鄰居,然後對她大喊,叫她滾回家。「他們覺得我的出現讓他們受辱,但其實就像個透明人,因為我整個身體被罩袍包裹著。」

家人對她們說,已經安排了婚姻,並不顧其意願。

「在沙烏地阿拉伯,女子被先生強暴也不會被視為強暴,而男人可以提出離婚,女人卻不可以,」她們說,「你沒有選擇,不論你如何爭辯,如何拒絶也無法改變,我們看到的是已死的未來。」

REEM
兩姐妹說,有時候她們為被兄長要求把眼睛也蓋掉。

沙烏地阿拉伯是保守伊斯蘭國家,男女不平等情況十分嚴重,近期才剛剛准許女性進入足球場、參軍和申領駕駛執照。

但事實上,女性的所有生活細節都掌控於男性監護人手中,從獲得護照、申請銀行戶口、結婚離婚的權利,到與男性朋友喝咖啡、穿什麼衣服。

「我希望這種文化會改變……但有些嚴格的家庭力保護自己的文化,這些都不容易改變,可能一百年之後才行……」拉萬說。

她們不是唯一想逃離沙烏地的少女,1月時一名18歲沙烏地少女庫農,在科威特旅行時從家人身邊逃走,同樣進入澳大利亞不果,滯留泰國,躲在曼谷一家旅館,在Twitter文字直播自己面對的困境,引起全球關注,最終獲聯合國承認為合法難民,得以獲准進入加拿大。

「我希望可以到一個安全的國家,在那兒我們有權過幸福的生活,我更想有所選擇,因為我從小到大都沒有的權利,」妹妹拉萬說,「我希望繼續讀書,我真的對讀書很感興趣,希望將來讀生物學,再讀基因學博士。」

在沙烏地一所大學讀英國文學的姐姐里姆希望安頓後能順利完成學業,將來或當作家寫詩。

「我從來不覺得我是沙烏地文化的一部分,我生活在黑暗之中,我已經凖備好迎接新的文化,在香港我認識了很多人,在庇護所內,所有人都很熱衷於認識新文化、新的朋友,我也會是他們一分子,」她們說。

「我們在以前的日子,對生命、生活不太理解,我希望未來有機會去探索。」

BBC中文記者葉靖斯對此報導亦有貢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