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專欄:形塑2020台灣總統大選的三個關鍵變數

2019-03-02 06:50

? 人氣

韓國瑜(徐炳文攝)柯文哲(甘岱民攝)是否參選,必然衝擊總統大選;另一個「變數」: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參選機率相對為低。

韓國瑜(徐炳文攝)柯文哲(甘岱民攝)是否參選,必然衝擊總統大選;另一個「變數」: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參選機率相對為低。

2020台灣總統大選,從目前各種跡象看來,「最可能的」(most likely)競選組合將會是蔡英文、朱立倫、柯文哲,姑且不論小黨人選;最富戲劇性和爆炸性的競選組合則是韓國瑜、蔡英文、和柯文哲;「最小可能」(least likely)但同樣有戲劇性和爆炸性的競選組合則是賴清德、韓國瑜、柯文哲。究竟哪一種組合最後會出線?也許不需等到五月就可確定,端視三大關鍵變數而定。

首先,關於韓國瑜變數。韓國瑜無疑是目前台灣人氣最高的政治人物,從最新感情溫度計的測量和比較可以看得很清楚,他的人氣比柯文哲、賴清德高三度左右,比現任總統蔡英文高14度。不過,雖然鼓吹韓國瑜選總統的媒體聲浪高漲,但台灣近三分之二選民基本上持保留或反對的態度,只有不到三成的人支持。儘管如此,韓國瑜仍然是2020台灣總統大選的超級變數,因為來自四面八方「黃袍加身」的期待正加速醞釀中。最新民意顯示,如果韓國瑜最後決定參選,不論是主動或被動,韓國瑜在各種可能的競選組合中,都將一馬當先,領先群雄。值得注意的是,他在各種可能的競選組合中領先的幅度並不大。假定他今天宣佈參選,我們可以合理的預期,他將在起跑點上取得領先的優勢,但最後結果如何?會不會當選?將充滿變數,因為一時的領先不是永遠的領先。

圖1:感情溫度排行 (平均溫度):韓、柯、賴、蔡(2019/2)
圖1:感情溫度排行 (平均溫度):韓、柯、賴、蔡(2019/2)

其次,關於柯文哲變數。柯文哲是台灣目前僅次於韓國瑜的當紅政治人物。從某個角度看,他比韓國瑜更可能成為影響2020總統大選結果的超級變數,因為他參選可能性遠大於韓國瑜,畢竟他的自由度比較大,可以自己決定參選或不參選,不像韓國瑜出線與否會牽涉整個國民黨內各方勢力的糾葛。根據最新的民調結果,除非韓國瑜參選,否則柯文哲將一支獨秀,傲視群倫。

然而,在過去一兩個月中,柯文哲人氣與聲望急遽下滑。經驗證據顯示,柯文哲2017年9月世大運剛結束時,聲望如日中天,感情溫度計飆升到66.75度,後來因故與綠營關係生變,被窮追猛打九個月後,溫度顯著掉了八度,剩58.92度;值得注意的是,2018柯文哲競選連任驚險過關,人氣再度飆升到65.81度,但僅僅兩個月內,他的人氣迅速下滑8.17度,史上罕見。這顯然和他多次爭議性發言有關。這些爭議性言論包括「強盜說」和「最討厭在大陸賺錢,回台灣主張台獨的人」等等,都和兩岸關係、美台關係及台灣國家利益、台灣人認同和尊嚴有關。簡單的說,他爭議性言論和一般市政無關,但都和「高端政治」(High politics)有關。如果他確定參選2020台灣總統,如果他屢屢在「高端政治」發言失分,那必將造成競選總統氣勢的迅速弱化,原本是強烈颱風卻可能迅速變成低氣壓,壯志未酬不排除會是最後結果。一言以蔽之,柯文哲最大的敵人不是別人,是自己;是自己把自己的氣勢變小、變弱了。

圖2:台灣人對柯文哲的感覺趨勢圖 (2017/9~2019/2)
圖2:台灣人對柯文哲的感覺趨勢圖 (2017/9~2019/2)

關於賴清德變數。在民進黨方面,現任總統蔡英文,農曆春節剛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正式宣佈參選連任。這顯然是精心算計後的行動,一方面展現參選決心,另一方面阻絕黨內任何可能的挑戰。然而,最新民意顯示,和韓國瑜、柯文哲、朱立倫、賴清德比較起來,蔡英文都顯是較弱勢、較不受選民青睞、贏的機會較小的總統候選人。未來,蔡英文若獲民進黨提名競選連任,勢必要走一段和2016完全不同且極為艱辛的路。相對之下,賴清德是民進黨當前最強也最合理的選擇,最新民意明白顯示,他是最可能為民進黨贏得2020總統大選的人。但從目前民進黨內政治運作的氣氛看,現任總統蔡英文執意參選和派系集體不理性可能讓他參選機會渺茫。

20190223-民進黨三重區立委補選參選人余天偕前行政院長賴清德赴三重大同南路市場掃街拜票。(陳品佑攝)
民進黨的政治運作和黨內氣氛,乃至蔡英文執意參選,都讓賴清德直取大位的渺茫。圖為賴清德陪同民進黨三重區立委補選參選人余天拜票。(陳品佑攝)

2月19日,CNN推出蔡英文專訪,蔡英文說:「現任總統尋求連任是很自然的事」云云。話說的雖然沒什麼錯,但我願舉四個例子,供蔡總統重新思考。第一個例子是,1968年美國現任總統詹森(Linton B. Johnson)原本可以尋求連任,但他在1968年初新罕布夏州初選以49%比42%險勝對手麥卡錫參議員(Eugene McCarthy)後,決定急流勇退,退出民主黨總統初選,改推他的副總統韓福瑞參選。成為美國戰後第一位不尋求連任的總統。第二個例子是1980年美國總統卡特。吉米卡特總統因任內政績不佳,黨內初選遭遇麻州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的強力挑戰,後來雖驚險過關,但大選中敗在共和黨雷根手中而飲恨,成為戰後尋求連任卻失敗的第一位總統。第三個例子是老布希總統(George H. W. Bush)。老布希1988年以壓倒性勝利贏得總統大選。第一任總統任內外交與軍事成就顯赫,戰功彪炳,民意支持度曾高達八成以上,但可惜經濟表現不佳,尋求連任時敗給民主黨籍柯林頓。第四個例子,馬英九總統。馬英九總統上任前三年固然也是爭議四起,政績表現不佳,但純就同時期民意支持度而論,馬英九高於今日的蔡英文,且馬英九任內並沒發生像2018那種地方大選的慘劇。所以馬英九尋求連任,在沒有遭遇更強對手的情況下,順利連任成功。讀者或可參考拙作天人交戰一書。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歷史經驗教訓值得借鏡。人創造歷史,可能是悲劇,可能是喜劇,也可能是鬧劇,很多時候卻都在政治領袖一念之間。2020台灣總統大選結果關係重大,不僅影響台灣內部政局,也將牽動兩岸關係和世界局勢,更將直接決定台灣2350萬人的命運。到目前為止,整個大選發展的脈絡已越來越清晰,但形塑最後總統大選競爭結構的變數仍多,值得繼續觀察。

*作者為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前台灣政治學會會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游盈隆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