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他想知道光線怎麼進入眼睛,大腦怎麼處理:《達文西傳》選摘(1)

2019-03-11 05:10

? 人氣

天才達文西過世後留下驚人的筆記本,作者閱讀後找出了達文西所鑽研的「透視法」。(資料照,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天才達文西過世後留下驚人的筆記本,作者閱讀後找出了達文西所鑽研的「透視法」。(資料照,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達文西發覺,繪畫的藝術和光學的科學脫離不了透視法的研究。除了適當配置陰影的能力,精熟各種透視法後,畫家就能在平面上傳達出立體的美。要真正了解透視法,不光只會按著公式正確畫出物體的大小,也需要研究光學。「繪畫的基礎是透視法,」他寫道,「透視法就是對眼睛機能的完整理解。」因此,在撰寫計畫中的繪畫和光學論著時,他也收集想法,準備寫透視法的論文。

在佛羅倫斯的少年時期,達文西在《三王朝拜》的稿本裡費盡心思處理透視法的數學。他畫出的格子就是嚴密套用阿伯提的概念,看起來非常不自然,跟馬兒和駱駝討喜的想像動作一比,更有這種感覺。可想而知,他開始畫最終版本時,調整了比例來展現出更像想像的畫作,其中的線性透視法無法束縛動感和幻想。

跟其他很多主題一樣,在1490年代早期正式加入米蘭公爵宮廷的智力溫床後,也刺激達文西認真研究透視法。1490年到附近的帕維亞大學參觀時(也在那次旅途後畫出《維特魯威人》),他跟法齊奧.卡爾達諾(Fazio Cardano)討論了光學和透視法,這位教授為約翰.派開姆在13世紀寫的透視法研究編輯出第一本印刷版。

達文西的透視法筆記混在光學和繪畫的筆記裡,但他似乎想為這個主題獨立寫一本論著。16 世紀的藝術家本威奴托.切利尼說他有一本達文西的透視法手稿,他說這是「人類創造出最美的書籍,顯示物體不只按透視法縮短深度,也會縮短寬度和高度。」洛馬奏則說這本書「寫得很晦澀」。他對透視法的訓誡有不少流傳下來,可惜這本手稿已經佚失了。

達文西擴展了透視法的概念,不光納入線性透視法,用幾何學來找出繪畫中前景和背景中物體的相對大小,也透過顏色和清晰度的變化來傳達深度,這是他對透視法研究最重要的貢獻。「透視法有三個分支,」他寫道,「第一個處理物體從眼前往後退時的明顯縮小。第二個講到後退時的顏色變化。第三個則涉及圖畫中的物體變得更遠的時候會怎麼流失細節。」

20190304-達文西對透視法研究的其中一個貢獻就是,用幾何學來找出繪畫中前景和背景中物體的相對大小,也透過顏色和清晰度的變化來傳達深度。(圖/商周提供)
達文西對透視法研究的其中一個貢獻就是,用幾何學來找出繪畫中前景和背景中物體的相對大小,也透過顏色和清晰度的變化來傳達深度。(圖/商周提供)

至於線性透視法,他接受比例的標準規則:比另一個物體離眼睛兩倍遠的物體「看起來只有第一個一般大,但真實的尺寸可能一樣,在空間加倍時,縮小度也加倍。」他發現這個規則可以用來畫正常的大小,這時候邊緣跟觀畫者的距離並不會超過中心和觀畫者的距離太多。但如果是大型壁畫或壁飾呢?邊緣跟觀畫者的距離可能是圖畫中心和觀畫者距離的兩倍。「複雜的透視法,」這是他的說法,此時「表面看起來絕對不會跟平面本身一樣,因為看到表面的眼睛跟四邊有不一樣的距離。」他馬上會讓我們看到,牆壁大小的畫作需混合自然的透視法和「人工的透視法」。他畫圖解釋說,「非人工的透視法,指不一樣大小的物體放在不同的距離時,最小的比最大的更靠近眼睛。」

他並不是研究線性透視法的先驅。阿伯提已經解釋得差不多了。但達文西更為創新,把重點放在敏度透視法上,描述遠處的物體怎麼變得更模糊。「物體離觀眾的眼睛愈來愈遠,你必須按著距離增加的比例降低這些物體輪廓的鮮明度,」他這麼指示其他畫家,「在前景比較近的部分,要用大膽、有決心的方法畫完;但在遠處的必須有未完成的感覺,輪廓模模糊糊。」他解釋,因為遠處的東西看起來會比較小,物體上的微小細節消失了,然後連比較顯眼的細節也開始消失。在很遠的地方,連形體的輪廓也難以分辨。他用城牆外的城市和塔樓當成例子,觀畫者看不到底部,可能也不知道大小。把它們的輪廓變模糊,敏度透視法就能指出這些結構在很遠的地方。「很多人在呈現離眼睛很遠的小鎮和其他物體時,把建築物的每個地方都畫得跟很近的事物一樣,」他寫道,「這不是大自然中的景況,因為我們無法察覺遠處物體的確切形體。畫家要是像某幾個那樣,凸顯出這些輪廓,以及各部位的微小區別,就呈現不出物體很遙遠的感覺,犯了這樣的錯誤,會讓它們看起來非常近。」

他的筆記本裡有一張小素描圖,是晚年時畫的,歷史學家詹姆斯.亞克曼稱之為「西方藝術史上重大變化的象徵」,這張圖是一排離我們愈來愈遠的樹。每棵樹都會少一點細節,靠近地平線的那幾棵只是簡單的形狀,少了一根根的樹枝。即使在植物繪圖和在畫作中描繪植物時,前景的樹葉也比背景中的更清楚。

敏度透視和達文西所謂的空中透視有關:遠處的東西變得比較模糊,除了因為變小,也因為空氣和霧氣讓遠處的物體變得更柔和。「物體很遠的時候,中間插入了很多空氣,讓形體的外形變弱,讓我們看不清楚這些物體的細小部位,」他寫道,「畫家必須輕觸這些地方,留下未完成的感覺。」

我們可以看到達文西在許多畫作中實驗這個概念。為《安吉亞里戰役》畫的馬匹竄逃初稿中,前景的馬匹畫得很清楚,焦點明確,背景的則比較柔和,沒那麼鮮明。這是達文西常做出的效果,在靜態的藝術裡傳達動作的感覺。物體的距離拉開後,細節會變少,顏色也一樣。要正確描繪場景,兩者都要注意。「光靠線性透視法,不用顏色的透視加以協助的話,眼睛無法完美看到兩個物體間的間隔,」他寫道,「依照距離遠近,讓顏色按比例消失,跟物體逐漸變小一樣。」他再次混合了理論和實驗。他在一片玻璃上描出附近一棵樹的輪廓線,然後在紙上精確上色。然後他再畫遠處的一棵樹,跟雙倍距離的樹。他寫道,這樣就可以看出顏色怎麼跟著尺寸慢慢變少。

達文西對光線和色彩的研究很成功,因為他熱愛科學,如同熱愛藝術。其他的透視法理論家,例如布魯涅內斯基和阿伯提,想知道物體怎麼投射在平面上;達文西也追求這方面的知識,但他來到另一個層次:他想知道來自物體的光線怎麼進入眼睛,在腦子裡怎麼處理。

達文西追求的科學超越了繪畫技巧的範圍,很有落入學院派的危險。有些批評家說他用太多圖表來顯示光線如何照在曲線物體上,又寫了一堆關於陰影的筆記,充其量只是浪費時間,從最壞的結果來看,在晚期的作品中流於做作。要反駁這一點,只需要看《吉內芙拉.班琪》跟後來的《蒙娜麗莎》,就能看出他對光影的深刻了解,出於直覺,也有科學基礎,讓後者成為歷史上的名作。只需要看《最後的晚餐》,好好讚嘆一番,就能相信他懂得變通,也夠聰明,能改變透視法的規則,適應複雜的情境。

*作者華特.艾薩克森為是杜蘭大學(Tulane University)歷史系的教授,也是國際非營利組織亞斯本研究院(Aspen Institute)的執行長,曾擔任CNN的董事和《時代雜誌》的編輯。本文選自《達文西傳(達文西逝世500周年精裝紀念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