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小資買房
  • 現正熱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這幅畫裡看到的是救世主還是他:《達文西傳》選摘(2)

2019-03-12 05:10

? 人氣

這幅達文西的《救世主》,帶給觀眾的情緒互動變化不定,類似觀看《蒙娜麗莎》的感受。(資料照,圖/取自Wikipedia)

這幅達文西的《救世主》,帶給觀眾的情緒互動變化不定,類似觀看《蒙娜麗莎》的感受。(資料照,圖/取自Wikipedia)

2011 年,一幅重新問世的達文西畫作震驚了藝術界。每10年,都有10多件作品宣稱是擁有合理證明,先前卻默默無聞的達文西作品。然而現代之前僅有兩起這類主張最後廣為接受:1909 年公開的莫斯科隱士廬博物館館藏《柏諾瓦的聖母》,以及一個世紀後坎普與其他人認定為達文西真跡的《美麗公主》粉筆畫。

這幅2011 年加入真跡清單的畫作,名為《救世主》(Salvator Mundi),耶穌基督右手呈祝福姿態,左手持一顆實心的水晶球。基督手持上面有十字的圓球,亦即「十字聖球」(globus cruciger)的救世主主題,在16世紀初期十分風行,尤其是在北歐畫家之間。達文西的版本具有某些特色:同時展現令人安心與不安的形象,神祕直視,難以捉摸的微笑,流瀉鬈髮以及暈塗法造成的溫和色澤。

這幅作品獲得正名前,歷史證據證明確實有這幅畫存在。在沙萊遺產目錄中有一幅畫作,名為《聖父姿態的基督》。這件作品也列在1649年遭斬首的英國國王查理一世,以及1660 年恢復王治的查理二世收藏品中。畫作由查理二世轉到白金漢公爵手中,其子於1763 年出售後,這幅達文西版本就失去了歷史蹤影。但歷史參考資料依然留存:查理一世遺孀委託溫斯勞斯.霍拉為畫作製作蝕刻版。部分達文西追隨者也留下至少20件仿作。

畫作行蹤在1900 年再次出現,當時落入一名英國收藏家手中,他不曾懷疑這可能是達文西作品。畫作曾經遭受過破壞,上面覆蓋了別的作品,甚至有極厚的漆層,令人難以辨識;當時認為是達文西弟子波爾特拉菲歐的作品。這幅作品後來被列為波爾特拉菲歐作品的仿作。1958年收藏家遺產在拍賣中售出,售價還不到100美金。

2005 年,這幅畫再度出售,一群藝術交易商與收藏家聯盟相信這可能不僅是達文西仿畫的仿畫。如同《美麗公主》的故事一般,後續鑑定過程揭露了許多關於達文西作品的知識。這個聯盟把畫作交給曼哈頓的藝術史家兼交易商羅伯特.西蒙(RobertSimon),他負責監督5 年的謹慎清理過程,並暗地裡向專家展示這幅作品。

接受諮詢的專家包括當時倫敦國家美術館館長尼可拉斯.潘尼(Nicholas Penny)與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卡門.班巴赫(Carmen Bambach)。2008年畫作送往倫敦,直接跟國家美術館藏的《岩間聖母》做比對,其他與會專家包括當時國家美術館義大利繪畫策展人路克.西森、華盛頓特區國家藝廊的大衛.亞倫.布朗及米蘭理工大學藝術史教授皮耶特羅.馬拉尼。當然馬汀.坎普也接到通知,他當時正參與《美麗公主》的鑑定過程。潘尼告訴坎普,「我們有樣東西,你可能會想看看。」坎普看到這幅畫時,他對圓球及頭髮感到震驚。「畫中有達文西的存在感。」他回憶。

民眾相爭目睹達文西真跡。(美聯社)
圖為民眾相爭目睹達文西真跡。(資料照,美聯社)

然而鑑定《救世主》靠的並非感受、直覺與鑑賞。這幅畫與1650年溫斯勞斯.霍拉依照原畫留下來的版畫幾乎精確相合;有著相同的波浪光澤鬈髮,飾帶上有同樣的達文西式繩結,基督藍袍上的不規則褶襉,也曾出現在達文西的稿樣。

然而,這些相同之處並不是決斷的依據。達文西追隨者繪製了許多仿作,這幅最近重見天日的作品是否可能也是仿作呢?技術分析協助回答了這個問題。畫作清理完成後,高解析度照片與X 光揭露了修飾痕跡,耶穌的右手拇指原本呈現不同的姿勢。這並非仿作者會做的事。此外,木板白色底漆反射紅外線照射,顯示出畫家曾把手掌壓在基督的左眼上,以達到暈塗的模糊效果。這是達文西的標誌技法。這幅作品畫在胡桃木板上,以多層非常輕薄而幾近透明的油彩堆疊,就像同時期其他達文西畫作一樣。到此時,多數專家都同意這是一幅達文西真跡。因此,2013 年交易商聯盟得以近8千萬美金的價格,賣給一名瑞士藝術交易商,後者又以1 億2700萬轉售給俄羅斯肥料業億萬富豪。

不像其他《救世主》畫像,達文西的作品帶給觀眾的情緒互動變化不定,類似觀看《蒙娜麗莎》的感受。霧般迷濛氛圍與模糊的暈塗線條,特別是嘴唇,製造出精神神祕性及曖昧的微笑,似乎每一眼都有微妙變化。那是微笑的暗示嗎?再看一眼。耶穌看著我們還是遠方?移動到不同位置,再問一次同樣的問題。

達文西驚世鉅作《救世主》將拍賣,成交價上看1億美元(AP)
達文西驚世鉅作《救世主》,2013年以1 億2700萬美元轉售給俄羅斯肥料業億萬富豪。(資料照,AP)

盤蜷能量的鬈髮,似乎在垂抵肩膀之際躍躍欲動,彷彿達文西畫的是淙淙溪水的渦流。當它們來到胸膛時,形狀變得明顯、較不柔軟。這是來自他對視覺矯正的研究:物體愈靠近觀看者,看起來愈明顯。

繪製《救世主》前後,達文西也正在研究光學,探索眼睛如何聚焦。 他知道可以透過讓前景物體明晰,在畫作上創造出立體景深的幻覺。基督右手兩隻手指最靠近我們,以乾淨明晰線條畫成。這讓手看來似乎朝我們伸出,彷彿正在動、正在賜福。達文西多年後會重複這個技巧,刻劃兩幅施洗者約翰畫作中的手。

然而,畫作中有個謎樣的不尋常處,彷彿因為達文西的反常失誤或不情願,而沒有連結藝術與科學。這是關於耶穌手握的清澈水晶球。球中有3顆鋸齒狀泡泡,其中不規則形狀的缺口,稱為內含物。當時達文西曾為想購買水晶的伊莎貝拉.德埃斯評估水晶岩,因此他精確掌握了內含物的光輝。此外,他也流暢地運用符合科學的正確筆法,顯現他試著想畫出的正確畫面:握著球底的耶穌手掌平坦且顏色較淡,正如現實狀況一般。

可是達文西並沒有畫出透過實心清澈球體觀看未觸及球體的物體時,會發生的扭曲影像。實心玻璃或水晶,無論是球體或鏡片,都會產生放大、上下顛倒及左右相反的影像。然而,達文西所畫的圓球卻看似空心玻璃球,不會折射或扭曲經過的光線。第一眼看來,基督的掌根似乎有點折射跡象,但進一步觀察則顯示出,微弱雙重影像是發生在手上,而非球體之後。這是達文西決定微調手部位置時所留下的修飾痕跡。

透過圓球觀看時,基督的身體及衣袍褶痕並未上下顛倒或扭曲。這時涉及的是複雜的光學現象。請試著以實心玻璃球實驗。碰觸球體的手並不會扭曲。但是透過圓球看見的一英寸以外的事物,例如基督衣袍,看來會是上下顛倒,左右相反。影像扭曲程度則依物件距離而定。如果達文西精確描繪扭曲影像,觸摸圓球的手掌確實應該依其所繪,然而圓球內影像應該是基督衣袍與手臂的縮小版、上下顛倒鏡面影像。

達文西為什麼沒這麼做?也許他並沒有注意到實心球體中光線怎麼折射。但我認為這很難相信。當時,他正深入光學研究,執著於解光的反射與折射。無數筆記頁面充斥著光在不同角度折射的示意圖。我懷疑他很清楚水晶球體會扭曲物體影像,但他選擇不這麼畫。也許他認為會造成干擾(看來確實會非常奇怪);或是他的微妙嘗試,為基督與圓球塑造一絲神奇的氣息。

*作者華特.艾薩克森為是杜蘭大學(Tulane University)歷史系的教授,也是國際非營利組織亞斯本研究院(Aspen Institute)的執行長,曾擔任CNN的董事和《時代雜誌》的編輯。本文選自《達文西傳(達文西逝世500周年精裝紀念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