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創客咖啡走調?有人當起二房東開夜店

2019-03-08 08:30

? 人氣

民間團體目前也已「創客咖啡」方式,提供創意工作者腦力激盪場域,但某些承且者淪為二房東,開起小酒館或夜店。圖為情境照。

民間團體目前也已「創客咖啡」方式,提供創意工作者腦力激盪場域,但某些承且者淪為二房東,開起小酒館或夜店。圖為情境照。

台灣青創基地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除了官方提供的場域外,民間團體目前也已「創客咖啡」方式,提供創意工作者腦力激盪場域,例如,「女人迷」的女性共同創業空間,不過,台灣的創客咖啡面對台北高昂的租金成本,到現在都還在摸索成功營運模式,有些甚至在未經房東同意下,在住宅區內兼營夜店生意,搞到遭鄰居檢舉。

全球共享經濟當道,為了對抗城市的高房價,台灣這幾年也興起了「共創」的現象,2016年成立、目前在萬華推動「青銀共居」的創業團隊玖樓(共宅一生),過去幾年逐漸嶄露頭角,獲得台北與新北市政府的青睞,在三峽北大特區推動「青銀共居」實驗計畫。今年初更傳出好消息,完成千萬台幣種子輪融資。

類似的共同居住與共同創業空間,不僅官方在推動,民間也不乏推廣「創業小聚」、「創客咖啡」的場域。不過,台灣都市「住商混合」的環境,部分「創客咖啡」經營者游走法令灰色地帶,做起了「二房東」的生意,兼營餐廳、夜店等違反都市計畫使用分區的生意,最後搞到鄰居向市政府檢舉。

前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理事長陳朝平最近在臉書上分享他的親身個案,他表示,他有一間位在辛亥路巷弄內的老舊公寓,幾年前因緣際會,租給了一位曾在創投界服務、希望經營創客咖啡的年輕人,這家咖啡廳晚上七點營業,晚間十點打烊,頭兩年繳租很正常,再過一段時間,繳租開始拖延,他打電話去該名年輕人任職的創投公司,總機人員告知該名年輕人已離職一段時間。

陳朝平回到租屋處,發現原本的咖啡廳,已人聲喧嘩、煙霧迷漫,吧檯後一排排的洋酒,經營者換成了另一位老闆,得知承租的年輕人,未經他同意,轉租公寓當起了二房東。過不久,他接到了市政府都發局的公函,鄰居檢舉該咖啡廳的都市計畫分區屬「住3」用地,不得經營咖啡廳或小酒吧。

承租的年輕人停止轉租行為,向陳朝平道歉之後,並且表明他已接下了台北市政府的創業園區規劃案,承租下空屋轉作創業基地,希望爭取續租,陳同意續租後的一年半,該名承租年輕人又再度神秘消失,陳在租屋處遇到了另一名轉租房客,該名房客表示,他原本在母校育成中心,但後來育成中心改建,因此,被迫外出尋覓新的營業場所。原來,公寓的承租戶,又背著陳朝平,把「創客咖啡」的經營權,讓渡給這位年輕人。

陳朝平表示,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近年不斷提倡「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雙創」概念,深圳的新創園區是「雙創」推行最成功的城市,當地政府對於進駐團隊,不僅提供前三年免租金,園區內也定期舉辦法律、金融等諮詢課程,配合深圳定期舉辦的國際型會展,提高新創團隊的能見度,中國近年培育的第一支網路「獨角獸」、無人機公司大疆,就是在深圳育成。

陳朝平批評,「創客咖啡」若只是搞二房東概念,不能扮演創業諮詢的「業師」角色,這樣的「創客咖啡」注定曇花一現。以他親身經歷為例,不管是原來的承租戶,還是接手的年輕人,都把創業想得太簡單,在滿街咖啡廳、小酒吧的台北市,老想著走法律的偏鋒,就像台灣的文創產業,多半如曇花一現,開開關關,形成一種斷續的小確幸現象,很難創造出帶有長尾的產業鏈條,也很難有持續的商業模式。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