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英國現實版「無間道」!一段不被祝福的關係:被監控女子控訴警界與臥底「密謀性侵」

2019-03-12 12:00

? 人氣

馬克·肯尼迪和「麗莎」(化名)在義大利阿爾卑斯山區度假。(BBC中文網)

馬克·肯尼迪和「麗莎」(化名)在義大利阿爾卑斯山區度假。(BBC中文網)

臥底警察與監視對象產生感情,假戲真做,在謊言編織的世界裡過著家庭生活……聽上去像是電影裏的情節,但這是發生在英國的真實故事。

日前,兩名來自威爾斯的女人第一次出鏡,向BBC調查記者講述她們的親身經歷:和伴侶相識相愛、同牀共枕,看似真情實意,後來才發現,對方原來是警方派來滲透、監督她們所屬的活動團體的偵探!

英國在對臥底警察所作的公開調查中,已經有數名女子獲得警方的道歉和賠償。警方說,和監視對象保持長期性關係的警察是「濫用職權」。

曾經親歷現實版無間道的羅莎(化名)對BBC講述說,「把方方面面綜合在一起看,結論是:一幫警察密謀性侵。」

羅莎的故事

羅莎的伴侶是一名來臥底的警察。

「他們明明知道沒有(對方)的知情許可,幫派集團,我想不出其他的詞來形容,就是幫派集團。有師傅,有聯繫人,有一團隊坐在辦公室跟蹤他們的戀愛關係和任務進展的人,或許還有人發號施令。」

2000年,羅莎前往南非,3個月苦苦尋找自己的愛人吉姆·薩頓(Jim Sutton)。問題是,這個男人根本不存在。

羅莎在倫敦一家酒吧內邂逅吉姆,當時她是一家政治活動團體(Reclaim the Streets)的成員。兩人一見鍾情。愛到什麼程度呢?羅莎感覺自己墜入愛河的速度太快了,甚至一度想和吉姆分手。

「對我來說,太強烈了……我覺得自己甚至忘記了呼吸。他看上去像是可以終身相守的伴侶。」

兩人柔情蜜意地共同生活了兩個月。但是,自稱吉姆的那個男人其實是臥底警察。

英國 臥底警察調查 (UCPI):

  • 大都會警署 抗議示威特別行動小組 (SDS,目前已經解散)騙取目標女性的信任,與她們發生性關係、同居等
  • 有臥底警察盜取夭折新生兒出生證,偽造身世
  • 有臥底警察的行動被證實是司法不公
  • 警察被指臥底監視為史蒂文·勞倫斯爭取公正的活動組織,政府啟動對臥底警察活動的調查
  • 臥底警察調查始自2015年5月

羅莎說,她曾和吉姆一起規劃人生,生孩子、搬去威爾斯離自己的家人更近一些。但是突然,吉姆拋出一個令她震驚的決定:他要去旅行,自己一個人去,「理清一下思路」。

吉姆走了。離開前他告訴羅莎,計劃去土耳其、敘利亞,然後去南非。

失聯幾個月之後,吉姆又和羅莎聯繫上。

羅莎決定扮回偵探,搞個究竟。結果她發現,吉姆原來提到過的他的家庭,根本沒有任何存在跡象。羅莎一狠心,動身去了南非,要找到吉姆本人。

羅莎說,「我在南非轉來轉去,逢人就打聽『對不起,你見過這個人嗎?』我的心在受煎熬,我需要答案。」

她沒有找到任何有關吉姆的蹤跡。回到英國後,羅莎也沒有放棄,而是繼續打探。蛛絲馬跡將她帶到了倫敦南部,吉姆受僱的那個秘密警察單位的辦公室所在地。

兩天後,吉姆出現了!

臥底警察吉姆·博伊靈
臥底警察吉姆·博伊靈

羅莎說,「我正在翻小說,他徑直走了進來……如果把這段情節拍成電影,你可能會說這也太不假了。但事實就是這樣。」

羅莎認為,吉姆露面可能並不是巧合。她說,她的偵探工作可能迫使警方做出回復,吉姆是被派來的,要查查羅莎到底發現了多少內情。

這次「邂逅」迫使吉姆坦白:他過的是雙面生活,他不叫吉姆·薩頓,他叫吉姆·博伊靈(Jim Boyling),真實身份是偵探。

羅莎說,吉姆告訴她,他其實很同情羅莎這樣的活動人士,他並不是在臥底搜羅情報,而是在參加另外一起刑事犯罪調查。

羅莎說,這其實也是謊言,不過她再次上當了。最終,這番謊言是在她和吉姆結婚、生了兩個孩子之後才被揭穿的。

羅莎說,她受的傷害太重了,選擇相信吉姆的謊言更加容易。

「我的愛人根本不存在,他是在做戲,他是國家派來監視我這個溫和的綠色活動人士的警察。這樣的說法太荒唐,會顛覆我的全部信仰。」

結局是不幸的。羅莎說,吉姆控制、操縱自己(吉姆否認),最終她逃進威爾斯的婦女庇護所,兩人離婚。

麗莎的故事

2010年,馬克·史通(Mark Stone)和共同生活了6年的伴侶麗莎(化名)在義大利度假。一天,麗莎打開馬克車裡的手套箱找太陽鏡……

正是這件不起眼的瑣事,推動了英國警察臥底網路的崩潰。

麗莎發現的是一本護照。護照上的照片是馬克,但旁邊的姓卻是肯尼迪,不是史通。護照還顯示,馬克有孩子。

麗莎不知道的是,馬克·史通是臥底警察,領著工資來監視她所屬的環保活動組織。馬克的臥底任務剛剛完成,已經把全部假證件上交,包括假護照。

麗莎發現的是馬克的真護照。

對馬克本人和倫敦大都會警署來說,這真是最最糟糕的消息了。

和羅莎一樣,麗莎也說,馬克本人和馬克的僱主對她信任的摧毀給她帶來感覺像是被性侵。「用那樣的字眼(性侵)來形容自己的遭遇,對我來說很難,很難。但想一想,歸根結底,實際上就是那麼回事。」

「讓我感覺所受侵犯更嚴重、最嚴重的是,這個欺騙,這段感情,這樣的欺辱並不是一個人的作為,那不是我和馬克個人之間的事,對方是整個警察部門!」

麗莎熱衷於環境保護活動。2004年在一次抗議中認識了馬克。馬克告訴麗莎,他是專業攀岩者。

交往過程中,麗莎也幾次起過疑心,比如說,從來沒有一起去看馬克的家人。馬克自己的說法是,他童年很不愉快,和家人關係冷漠,這打消了麗莎的擔心。更重要的,她很愛馬克。

「他不是過客。我們一起生活,我真覺得我們能天長日久,我的人生規劃都是和他聯繫在一起的。」

2009年,馬克突然離開,失聯3個月,麗莎好像就要精神崩潰一般。同樣很突然,馬克又回來了。重聚後兩人一起去義大利度假,期間麗莎發現了那本護照。

麗莎和朋友開始調查,想搞明白馬克到底是誰。她們發現,馬克已婚,有兩個孩子,住在愛爾蘭。

麗莎和她的活動人士朋友們一起找到了馬克。鐵證如山,馬克供出了真實身份。麗莎回憶說,「他哭了,我也哭了。那個晚上真難熬,真痛苦。不堪回首的記憶。」

警察這樣說

馬克·肯尼迪(Mark Kennedy)被揭穿,是英國臥底警察網走向崩潰的第一步。

之後,數十名臥底警察被曝光。後來還發現,警方甚至監視過史蒂文·勞倫斯(1993年在倫敦被謀殺的黑人青年,此案震驚英國)的家人。此後,時任內政大臣的特雷莎·梅伊下令展開公開調查。

倫敦大都會警署告訴BBC,大都會警署已經就過去部分臥底警官被查明和女性保持長期性關係申明立場:那種關係是錯誤的,不應該發生。

大都會警署說,臥底是合法的,是重要的戰術,可以把危險的犯罪分子繩之以法、保護社區,但是有案例表明,警官「濫用職權」。

馬克·肯尼迪和吉姆·博伊靈此次拒絶接受BBC採訪。

在2018年的一份聲明中吉姆曾說,他和羅莎的關係是真實的,他對羅莎產生了感情,並不是因為她是警方感興趣的人。

吉姆說,「我相信,對臥底警察的公開調查或許能讓人們更好地了解警方秘密行動的真實內情,也許,其他一些在持續幾年的執行任務過程中和對象發生真正感情關係的人也會出來做證。」

馬克2012年在接受BBC另外一檔節目訪問時說,他和麗莎的關係是建立在真正的愛情基礎上的,他否認曾向警察匯報麗莎的活動。

「我知道,我和麗莎的關係可能是我一生中經歷過的最溫暖的愛。」

2018年,大都會警察署承認,馬克的直屬上司知道、而且同意他和另外一名活動人士發生性關係。

吉姆因為和羅莎的關係被大都會警署以「嚴重錯誤 」為由開除。紀檢小組形容,控制、管理博伊靈這樣警官的體制有嚴重缺陷。

儘管警方同意道歉、賠償,但是羅莎和麗莎說,她們總也抹不去那種遭受背叛的感覺。

麗莎說,如果親人去世,搞明白為什麼,然後才能繼續往前走。她的經歷,「就好像剛知道愛人去世了,還發現,他其實根本不存在!」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