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本該是東京奧運衝浪大賽會場的...」努力洗刷核災區污名,堅持在福島衝浪的日本男兒

2019-03-14 11:16

? 人氣

311日本大地震罹難者的遺族11日在海邊悼念逝去的親友。(美聯社)

311日本大地震罹難者的遺族11日在海邊悼念逝去的親友。(美聯社)

日本311大震災今年屆滿8周年,除福島食品進口問題成為我國去年公投的議題之一外,當地觀光產業的發展也備受矚目。同是福島出身、熱愛衝浪的室原真司(murohara shinjin,音譯)及奥本秀樹(Okumoto hideki,音譯),為復興當地的海洋觀光業,除在鄉鎮設立衝浪店外,還預計在今年夏天舉辦衝浪觀光活動。

被視為「禁區」的衝浪聖地

「我曾以為,我再也無法在自己土生土長的家鄉衝浪。」於2011年發生的311大地震,不僅引起海嘯帶走約19000條人命,也造成至今仍備受關受的福島核災。而福島縣南相馬市出身的室原真司(murohara shinjin,音譯),回憶起當時的情形表示,當時受海嘯影響,當地約有600人罹難,而後福島核災爆發,他和其他倖存居民被迫離開家鄉避難,過程十分艱辛。

「對一個在福島土生土長的人來說,看著海卻不能下水,心裡真的很難受。」311大震災發生多年後,室原返回家鄉,在小高町附近開了一家衝浪店,專賣手工打造的衝浪板,而這也是過去被視為「禁區」的災區附近,唯一一間衝浪店,兩地僅相隔20公里。小高町的禁區管制直到2017年才解除,離室原開的店較近的北原沙灘,也在同年重新開放。

值得注意的是,如至今仍備受爭議的福島食品進口問題一般,像北原沙灘這類的「禁區」景點,並未隨管制解除而重回蓬勃,衝浪者或觀光客只要到當地衝浪或觀光,都會被外界質疑是在「拿健康開玩笑」。熱愛衝浪且在福島大學教課的奥本秀樹(Okumoto hideki,音譯)表示,儘管外界質疑聲浪不斷,仍有許多衝浪初學者來到福島當地乘風破浪,甚至掛保證表示會為自己的健康風險負責,不畏輻射危險。

除輻射汙染的危險外,興致勃勃來到衝浪聖地的衝浪客,還面臨另一項阻礙,即海嘯發生時,潛藏在海浪下的建築物殘骸等等,所有的種種似乎都在提醒當地居民8年前的災難。奥本也直言:「我覺得現在還不適合把福島的海岸當成休閒觀光的去處。」於災後在臨時避難處居住長達5年的室原則說,他等了5年才終於重歸家鄉的懷抱,能再次衝浪讓他十分感動。但兩人都未對福島核電廠可能長年外洩受輻射汙染的水源抱持警戒。

談到水質汙染問題,奧本說:「福島政府每個月都會檢測當地土壤和水質,我們這些居民也會自己做檢測,我相信若不是311大地震,福島很有可能被選為2020年東京奧運的衝浪大賽會場。」且奧本堅信福島的輻射汙染程度,已回歸至311大震災還未發生前的標準。

「想和下一代分享衝浪的喜悅」

對於外界的質疑和不諒解,奧本則說:「我能理解對非福島當地的居民來說,要在福島衝浪是一件很不安的事,但我們(福島居民)寧可相信科學證據,因為我們除了相信,也沒有其他辦法,不是嗎?」語氣充滿無奈。而隨其他地區的衝浪相關活動日益蓬勃,奧本和室原也預計在今年夏天策畫衝浪觀光活動,邀請孩童前往北泉沙灘同樂,力求打破外界對於福島的「禁區」印象。

日本福島縣小高町當地的復興設施。(翻攝小高交流中心官網)
日本福島縣小高町當地的復興設施。(翻攝小高交流中心官網)

身為福島衝浪聯盟主席的室原表示,在311大震災當年出生的嬰兒,至今也滿8歲了,這些孩子不像他們那個年代,從小就與海洋接觸,他們等了整整8年才有機會實際接觸海洋。「福島是個很特別的地方,它必須同時和地震、海嘯,還有輻射汙染抗衡。唯一不變的是,海洋是我們生活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我想要和我們的下一代分享我對海洋的熱愛。」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