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引渡修法背後有中國陷阱,香港議員來台提醒勿上當

2019-03-15 15:10

? 人氣

香港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左一)與朱凱迪(左二)等人拜會國內政黨,尋求協助。(郭晉瑋攝)

香港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左一)與朱凱迪(左二)等人拜會國內政黨,尋求協助。(郭晉瑋攝)

「香港政府該來台灣溝通,把報告交給我們,而不是我們來台灣!」香港泛民主派議員涂謹申、朱凱迪、陳志全與香港眾志創會主席羅冠聰來台兩天,安排超過十個拜會行程,對象橫跨行政與立法兩院,還包括三個國會主要政黨,因為香港即將修改的《逃犯條例》肇因於台灣,亦作用於台灣。

免被引渡赴中保護傘出現缺口

二○一八年二月,香港男子陳同佳來台旅遊時殺害女友潘曉穎之後,逃回香港。承辦的士林地檢署透過法務部、陸委會三度向香港提起司法互助卻被「已讀不回」。據悉,台港之間有「策進會」與「協進會」的平台,但這次並無作為,讓港府背負未能引渡嫌犯的最大責任。

台灣費時一年仍審不了嫌犯,被害家屬在建制派議員陪同下倡議修法。同一天,香港保安局就向立法會提兩大修法方向,一是將單次移交適用的範圍擴大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二是移交時僅需特首祕密授權就可拘捕,再交由法庭判斷是否移交。

保安局的修法建議,讓保障香港市民及赴港人士免受中國司法部門申請移交逃犯的保護傘出現破口,但無視外界反對聲音,局長李家超堅稱修法是特區事務,毋須諮詢特區外人士。

不同黨的泛民派議員陸續來台,希望把台灣當成升高國際壓力的第一步,對港府形成壓力。他們不只拜會陸委會、民進黨與時代力量,也尋求國民黨支持,但他們的舉動被親中建制派說成「港獨」勾結「台獨」。

「我們先到台灣,是因為和台灣互動最密切,附件清單中有不少是經濟犯罪,中國法規朝令夕改,除了台灣,日本、美國等地商人也都會受到影響。」人民力量主席陳志全擔心地描述。

北京一石二鳥要打擊港台自主性

律師出身的民主黨籍議員涂謹申,在香港九七年回歸中國時,擔任立法會法律事務委員會主席,深知修法來龍去脈,「當年制定《引渡條例》時,因為難以信任中國的政治制度與司法環境,才會把中國、澳門與台灣排除在規範範圍之外。」

涂補充:「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香港是最自由的經濟體,修法已引發商界反彈。」本屆議會直選最高票當選的朱凱迪則分析,香港政府打算一石二鳥,第一隻解決台灣兇殺案,第二隻突破「一國兩制」防火牆,將香港變相成為中國司法管轄的一部分。「我們拜會各政黨後有個明確共識,台灣人和香港人都不想當第二隻鳥。」

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及黨團幹事長管碧玲投入聲援,時代力量黨團也將在立法院提臨時動議,要求陸委會及法務部僅能適用涉及台、港兩地的協議,並主動向港府表達態度。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重申:「政府絕不接受任何『以消滅國家主權為目的』的作為,將以不涉政治的務實態度考慮司法互助。」

「誰說台灣人不會受害?」一名官員說,台灣平均每年有一八○萬人次入境或過境香港,若被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不只打壓主權與司法實體,也會讓台灣人面臨到求學、經商或旅遊的人身安全問題,最糟的情況是被引渡回中國。

此案除了政治敏感性,在司法實務上也面臨困境。中國和台灣在○九年四月二十六日簽署《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協議》,範圍也不包含港澳地區,這項協定在蔡英文政府執政後也呈現「已讀不回」的僵局。

據悉,台灣警調單位以往曾和香港警方私下交流,以「情資交換」或「個案協商」的模式,交換筆錄或鑑識證物,去年港府警務處以盜竊等罪名逮捕收押陳同佳後,就派人赴台灣刑事局提供口頭情資,協助找到死者屍體。

雖然警方互通情資,但檢察署正式提交的司法請求書卻毫無下文,也沒有協商跡象。檢方在去年十二月三日依殺人罪通緝陳同佳,通緝時效長達三十七年六月。「此案可能永遠無解!」基層檢察官感嘆著。

可採「個案合作」,用不著修法

一名熟悉涉外司法業務的官員解釋,刑事司法互助是互不隸屬的刑事法律區域,基於共同打擊犯罪需要,以平等互惠原則代行訴訟事務,雙方視彼此為「獨立的司法管轄地區」,不會刻意凸顯主權。「台灣也曾和三十多個未簽署司法互助協議的國家進行個案合作,由香港法庭來審酌『個案合作』是變通的方法,不需要透過修法。」他認為。

這樁涉及複雜元素的殺人案,目前定調由陸委會主導,法務部官員受訪時三緘其口,僅強調修例內容公布前「無法評論」。一名檢察官指出:「雖然盼望引渡嫌犯,若港府堅持在一個中國架構下簽約,也只能做好破局的心理準備。」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