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撿過最多石虎屍體的人!陳美汀對環境的贖罪心路

2019-03-25 08:40

? 人氣

陳美汀曾在苗栗銅鑼山區搭了臨時工寮,為石虎阿嵐進行野放訓練,但如今阿嵐已經數月毫無音訊。(甘岱民攝)

陳美汀曾在苗栗銅鑼山區搭了臨時工寮,為石虎阿嵐進行野放訓練,但如今阿嵐已經數月毫無音訊。(甘岱民攝)

拯救石虎,對天天與石虎、農民及各方人士周旋的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來說,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但相較一天只需幾隻老鼠的石虎,人類實在耗費太多資源,「我不過是盡一個人該盡的本分而已。」

石虎阿嵐不見了。

阿嵐是陳美汀追蹤最久的一隻石虎。經人為野放的石虎,通常會佩戴發報器,以追蹤其生活狀態,但這些石虎常在1至6個月間就會遭路殺、或誤中獸夾而死亡。相較之下,阿嵐則罕見地被追蹤3年以上。

然而,今年1月14日之後,陳美汀的接收器卻再也沒接到任何阿嵐發出的訊號。為了找到阿嵐,陳美汀特地在阿嵐的活動領域內裝設紅外線照相機,每隔幾天也會帶著無線電接收器到銅鑼山區、嘗試接收阿嵐的訊號。

20190219-苗栗石虎專題,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手持無線電尋找穿戴發報器的石虎。(甘岱民攝)
為了找到石虎阿嵐,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每隔幾天也會帶著無線電接收器到銅鑼山區、嘗試接收阿嵐的訊號。(甘岱民攝)

採訪這天,我們跟著陳美汀從銅鑼鎮上的大馬路走進鄉間小路,再走至沒有路的地方,繼續尋找阿嵐。她熟練地穿過每一條人類看似無法通行的草叢及獸徑,在常人看不到的地方取出照相機確認成果。設在動物通行廊道口的相機,拍到許多石虎、麝香貓和山羌經過,但就是沒有阿嵐的身影。

台灣研究石虎第一人,在生離死別中做保育

2000年初,還在攻讀碩士的陳美汀,選擇石虎為研究主題,成為台灣少數專門研究石虎的生態學者。當年陳美汀的指導教授、屏科大教授裴家騏回憶,過去沒有任何台灣人對石虎有興趣,也沒人知道石虎在台灣的出沒狀況,陳美汀卻一口咬定要研究石虎,「我有點嚇一跳。」裴家騏說,後來越來越多人開始注意石虎,都是陳美汀的功勞。

陳美汀與石虎的每次相遇,不是生離,就是死別。為了了解石虎在苗栗的生存及分布狀況,陳美汀經常進出苗栗山林及農村,但不是發現石虎被農民當成害獸、以捕獸夾防堵或獵捕,就是接獲某處的石虎路殺通報,「我可能是全台撿過最多石虎屍體的人,」她苦笑。

2008年,農委會認定全台石虎數量低於500隻,首度將石虎列為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動物;另一邊,在苗栗做研究的陳美汀,透過無線電追蹤的6隻石虎,也在1年內陸續死亡。相對靜態的學術研究,無法挽救當下正在分秒消逝的石虎性命,讓陳美汀選擇在完成學業後,投身第一線保育工作。

20190219-苗栗石虎專題,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檢查自動相機的照片。(甘岱民攝)
陳美汀選擇在完成學業後,隨即投身第一線保育工作。圖為陳美汀正在檢查自動相機的照片。(甘岱民攝)

2017年石虎保育協會成立,陳美汀出任第一屆理事長,為石虎保育建立灘頭堡。論學術地位,陳美汀自然最有資格對石虎議題發言;但真正讓她成為旁人眼中「精神領袖」角色的原因,則是她從不對任何與石虎有關的事說不。

與陳美汀一起工作的石虎保育協會秘書吳佳其,細數陳美汀每天的工作,包括協會相關行政事務、進行石虎救傷及野放訓練等,一邊還得進行石虎基礎調查工作。而當有團體或活動邀約石虎保育協會,儘管人力已相當吃緊,陳美汀仍會自行前往。從偏鄉犬貓絕育宣導到護藻礁遊行,她不計曝光效果或回饋,「只要她覺得應該做的,沒人力,她就自己去做。」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2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