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駕殺人累犯最重死刑行政院踩煞車 羅秉成:兩公約簽署後刑度不得提高為死刑

2019-03-28 14:21

? 人氣

酒駕造成傷亡是民眾相當關心的問題,圖為酒測臨檢。(顏麟宇攝)

酒駕造成傷亡是民眾相當關心的問題,圖為酒測臨檢。(顏麟宇攝)

社會高度關注的酒駕致死議題,今(28)日在行政院院會正式確定,酒駕行為納入《刑法》公共危險罪範疇,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表示,曾犯酒駕致死之罪,5年內若再犯酒駕而致人死亡者,最重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5年以上12年以下有期徒刑。

不過,法務部原本研議酒駕致死最重死刑,最後在行政院院會踩了煞車,羅秉成解釋,「酒駕行為的態樣非常多,有人騎機車、有人開超跑;有人超速、有人沒有超速,如果和『故意殺人罪』一樣,判死刑、無期徒刑與10年以上有期徒刑,『這樣是有問題!』國外也沒有相關立法例。

行政院院會於今天通過刑法第185條之3修正草案,提高酒駕罰則,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酒後駕車等不安全駕駛行為,嚴重危害公共交通秩序,導致無辜死傷與無數家庭破碎。立法院26日已三讀修正通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部分條文,針對酒駕行為加重行政罰。

蘇表示,這一些日子來,我們看到酒駕者不但破壞了交通秩序,而是讓多少人傷心、家庭破碎,所以除了加強教育各方面外,我提高相關行政罰、刑罰都有其必要,並且參考國外審判程序適用,對於酒駕致死,不必到累犯,只要有不確定故意、隱含的惡意都以殺人罪論處,刑法第271條是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所以法條具在,也請司法院法官在量刑時,也能符合社會期待與國人的要求。

酒駕行為樣態多 羅秉成舉加州Watson Murder Rule說明何為隱含惡意

儘管蘇貞昌在院會中,強調酒駕殺人「只要有不確定故意、隱含的惡意」,最重都可以以死刑論處,不過,身為人權律師的羅秉成,特別呼籲社會各界,重視各種危險駕駛行為之衡平性。

「酒駕致人於死,該當殺人罪?還是要等到再犯才該當殺人罪?」羅秉成引述加州Watson Murder Rule,強調酒駕行為的態樣非常多元,以1981年Watson酒駕案例為例,他在第一個路口差一點撞到車子以後,並未有所警惕,又再高速行駛,結果在第二路口撞到行人致死,Watson最後以二級謀殺罪被起訴,加州法院最後認定,Watson對於死亡的結果,具有隱含惡意,加州二級謀殺罪罪重可以處無期徒刑。

類似判決也發生在德國,德國一名酒醉者偷竊一輛計程車,以每小時150公里時速高速撞擊另一輛計程車,造成乘客死亡,最後以謀殺罪論處,在此之前,德國酒駕肇事致死,並沒有以謀殺罪論處案例。

20190328-行政院記者會,政務委員羅秉成。(甘岱民攝)
20190328-行政院記者會,政務委員羅秉成。(甘岱民攝)

羅秉成:酒駕不論再犯與否,只有隱含惡意,原本都可以「殺人罪」論處

羅秉成特別以去年中秋節,台北市基隆路郭姓男子酒駕碰撞三名騎士、一名女性騎士傷重不治為例,強調北檢當時以「殺人罪」起訴郭男,因為檢方調閱郭男行車記錄器,發現郭男不論是紅燈或綠燈,「油門從未鬆過,與恐攻無異」。

羅秉成強調,酒駕致死不論再犯與否,「只要有不確定故意、隱含的惡意」,原本都可以以「殺人罪」論處。現在如果因為社會各界,對於酒駕肇事行為高度不滿,將酒駕再犯致死,一律訂定為「擬制殺人罪」,到底妥不妥當?

羅秉成舉例,今天如果一位老農,在廟口喝酒後騎乘機車返家,經過十字路口並未讓行,最後在主幹道遇到一輛汽車,汽車車主為了閃避老農撞上電線竿車毀人亡,老農雖有酒駕前科,但一律訂為擬制殺人罪,老農恐面臨10年以上有期徒刑,羅反問,「如果沒有分各種犯罪行為態樣,這到底是不是好的立法?」

「回應各界對酒駕加重刑責期待 行政院修法將酒駕累犯致死刑責提高到無期徒刑」

儘管法務部呈報給行政院酒駕累犯加重刑責的版本,係將酒駕累犯致死視同「故意殺人罪」,最重處死刑、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但羅秉成反對酒駕再犯致死,一律訂為擬制殺人罪,態度非常明顯,為了回應社會各界對酒駕加重刑責的期待,行政院今天通過的版本,將酒駕累犯致死刑責,提高到「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行政院在最後關頭將死刑拿掉,主要係考慮「兩公約」問題,羅秉成解釋,依據2009年立法院通過的「兩公約施行法」,依據施行法,公約締約國在締約後,該國先前已存在不牽涉死刑之刑度,不得將刑度提高為死刑,因此,台灣如果將酒駕致死累犯,一律訂為「擬制死刑」,可能違反聯合國二公約。行政院在討論酒駕加重刑責過程,司法院也提醒行政院,應該注意「罪刑相當原則」,也就是比例原則,包括酒駕致死累犯,是否最高以死刑論處。

羅秉成強調,同樣是危險駕駛行為,大卡車超載、超跑超速蛇行和酒駕都是危險行為,大卡車司機若超載引發死亡車禍,法院通常以「業務過失致死罪」論處,對於大卡車司機超載累犯,《刑法》並沒有加重刑責的規定,台灣社會對酒駕零容忍,因為酒駕的風險係數比較高,酒駕會導致駕駛注意力降低,因此,酒駕肇事在《刑法》是放在公共危險罪項下,跟其他危險駕駛行為,依據「過失致死罪」論處並不相同。

羅秉成表示,酒駕行為有很多種樣態,台灣不該以增訂死刑方式,處理酒駕致死累犯問題,創造各國所無的立法法例,「讓每個案例在審判過程,失其彈性」,他呼籲立法委員,兼顧酒駕行為與其他危險駕駛行為相關刑責的平衡性。

羅秉成強調,行政院在聽取各方意見後,將酒駕致死累犯之最高刑度,調整為無期徒刑,「是在法律專業與民意之間,取得平衡」,「我知道立委對酒駕行為深惡痛絕,但要注意刑法的衡平性,若一律採擬制殺人罪處理,將極高度爭議。」

不過羅秉成表示,行政院今天提出酒駕提高刑度的修法,最後還是要尊重立法院修法的決議,修法過程讓國人對酒駕行為有所討論,也是一種社會教育過程,也讓酒駕者心有警惕,「五年內若再犯,會判這麼重的罪。」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