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說好的裝備輸出許可沒到手,潛艦國造風險大

2019-04-03 15:00

? 人氣

國防部長嚴德發(前)稱潛艦國造第一階段設計的輸出許可都已取得。(郭晉瑋攝)

國防部長嚴德發(前)稱潛艦國造第一階段設計的輸出許可都已取得。(郭晉瑋攝)

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三月二十八日舉行自製防禦潛艦(IDS)祕密會議。國防部長嚴德發會後背書,海軍第一階段設計的輸出許可都已取得,將進入實質建造階段(註:應先完成細部設計才能建造)。召委王定宇稱原型艦採X型艉舵,規畫於二○二四年三月下水。這一值得國人同慶的大事,細細檢視,卻發現迷霧更加濃重。

先看當天會議情形。海軍人員一早搬來七、八個大紙箱,一○九項系統裝備合作備忘錄(MOU)、七○四項合約設計,以公文夾分類展示。

文件均未經駐外館處認證

立委現場檢視文件多為原文,均未經駐外館處認證,也沒有武器裝備的輸出許可。雖然嚴德發為海軍「掛保證」,卻留下許多未解的重大疑問。

首先,從國際軍備管制來看,只有技術與硬體裝備兩種輸出許可,並不存在軍方所稱「裝備『設計階段的輸出許可』」,難道是在為國際軍備管制創建「新規範」?

其次,海軍這次拿出設計階段的輸出許可,被立委認為有欺騙國會之嫌。因為翻開立法院公報第一○八卷第十二期,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的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會議紀錄,清楚記載著當天審查海軍預算的重點如下:

藍委馬文君會中詢問海軍:「本席相信支持的態度是一樣的,但是你要如何讓這個政策可以落實,能否先做說明?你們有得到輸出許可了嗎?」

海軍造船發展中心主任邵維揚答詢稱:「專案小組報告,潛艦主、次裝備的輸出許可目前已經獲得,我們預畫在(明年)三月分合約設計的機密專報中,請台船與中科院把所有廠商獲得的輸出許可文件彙整,提供給委員查閱。」

馬文君當場大吃一驚。她再追問:「紅區裝備的部分全部都已經獲得?」邵回答:「是,主、次裝備。」馬接著問:「主、次裝備的輸出許可都拿到了,譬如聲納之類的?」邵仍肯定地回答:「是。」邵維揚再三肯定的回答,讓二○一九年原型艦七十五億餘元預算保送過關,得以由委員會送進院會。

潛艦國造疑點重重
潛艦國造疑點重重

三個選項可能統統拿不到

看完會議紀錄,一般人即便不具專業背景,也能分辨出「潛艦主、次裝備的輸出許可」與所謂「設計階段的輸出許可」完全不同,被立委認為是「指鹿為馬」。

即使打出空包彈,依據嚴德發進入實質建造階段說法,等於是要「開外掛」。具潛艦背景的退將露出驚訝神情直呼不可思議,「前所未見!一定會再變動。」要展開細部設計前,最重要的就是取得裝備輸出許可,否則設計時會天馬行空。

另一位建案經驗豐富的海軍退將直言做法不對。「設計圖要如何畫?」尤其中國干擾風險因子未排除,沒拿到裝備輸出許可前,就算每項裝備都有三個選項,有可能三個都拿不到,風險太大。曾參與海軍重大建案人士解釋:「潛艦空間與重量寸土寸金,設備也須特製,更換某項主要裝備,大部分藍圖就前功盡棄。」每改一次,尺寸、空間配置、功能、重心都不一樣,重新繪製藍圖,除了耽誤時間,更要再吃掉一大筆錢,「有那麼急嗎?不懂為何要在小英這任任期內,不顧一切地投入這麼大的預算?」

國防建案向來燒錢,立委透露,原型艦會多出約一百億元,總計八艘潛艦建造預算,平均下來每艘為二五○億元,與國際售價相當。

中國透過軍火商放假消息干擾?

實際上,原型艦預算已高達四九三億六千多萬元,未來如要加裝絕氣推進系統(AIP),軍方初估每艘要再增加三百億元。以平均價格計算,配置AIP的造價,等於逼近六百億元。依國際價格進行比較,中國出售泰國具AIP的S26T潛艦,單價約為一百億元新台幣,日本蒼龍級為全球最強柴電潛艦,排水量超過四千噸,也具備AIP,單價約為兩百億元新台幣。

此外,海軍投入七十餘億元給台船建造船塢,且由政府提供公有土地。本刊透過管道詢問日本潛艦造船廠人士,船塢造價雖然會因機具而略有不同,然而以二千噸潛艦船塢相等硬體估算,建築費用為五十億到六十億元日幣(約十三.九億到十六.七億元新台幣),遠低於海軍送給台船的建廠預算。

台灣處境困難,裝備取得成本偏高是事實,但如果是國際價格三到四倍的話,比「凱子軍購」還嚴重。會如此提醒,就是要避免重踏澳洲發展IDS,結果陷入「錢坑」且失敗收場的悲劇。

另一項重大疑問是,包括蔡適應等朝野立委都關注是否有中國打壓變數。立委轉述,這也是海軍技術顧問合約國際標取消的原因之一。更有立委提及,中國透過特定軍火商放出假消息干擾。原本嚴德發在三月初與媒體餐敘,有人提問為何中國沒有打壓,海軍將領回應稱,中國不會小鼻子小眼睛,為這些裝備干擾他國政府。內容亦經報導披露,前後說詞明顯不一。

中國如打壓和介入,戰略專家強烈建議,全案應立即暫停,同時全面清查技術顧問公司背景與專案人員,是否已被中國滲透影響,甚至在文件或藍圖置入「後門」,可在戰時掌握和進行破壞。

除了中國因素,軍火圈也存在不少詐騙集團,我方更不能過度樂觀,拿了廠商MOU就當寶貝拜。過去二、三十年來,台灣碰過的類似案例太多,即使獲得對方官員保證,最終全都卡在提供國家保證的裝備輸出許可這關而破功。

要不破功的第一步,得掌握技術顧問資格。台船技術顧問公司Gavron Limited(GL)資格雖被質疑,至少經過公開評選過程,在一八年一月得標,合約至今年三月底到期。

因裝備輸出許可破功案例多

至於負責交叉查驗的海軍技術顧問國際標,今年一月十一日當天突然喊卡。海軍向立委稱已另委託執行。依此推測,應是採限制性招標,且從公開改成不公開,不排除循「直布羅陀模式」,跳脫正常建案程序,只能說大膽程度更甚GL案。

「國人高度支持潛艦國造,一定要造出安全又有相當戰力的潛艦,執行人員未來都必須接受檢驗和承擔責任。」在沒有拿到輸出許可下,馬文君對於軍方能如期如質完成的說法「沒有信心」。

祕密會議結束,看似圓滿順利,卻留下更多難解之謎。期盼參與的國防高層和海軍,作業過程能恪遵建案與採購的行政程序、法規,更要珍惜人民稅金,不辜負國人期望。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蕭介雲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