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民進黨對蔡英文昂貴的報恩

2019-04-11 06:20

? 人氣

20190321-總統蔡英文21日至民進黨部進行總統初選登記。(顏麟宇攝)

20190321-總統蔡英文21日至民進黨部進行總統初選登記。(顏麟宇攝)

蔡英文9日記者會談話,堪稱她歷來演說的經典,一句狠話都未出口下她講出自己的要求:初選對民進黨有害、民進黨不能只是裁判而是要領導、現任優先(現任被挑戰一定會影響國政)。令人駭然的是,至少前兩點是嚴重違反民進黨長期追求的程序民主價值。

初選制度若可以一改再改    國民黨當年的臨時條款豈非也有正當性

對許多從黨外時代就從事民主運動的民進黨幹部而言,領導民進黨10年以上的蔡英文忽然成了陌生人,有人甚至形容,「蔡英文從來沒有經過民主運動的洗禮」;這些從黨外運動就開始爭取組黨、國會全面改選、總統民選的民進黨幹部,無法想像初選的價值完全遭否定,如果說因為擔心民進黨敗選就不要初選,那麼當年國民黨政府因國共內戰、以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凍結憲法、實施戒嚴,大興白色恐怖, 或是1979因中美斷交就將選舉延期,這些所謂的「緊急措施」豈非全部有了正當性。

為了所謂更大的理想目標而停止民主選舉,向來有非常大的危險性。因為神聖的目標通常很抽象,所謂緊急狀況也可以任人定義;蔡英文這次就宣稱民進黨勝利才是重要目標,因此必須改變黨內的初選制度,令人擔憂的是,如果這樣的立論得逞,到總統大選時,台灣的民主又要為民進黨的勝選付出什麼代價。

蔡英文以2008的謝蘇之爭、及2012年的蔡蘇之爭為例,指出只要有初選競爭民進黨必然大敗,論者多指出這兩次敗選最重要的原因還是中央執政因素;更重要的也許是,初選在民進黨內並非一定帶來全然負面的後果,1994年扁長台北市長之爭,雙方競選過程雖然廝殺對立,但謝長廷第一階段就認輸退讓更擔任陳水扁的總幹事,這是一次將負面事件操作成正面典範的案例,幾乎成為民進黨的創黨神話。事實上,在蔡英文之前,即使是四大天王,無一敢挑戰黨內初選的民主正當性。

蔡英文習於由上而下  黨內民主悄然消失

公平而言,民進黨也許錯看蔡英文,但蔡英文並非有心誤導,就蔡英文對初選的疑慮以及她對民進黨中央黨部角色的微詞而言,她其實相當一貫;這次也參與黨主席選舉的游盈隆多次批評,近十年來,民進黨黨內民主的制度漸漸消失了,因為黨主席擴權,形式上經由全代會授權中執會,但實質上由黨主席決定哪些選區不辦黨內初選,最後都由黨主席決定徵召人選;此外,游盈隆說,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提名,在未執政以前,是經由黨內初選決定;2000年政黨輪替後,改採一半由總統兼黨主席提名,另一半經初選產生;2008年之後民進黨在野,卻完全由黨主席決定所有的不分區立委名單,黑箱作業,密室政治橫行,黨員的選舉與被選舉權完全被剝奪。

正如蔡英文暗批卓榮泰領導的黨中央不該只是扮演中立的裁判角色,而應該是「站在執政黨高度發揮領導功能」,蔡英文的領導風格並不信任由下而上的民主,她顯然較習於由上而下的微觀調控,就如許多政黨一樣、民進黨也有寡頭鐵律(Iron law of oligarchy)的傾向,黨內決策很難民主;但在蔡英文領導下的民進黨則是變本加厲,民進黨早期引以為自豪的路線大辯論、尤其是中國路線討論,在蔡英文時代可說成為絕響,當政黨不能討論路線或政策,當年豪氣不在,留下的必然只有派系權力分配。

在蔡英文溫柔的監管下,民進黨悄然失去黨內民主。蔡英文同樣的手法也用在國政之上。民進黨在黨內是某種程度的受害者的話,在國政上民進黨則是蔡英文的共犯;因為民進黨即使還算相信選舉民主,但對於言論自由等人民自由權、或是權力分立制度等,都不具有民主政黨該有的深刻信念;就以最近的例子來看,NCC作為獨立機關近來卻以行政權逕行裁罰媒體,而且是在民進黨立委的壓力下,在在顯示台灣淪為「選舉式民主」國家;而就民進黨最近的英德之爭過程看來,選舉式民主可能還不是最壞的狀況!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