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轉型20年:印尼五合一大選首次登場,將是全球最大穆斯林國家的民主試煉

2019-04-15 09:47

? 人氣

正修大學教授戴萬平教授剖析2019年大選前後印尼民主進程。(李忠謙攝)

正修大學教授戴萬平教授剖析2019年大選前後印尼民主進程。(李忠謙攝)

擁有全球最多穆斯林的印尼,4月17日將舉行總統、國會與地方議員五合一大選,現任總統佐科威與4年前落敗的「蘇哈托女婿」普拉伯沃將再度對決,競選印尼第八任總統大位。其實在強人蘇哈托在1998年倒台後,印尼才以蹣跚腳步走上民主之路,2004年才出現首位直接民選總統。雖然比台灣總統直選起步稍晚,但印尼這20年來的民主轉型,在台灣人眼中可說是既陌生又熟悉。正修大學教授戴萬平13日在松菸誠品介紹戴維信的《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一書,便綱舉目張地回顧了印尼這20年的民主歷程。

擁有最多穆斯林人口的民主國家

印尼擁有全球第四多人口(超過2.6億)﹑更是全球第三大民主國家(僅次於印度與美國)。不過這個穆斯林大國17日才要舉行第四次總統直選,加上今年首度與中央與地方議員選舉合辦,包括人民代表議會(即國會)議員、地方代表理事會議員、省議員、縣市議員的五合一大選,自然高度炒熱印尼選情。

印尼總統大選投票將於2019年4月17日進行,現任總統佐科威聲勢領先(AP)
印尼總統大選投票將於2019年4月17日進行,現任總統佐科威聲勢領先(AP)

作為新興民主國家的印尼,雖然沒有像拉美或其他東南亞國家一樣走回頭路,但是印尼的宗教與族群多元,從蘇哈托政權1998年垮台之後,這20年來的民主政治幾乎都是以「妥協」方式摸索前行。正修大學教授戴萬平13日指出,印尼政治的一大特色就是「喬」,印尼雖然沒有再走回強人政治,但「喬事型民主」給了貪腐滋長的空間,盤根錯節的傳統政商保守勢力,也終究沒有真正離開過印尼。

後蘇哈托時代的民主轉型

戴萬平13日在松菸誠品導讀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戴維信(Jamie S. Davidson)的《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一書。亞洲1997年陷入金融風暴,導致執政30年的強人蘇哈托(Suharto)1998年垮台,由副總統哈比比(Bacharuddin Jusuf Habibe)繼位,印尼也在1999年選出了蘇哈托之後的首位民選總統瓦希德(Abdurrahman Wahid),開啟了後蘇哈托的民主新時代。

戴萬平教授20年前恰好到印尼短暫進修,撰寫印尼政治的博士論文。他說當時的印尼混亂而前景難料,連過個海關都往往要花上兩小時。但20年後的印尼確實變化很大,包括雅加達嶄新的國際機場,「過海關」也不再有官員索賄,只要三分鐘就可輕鬆入境,整個國家的進步是20年前所難以想像的。

伊斯蘭的民主櫥窗

戴萬平認為,印尼的民主在東南亞是非常亮眼的存在,尤其東協領袖在峰會時一字排開,包括杜特蒂、巴育、洪森等領導人很難讓人想像民主。已經舉辦多屆總統直選的印尼,民主化的腳步確實比菲律賓、泰國走得更為堅定穩固。此外,印尼軍方也顯得相當自制,除了泰國軍方政變有如家常便飯,另一個穆斯林大國土耳其2016年也發生一場流產政變,領導人艾爾多安此後加強集權,土耳其的民主夢也日益消散。身為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國家,印尼作為伊斯蘭民主化的典範地位更形重要。

蘇哈托(Suharto),印尼獨裁者。印尼自獨立以來的第二任總統,執政超過32年。(公有領域@Wikipedia)
蘇哈托(Suharto),印尼獨裁者。印尼自獨立以來的第二任總統,執政超過32年。(公有領域@Wikipedia)

在《印尼模式》一書中,戴維信教授將印尼二十年來的民主化區分為「革新」(1998至2004:歷經哈比比、瓦希德、梅嘉娃蒂三位總統)、「停滯」(2004-2014:尤多約諾執政)與「極化」(2014至今:佐科威執政)三個時期。在蘇哈托垮台之後的三位總統,基本上都願意引導印尼走上民主,包括修憲實現總統直選、軍隊國家化、建置憲法法院與公正司法等重要事項,都在此時期艱難前行。

不過「民主革新」時期的印尼,也將原本的邊緣力量釋放出來:包括激進伊斯蘭、華人與外島族群,讓這個年輕的民主國家經歷種族與宗教的嚴重分裂,更造成種種社會騷動與政治鬥爭;東帝汶(East Timorese)、亞齊(Ache)、巴布亞 (Papua)等地,則出現了風起雲湧的獨立運動。當時學界多悲觀看待印尼的民主化,強人時代因分歧社會摧毀共同價值的「不可治理性」(ungovernability)幽靈,似乎仍在印尼上空遊蕩。

民主停滯期:2004—2014

經過多年的民主轉型,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簡稱SBY)2004年終於成為印尼第一位直接民選的總統,選民也對他充滿期待。但戴維信認為印尼在尤多約諾執政的10年裡,民主的進展反倒陷入停滯。因為軍方出身、曾任政治與安全統籌部長的尤多約諾將「穩定」放在執政首位,加上他所屬的印尼民主黨(Democracy Party)只是一個小黨,在執政時不得不與舊勢力進行利益交換,專業集團黨得以加入執政聯盟,印尼嚴重的貪腐問題也難以根除。

除了在政治改革上腳步停滯,印尼在尤多約諾執政的十年中經濟成長同樣有限。戴萬平教授表示,包括印尼並未將國家預算投入基礎建設(而是由「公私營合作」的模式進行,也因此創造了更多的貪腐空間),以及印尼明明是產油國,卻會發生無油可用的奇怪現象(既得利益者與政客繼續分贓石油利益,寧願把油賣給外國賺取較高利潤)。政治與經濟的雙重停滯,讓人民對尤多約諾轉為失望,也有了更多改革的期盼。

民主繼續深化、但也走向極化:2014至今

2014年的印尼總統選舉,其實就是今年(2019)的對戰組合:佐科威與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不過當年的佐科威是商人與地方市長出身,戴萬平教授特別用「類似台灣的鳳山市長」來形容佐科威的市長執政層級。戴萬平說,當年的佐科威看來沒有威脅性、似乎易於操控,才被前總統梅嘉瓦蒂選來當作是傀儡的最佳人選。但這個歷史性的偶然,卻造就了印尼走出民主停滯的契機。

雖然佐科威在當選總統前也做了雅加達省長,但仍缺乏中央的執政經驗。而且比對普拉伯沃「蘇哈托女婿」的權貴身份,商人出身的佐科威被叫做「政治素人」,也算其來有自。但是在民心思變之下,佐科威吸引了大量公民團體支持與捐獻,最後打贏了代表舊勢力的普拉伯沃。佐科威當選總統後,逐漸走出了自己的執政風格,打破了「魁儡總統」的流言。

佐科威的執政風格

戴維信教授在書中分析,佐科威揚棄尤多約諾的「公私營合作」模式,改以國家資本推動印尼建設,更積極引進外資在印尼發展鋼鐵廠等工業,有效降低私部門與舊勢力對經濟發展的貪腐空間,雅加達日前通車的第一條捷運,也代表20年來的施工延宕(無論是這條捷運還是印尼的經濟),終於在佐科威的手中有了顯著改進。佐科威因此被稱為「基礎建設總統」,也讓印尼終於露出「後蘇哈托時代」的發展曙光。

正修大學教授戴萬平教授剖析2019年大選前後印尼民主進程。(李忠謙攝)
正修大學教授戴萬平教授剖析2019年大選前後印尼民主進程。(李忠謙攝)

印尼在佐科威時代看來一切美好,但戴維信教授卻在書中以「極化年代」來稱呼最近5年的民主轉型,顯然印尼的民主走到了一個新的瓶頸。其實在2014的選戰中,極端化的發展已見端倪。因為5年前的選戰佐科威已被貼上「華人」、「基督徒」 的標籤,讓聲勢正好的佐科威幾乎要輸掉選舉。佐科威的接班人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他曾是佐科威在雅加達時期的副手)因談論《古蘭經》並未記載「穆斯林不能在非穆斯林的領導人治理下生活」,竟然遭到部分穆斯林指控「褻瀆伊斯蘭」,甚至吃上官司,認同極化在新時代的威脅可見一班。

「伊斯蘭民族主義」的挑戰

戴萬平教授表示,由於軍方出身的普拉伯沃獲得多數伊斯蘭政黨的認可背書,佐科威也只能選擇更貼合伊斯蘭價值的安明(Ma'ruf Amin、伊斯蘭學者理事會主席)擔任總統副手迎戰,鍾萬學未來則註定無法在印尼政壇上再有發揮空間。雖說印尼的民主與經濟,都面臨繼續深化與轉型的挑戰,但戴維信教授在書中認為,政治、經濟、軍方的舊勢力並非最大威脅,「伊斯蘭民族主義」才是印尼最大的挑戰。因此未來無論誰執政, 都必須要面對這個問題:「為何一個擁有 85% 穆斯林的國家,卻不能建立一個『伊斯蘭國度』。」

正修大學教授戴萬平教授剖析2019年大選前後印尼民主進程。(李忠謙攝)
正修大學教授戴萬平教授剖析2019年大選前後印尼民主進程。(李忠謙攝)

戴萬平教授認為,今年印尼總統大選,包括舊勢力與網路世代、經濟由私部門或國家資本引導、伊斯蘭與多元主義,仍是佐科威與普拉伯沃的選戰主軸。佐科威常以隨和穿著與人民自拍,便跟普拉伯沃的軍人形象做出區隔,印尼「網路經濟」產生的新中產階級,對佐科威的素人做法更具好感,相關資訊在網路上的傳播與穿透也更具威力。雖然印尼民主轉型的挑戰依舊,但佐科威若能勝出,可望讓印尼政治的世代交替更為深化,印尼社會也可以用選票證明,強人蘇哈托的威權餘蔭已無力再競逐印尼大位。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