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年翻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印尼大選》怕被貼上「親中」標籤,總統佐科威刻意避免與華人沾邊

4月13日的格羅拉蓬卡諾體育場陷入瘋狂,因為印尼總統佐科威在此對支持者發表競選演說。(美聯社)

4月13日的格羅拉蓬卡諾體育場陷入瘋狂,因為印尼總統佐科威在此對支持者發表競選演說。(美聯社)

印尼4月17號總統大選,現任總統佐科威威競選連任,他的競爭者是反對黨的普拉波沃。最近亞洲幾個國家的選舉,對北京的態度成為選舉議題。佐科威和普拉波沃針對中國的經貿政策相互攻防,最明顯的例子是雅萬高鐵,原訂2019年初完工的雅萬高鐵,如今只動工了10%,成為反對黨普拉波沃攻擊佐科威的議題。

台灣的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東南亞國家協會研究中心(簡稱:東協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說,其實早在2008年日本就向印尼提出建高鐵的計劃,2009年提出可行性研究。但是佐科威當選後傾向接受中國的方案,2015年日本和中國競標,由中國得標,成為「一帶一路」的重點工程。她說,當時中國有三個因素勝出,一是中國承諾三年可完工,二是日本要求印尼政府做擔保,印尼政府不同意,三是中國的造價比日本低。不過方案定下後,因為徵地進度緩慢,導致工程延宕。

徐遵慈說,2018年年中,佐科威政府本來還計劃與中國協商將高鐵路線延長作為選舉政績,但因要追加預算而作罷。去年下半年之後,各國批評「一帶一路」的聲浪興起,特別是今年初馬來西亞要求與中國重新談判東海岸鐵路項目,都讓佐科威在選戰中小心翼翼,極力避免談及與中國合作的雅萬高鐵。

不過,雅萬高鐵工程受阻,印尼與日本合作的雅加達地鐵則順利於2019年三月營運。徐遵慈說,佐科威也藉此向選民證明,他的政策並不完全親中。

中國因素在印尼大選中並不是主要影響選情的因素,但競選期間不斷有中國的議題出現,反對黨要求執政黨重新檢視與中國的關係或投資項目。印尼總統佐科威為了贏得選票,刻意避免與華人沾邊,避免被認為親中。

台灣正修科技大學教授戴萬平說,佐科威上次選舉被貼上親近華人與親中的標籤,差點輸掉大選,這次選舉他刻意避免和華人走得太近。戴萬平說,印尼華人向來是敏感議題,印尼和馬來西亞不同,印尼的主流政策中沒有太多華人或中國因素。印尼穆斯林認為華人貪污腐敗,也認為華人心向中國,不認同印尼。再者,印尼穆斯林本來就不認同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特別是近年中國的新疆政策引起印尼穆斯林反感。

戴萬平說,印尼極需基礎建設,歡迎所有能投入基礎建設的外資,例如韓日對印尼有大量投資,印尼並不像其他東南亞國家僅單一依賴中國,這也使得印尼在外交上擁有較大的自主權。

中國長期以來深入經營與東南亞國家的關係,強調中國與東協是「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台灣亞洲交流基金會執行長楊昊說,中國希望東南亞變成它的勢力範圍以及和平崛起的腹地。

但是,他說,近年東南亞國家選舉時,頻頻出現挑戰的政黨要求檢討執政黨親中政策的現象。像是佐科威引進大量包括中資的外資,推進印尼成為海上大國,反對黨普拉波沃要求檢討佐科威的對中經貿政策。而在剛結束的泰國大選,新成立的未來前進黨黨魁在競選時也提到要重新檢視泰國對中國的政策。又例如菲律賓即將在五月進行大選,總統杜特蒂雖然親中,但在南海議題上採取民族主義的路線,要讓人民知道他並不是完全親中,在主權上是寸步不讓的。楊昊說,這些國家的領導人在選舉關鍵時刻都刻意與中國保持距離,不過一旦選完之後,經貿政策可能又是模糊的態度。

楊昊說,其實不只東南亞,美國和台灣在選舉時,對中國的政策也都被提出檢視,關鍵在於中國崛起帶來正面和負面影響和衝擊,正面是帶動投資,負面的例子像是中國移民,例如在越南就有移工在工程項目完成後留在當地變成黑戶的情形,衝擊社會,擾動在地秩序,引起當地民眾反抗,民眾不一定是反抗中國,而是反抗當地政府或親中網絡,特別因為東南亞是北京向外推展「一帶一路」的樣板或示範區,這種現象在東南亞持續出現。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