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郭台銘必須上的民主課─總統權力有時而窮

2019-04-19 06:20

? 人氣

鴻海科技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宣布投入2020年總統大選。(AP)

鴻海科技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宣布投入2020年總統大選。(AP)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決志投入國民黨總統提名初選,儘管不確定前置考慮多長時間,一旦開口,倒是殺伐果斷,不留退路─包括他和國民黨,才說「這兩天決定」,隔天拿到國民黨「榮譽感謝狀」並恢復黨員身份後,立刻宣示拒絕徵召投入初選,這是習於飆速的郭台銘給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上的第一課─提名照制度,該初選就初選,黨務也要講究效率,廢話不要太多

自九合一勝選後的去年底迄今四個月,國民黨初選不只九彎十八拐,根據網友的整理,至少有十四個版本,郭台銘宣布投入初選前的最新說法,又從「民調徵召(韓國瑜)」一轉而為「協調式初選(納入郭台銘)」,「協調」與「初選」之間到底要經過什麼程序?截至目前為止,不清不楚,這是吳敦義反向給準備選總統的郭台銘上的第一課─企業由董事長帶頭,部隊速度跟著董事長走,政治不然,光是初選辦法什麼時候送中常會,都還在未定之天;一要等中常會,而且每周一等,拖一次就是七天;二要等相關當事人都同意這個辦法,這勉強算是「協調」,等吳一輪見完,版本不知又要翻上幾翻。

20190410-國民黨主席吳敦義10日於中常會,正式表態他沒有意願參選2020年總統。(顏麟宇攝)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處理初選九彎十八拐,結果拐出一個郭台銘。(顏麟宇攝)

治軍剛猛暴烈,對抗媒體財勢壓人

郭台銘從性格到人生經歷都是個複雜的綜合體,因此建構了龐大的企業帝國,却未必是政治登頂的優勢。

舉例而言,他舊情不忘柔情似水,特別是對家人,為了前妻與弟弟罹癌離逝,耿耿於懷,捐給台大癌症中心出手就是一百億,台大討論認為病床數不夠,加碼就是五十億,除了潤泰尹衍梁百億唐獎,差可比擬,沒有任何企業家能有這樣的公益手筆;考慮參選總統的關鍵原因也是希望「五代同堂」,只有台灣安定和平才能達到這個希望,推己才能及人,這是人性之常,但對比高雄市長韓國瑜掛在嘴邊「莫忘世上苦人多」,一個內向思考,一個外向思考,於民眾而言,當然更指望國家領導人的眼界面向眾生。

另一方面,他治軍剛猛暴烈,隨時可能暴怒飆駡,對企業主管幹部如此,對看不順眼的人和事亦復如此,最近才發生他出席印太論壇,因為發問被打斷,答案不合他意,立刻拂袖而去,還飆駡民進黨立委蕭美琴,而他只意識到蕭美琴的失禮,沒有體察到自己的無禮;與媒體的互動更是輒有衝突,從駡記者到駡報老闆,從告記者到撕報紙,能想像的「反擊」他全使過,更令人難以接受的是,但凡他告記者,第一步一定是對記者財產聲請假扣押,他家財萬貫拿出相應的擔保金,只是他九千萬牛之一毛,於小記者而言,不只是上法庭的心理壓力,還要面臨最實際的生存難題,記者再可惡,此舉也難脫「財勢壓人」。

立法委員蕭美琴表示,讓台灣人做花蓮靠山的活動,不只是重振花蓮的觀光產業,同時也讓更多人主動參與、認識花蓮。(中華文化總會提供)
民進黨立委蕭美琴在印太論壇,因為答話沒看著郭台銘,被郭台銘狠駡一頓。(資料照,中華文化總會)

柯文哲─韓國瑜─郭台銘,台灣政治進入顛覆期

郭台銘對媒體的敵意,很難想像他當總統是準備天天和記者吵架,還是天天繃緊神經要搞假扣押,更難想像的是,民進黨蔡政府此刻卯足了勁準備修法對付媒體(所謂的「假新聞」),會不會成為未來「郭總統」更方便的武器?郭台銘要選總統,或許還為他多上幾堂言論自由課,否則在野政黨、異議人士到媒體都得倒大楣。

郭台銘會此刻躍上政治舞台,反應庶民對成功魄力人士的嚮往,他是富豪,但他寒微出身,財富累積靠得不是金融地產「炒出來」的,而是工廠起家實打實的拚搏,在他身上沒有名牌派頭,他說參選總統是「媽祖托夢」,外人看來嗤之為無稽,他却講得理直氣壯混然天成,因為他真在媽祖廟廂房裡住過九年,別人選總統博人氣,不論起轎扛轎或跟著媽祖參香遶境,皆「有所求」,他數十年如一日,認媽祖為「義母」,誰也譏笑不了他。

更重要的,台灣政治從柯文哲、韓國瑜到郭台銘,一個比一個驚奇,反應的是民眾對「傳統政治」─從陳腔爛調的政治語言到愈趨惡質的人事資源分贓─的極端厭惡,柯文哲顛覆藍綠,韓國瑜顛覆菁英,郭台銘則顛覆政、商分途的界位概念,韓國瑜口中政客鬼混二十年(或三十年),正反應民意對過去「政治服務經濟」的財經專業官僚的懷念,期待郭台銘的企業治理或可扭轉過去三十年政治優位的病灶,比方讓郭台銘極不耐煩,遠遠落後於業界發展的各種財經法令規章,三十年無法鬆綁,從5G到停擺迄今的貨貿協議,他若真能當選總統,第一個要抱著頭燒的就是財經金機關,所有的法律大概都得重頭大翻修一頓。

高雄市長韓國瑜(中)一行人結束9天緊湊的訪美之旅,率市府團隊返抵國門。(圖/徐炳文攝)
柯文哲顛覆藍綠,韓國瑜顛覆菁英,郭台銘則顛覆政商分途的界位概念。(圖/徐炳文攝)

慢動作的國民黨,莫忘把提名人攤在陽光下

問題是,國家治理不同於公司治理,公司治理所有的管理規章除了國家法令之外,董事長拍板可以定案,國家治理不要談爭議大的政治法案,就談財經金相關法案,哪裡是總統說了算?饒是總統吹鬍子拍桌子,還得看朝野立委的眼色,總不成總統把閣揆、部長乃至立委叫進府罰站或駡人?更不要提讓藍綠政府都頭痛的環保意識、勞工意識,哪裡是總統駡人就能化解?民主本來就是一種避免強人的牽制哲學,儘管難免有民粹強人。

這又是郭台銘選總統不能不上的一堂課:民主─從憲法(增修條文)到國家機器運行的各種法制─他必須理解,總統集選票(選民付託)於一身,但推動這個機器運轉的「權力」有時而窮,與其日後坐困總統府唉聲嘆氣,或暴跳如雷,什麼事都推不動,不如早一點認清楚,真當了總統能做多少事,就「做實事」而言,台灣總統的能量,真的未必比得過企業董事長。

國民黨是一個慢動作的黨,吳敦義是心思可以百出的黨主席,郭台銘再急還有時間做足功課。至少截至目前為止,他宣布參選有幾個好處:第一,戳破藍綠焦慮的虛妄,打柯打韓都成了空包彈;第二,戳破藍綠「民主的假象」,所謂初選都是說說而已;第三,他開大門走大路,把自己放在平等的位置參加初選。國民黨爭大位,要對全民負責,不論如何協調,怎麼初選,不能漏掉參選人必須向全民報告,不論是政見發表或辯論,都要讓他們公開在陽光下接受全民檢視,證明自己真的可以;再站出來的郭台銘,更要證明自己能夠滿足民主的基本素養。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7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