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自己的課綱自己審,孩子們,拚了!

2016-05-19 08:30

? 人氣

反黑箱課綱抗爭兩年後,學生爭得自己的課綱自己審的權利。(圖為反黑箱課綱學生焚燒吳思華海報/曾原信攝)

反黑箱課綱抗爭兩年後,學生爭得自己的課綱自己審的權利。(圖為反黑箱課綱學生焚燒吳思華海報/曾原信攝)

五二0政權輪替前,繼續廢止「黑箱課綱」之後,立法院三讀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及《國民教育法》部份條文修正案,為兩年前的抗爭畫下句點,未來國民教育之課綱審議,將拉高層級到行政院,審議委員還要由立法院的「課審委員審查會」同意,而課審委員除了學者專家之外,還要納入家長代表和學生代表。

這個改變,已經不只是「翻轉教育」可以形容,可想而知,討論不可謂不「熱烈」,有學者直指有「違憲」之虞,因為立法院權侵犯行政權;而即將卸任的教育部長吳思華最後進言,此舉違背教育基本法「教育應本中立原則」;但不論如何熱烈激烈的討論,法案業經三讀,除非新政府教育部落實時確有窒礙難行而聲請釋憲,未來就是課綱刪修的基本程序。

教育,終究是一門專業,不僅僅是「有教無類,誨人不倦」八個字可以涵括,遑論每一門科目都是專業,訂定課綱者是專家學者,再找另一群學者審核課綱,找誰呢?誰又服誰呢?這個問題不大,還要納入很難講專業學門是否足夠專業的家長和學生參與審核,誰的專業意見才叫專業?學生審核教授的道理得從何說起?更大的問題是,這群「課審委員」竟要由立法院比例代表組成的「課審委員審查會」通過,這也是為什麼學者認為有立法權侵犯行政權之虞。

前教育部長黃榮村一句話,把課綱審查提高至行政院,那教育部不如廢了,此言容或太重,但反應了教育不尊重專業的嚴重後果。準閣揆林全即使是財經專家,都未必能對文史科目置喙,就算他人文底子夠深,足堪應付中學的教科書,在國計民生大事之外,大概也很難有心力關心課綱到底修成什麼模樣,他能盡的最大的力不過就是尊重專業而已。

很遺憾,在台灣顯然專業並不值錢,包括教育;有孩子的,教書的,念書的,甚至路人甲,人人都可以對教育講出一番說不清楚到底是大是小的道理,百鳥齊鳴眾聲喧嘩,構成台灣特殊的景緻,好不好?見仁見智,也很難擔心這樣的教育養成的孩子,對專業的學門或教育本身會型塑出何種價值,此刻能擔心和能建議的,只有一點,請立法院依政黨比例組成的「課審委員審查會」將政治干擾降到最低。

以公視為前車之鑑,第五屆公視董事會硬是在政治角力下,延宕三年才得以成軍,很難想像未來立法院的審查會,如何審查四十一到四十九位的課審委員?一字排開質詢其史觀?還是專業?質詢史觀,立委大概還聽得懂,碰到理化數學等專業門檻極高的學門,立委如何鑑別其專業?當然納入家長與學生的課審委員或者不能只從「專業」考量,或許考量標準還包括「熱心」,但是,該用什麼標準和程序產生家長和學生代表送立法院同意呢?家長代表還簡單,畢竟全國從中央到地方到個別學校,都有不同層級的家長會,總找得到產生方式,學生代表呢?要由各級中學學生會長互選之?還是當年大學甄試或指考入學滿級分同學甄拔?高分學生出列是否有違公平原則?或者有志參與課審學生主動提出課審企畫案,提供審查遴選?那麼由誰組成這個學生課審代表遴選委員會?立法院、行政院還是教育部?…一路問號還可以再問下去,就可以想見這個修法案其執行難度之高,絕對不可輕忽。

往另一方面看,這個課綱審議程序之難,果若如公視連組成課審委員都要拖三年,那表示課綱再修不易,蔡政府就只能延續馬政府先前公布的課綱,而「黑箱課綱」既廢,馬政府的課綱也是扁政府延續的課綱,也沒什麼急迫性非立刻重調不可,很有時間與餘裕,慢慢產生課審代表─包括學生代表,不要擔憂學生產生不了代表,這個過程就是最好的公民課;何況,除了總統都是會讀教科書的好學生,各行各業佼佼者大概沒有人的成就來自於教科書,遑論課綱。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