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除了選總統,韓國瑜「市長」還有更重要的事

2019-05-09 07:2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前左)被「困」在議會備詢,終於能專注於市政。(高雄市政府提供)

高雄市長韓國瑜(前左)被「困」在議會備詢,終於能專注於市政。(高雄市政府提供)

身陷「總統選舉暴風圈」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最近終於能稍稍安靜些,因為他被「困」在高雄市議會備詢,不專心也得專心,到六月上旬前有限的「專心期」對他而言很重要,特別是「自經區跳針事件」後,他更要證明自己有心有能於高雄市政,這也是逼迫他進入「執政模式」的最有效方法。

韓國瑜就任前四個月像陀螺般拚命轉,為了「貨出去,人進來」,「行銷高雄」是主力,但做為高雄市長,市政擘畫能力不能僅止於「行銷」,不論最終他到底會不會投入總統大選,他必須對此刻的高雄、高雄市民負責。

陳規韓隨,追加減預算到底辦不辦?

舉例而言,就任市長後,「陳規韓隨」,包括預算案都未曾辦理追加減,換言之,至少今年一整年,韓市府執行的是前朝預算,韓國瑜任何政見無法反應在預算上,遑論落實,連推動觀光都讓每月名人「無酬代言」;補平讓韓國瑜一砲而紅的水災九千坑,是在貨出去人進來之外,最重要的工作,前朝編列的「路平」預算僅一億,距離全面煥新道路還遠得很,除了每天空喊「高雄真的很窮,希望中央多一點補助」,議長許崑源不只一次在議會公開向韓國瑜喊話,「錢不夠,你送追加預算案來啦,一定給你通過。」

許崑源的喊話,其實只是「常識」,政黨輪替已是常態,但凡前後全政府不同黨派,難免有政策歧異之處,新人就任之時,早是來年預算已通過之際,追加減預算就是新舊過渡最重要的指標,否則只能率由舊章,不可能推動新政。韓國瑜競選期間的「三百億青創基金」就被民進黨議員列為跳票政見之一,不要說追加減預算都挪不出三百億,何況根本沒辦追加減,待下半年編列預算能不能挪出三十億都還在未定之天。

打響高雄名號之後,韓國瑜此刻該做的第一件事,是重新整理競選政見,不能做的趕緊打包藏起來,一定要做的,必須讓各局處清清楚楚,召集一次會議,比對既有預算案,何者能減,何者必須要加,取得優先順位的共識,不能讓局處各跑各的馬,市長甚至跑到天邊海外不知其所止;這次會議也會是來年的預算大綱的暖身。

高雄市議長許崑源敲槌通過臨時提案。(圖/徐炳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喊窮,高雄市議長許崑源不只一次要韓國瑜,「錢不夠,送加預算來。」(圖/徐炳文攝)

大社工業區降編,經濟衝擊如何配套緩解?

此外,韓國瑜競選口號中的「人進來、貨出去」,除了觀光陸客進來,「人進來」更重要的含意,應該是:吸引資金、增加投資,把產業帶進來,實體投資創造就業,吸引更多人到高雄,而且在此居住、消費、置產,這種「人進來」對地方經濟創造的經濟效益,是比來來去去的觀光客更長久深遠。從這個角度看,高雄市都委會決議,將大社工業區從特種降編為乙種工業區,而經濟部考量對產業與經濟發展的影響,有意翻案,就是一個大問題。

大社工業區降編算是韓國瑜的「新政」,原因是二0一四年高雄氣爆事件,讓市府決定對高雄的仁武、大社等的群聚的石化業者進行整頓。依照現有法令,把都市計劃內的工業區分為:特種工業區、甲種工業區、乙種工業區、零星工業區;四種工業區的差別,用白話文講就是可接受的污染程度不同、所以能接納的產業別與工廠也不同。

而原為特種工業區的大社,原先就是以石化產業為主,在此設廠的石化廠商包括中石化、李長榮、高塑、國喬等十一家廠商,降編後代表的是既有石化業者無法擴增產能,即便是老舊設備的汰舊換新,未來也將被禁止,長期而言必然競爭力下跌,最後走上關廠外移的機率極大。以大社每年九百億元的產值、就業近三千人,降編對高雄的經濟當然有衝擊,大社工業區的勞工為此在四月底還發動上街遊行;而大社降編後接著就可能是旁邊的仁武工業區。

20190430-高雄市政府日前通過大社工業區「降編」為乙種工業區。「大社工業區降編勞工自救會」於4月28日在高雄發起了萬人遊行。(取自第七屆新竹縣產業總工會臉書專頁)
高雄市政府日前通過大社工業區「降編」為乙種工業區。「大社工業區降編勞工自救會」於4月28日在高雄發起了萬人遊行。(取自第七屆新竹縣產業總工會臉書專頁)

口號激動人心,政策才能造福人群

高雄是台灣的石化重鎮,對高雄而言,既是幸亦是不幸─早期有支柱產業讓高雄取得發展契機,與台北分踞南北成為發展重心;但石化帶來的污染與風險也成為其詛咒,地方民眾要求乾淨的空氣、更好的環境,為此中油五輕在四年前就關廠;為了更安全的生活環境,高雄氣爆後全面檢視石化產業,大社因而降編─市府似乎不怎麼擔心對地方經濟的影響,反倒是經濟部憂心對石化產業的衝擊,及擔心產生骨牌效應─大社的國喬石化已宣布赴對岸投資三百億:高雄若堅持降編與中央對抗,至少要想想有什麼配套方案?至少讓就業人口不至衝擊過巨?高雄市政府可堅持降編,或者配合中央翻案,或者提出兼顧環保與經濟的方案,就不不能沒有態度,毫無因應對策。

競選口號可以簡單明瞭,政府施政要把口號化為政策,不能沒有細節與計畫,口號可以激動人心,(正確的)政策才能造福最多數人,「當選」成就的是個人,後者才應該是從政者使命感與成就感的來源,在決定選不選總統之前,韓國瑜應該更深刻體會做為「市長」的意義,就像無黨籍陳善慧的建言:「我相信,你(韓)若能改變高雄,就能改變台灣。」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