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講古:中國忘「六四」、台灣忘「四六」

2016-06-02 13:07

? 人氣

師範大學文學院前校長題字的石碑被噴漆,被認為與四六事件有關。(BBC中文網)

師範大學文學院前校長題字的石碑被噴漆,被認為與四六事件有關。(BBC中文網)

1989年的「六四事件」在中國不是不知道,就是被淡忘,1949年在台灣發生的「四六事件」在台灣差點也是如此。

台灣的師範大學本周三(6月1日)將「四六事件」納入校史,但是在台灣卻有不少人搞不清楚「四六事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最近看到一則笑話,說是台灣的一場歷史學者聚會上,一位與會者談起了「四六事件」,馬上就有其他與會者說「你想要講的是『六四事件』吧?」。

這個笑話的背後卻也隱藏了許多的傷痛,因為兩個事件都是學生運動、都有許多人受害、社會大眾也長期地對事件噤若寒蟬。

事件始末

不同的是,兩者相隔了四十年,而台灣「四六事件」真相從2000年開始逐步地為人所知曉、受害人也受到政府的賠償。北京的「六四事件」則是仍然受到當局嚴密的封鎖。

話說,1949年4月6日,國民黨政府在中國大陸上剩下的半壁江山岌岌可危之際,一名台北的台灣大學學生和一名台灣省立師範學院(今台灣師範大學)共乘一輛單車被警察攔下。

兩名學生與警察爭執、後被警察逮捕帶回警局毆打。這引發兩所學校學生的不滿,發起運動。但當局認為學生的反抗是與共產黨有關,因此下令鎮壓、派出軍警到學校抓人。

執行逮捕行動的警備總部逮捕了數百名學生,據稱數名「主謀份子」被當局槍決、同情學生的教員則被迫離職。

當時擔任台灣大學校長的知名文人傅斯年不滿當局不經過法律程序逮捕學生,不但親自和當局交涉、還要求當局逮捕學生需經過台大同意、保留涉案學生學籍甚至向當時警備總司令彭孟緝警告說「如果有學生流血、我就跟你拼命」。

師範學院則採取與當局合作的態度,並成立整頓學風委員會,學生重新登記,故而後來師範學院校長劉真題字的石碑被人用噴漆寫了「黨國走狗」。

隨後,中國大陸「全面赤化」,台灣也進入了風聲鶴唳的戒嚴時期。在這個實施白色恐怖的年代,當局嚴厲封鎖相關的消息。

到了1995年,台大發起平反,並在1997年編著報告肯定學生當時的行動,當局隨後在2000年將事件受害者列入《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

催化平反


當北京的戒嚴部隊開槍之後,這數萬人的心情剎那間從「受到鼓舞變成了悲痛」,不少人認為,六四事件是兩岸關係出現的第一道鴻溝。

1989年的「六四事件」其實在一定程度上也為平反台灣的「四六事件」發揮了催化的作用,因為1989年的台灣剛剛解除了長達38年的戒嚴,社會與學生運動風起雲湧。

在中國政府「鎮壓」學生之前,台灣的學生就在各地集會聲援北京的學生運動,甚至喊出了「北京可以、台灣不行」的口號。

就在天安門事件發生的當晚,台北中正紀念堂上聚集了數萬人表達「復興基地」民眾對天安門學運的支持、對「手足」、「同胞」的關心。

當北京的戒嚴部隊開槍之後,這數萬人的心情剎那間從「受到鼓舞變成了悲痛」,不少人認為,「六四事件」是兩岸關係出現的第一道鴻溝。

在這種背景之下,為「四六事件」平反的呼聲就在台大校園中展開,從而一路擴大。

「四六事件」要經過四十多年才得平反、甚至險些消失在歷史的洪流當中,那麼27年前發生的「六四事件」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