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國民黨勿因黨內互信問題錯失良機

2019-05-17 06:00

? 人氣

文中指出,韓國瑜說,長久以來政治權貴熱衷於密室協商。(資料照,郭晉瑋攝)

文中指出,韓國瑜說,長久以來政治權貴熱衷於密室協商。(資料照,郭晉瑋攝)

檢討別人容易,反省自己總是困難。民進黨的初選荒腔走板反民主,但國民黨的初選也暗藏危機。這個危機來自於長期以來,國民黨組織、制度的民主赤字(democratic deficit),讓競爭者總是容易對黨中央的選舉對策充滿不信任。

有優勢的韓國瑜 都不信任黨高層

韓國瑜說,長久以來政治權貴熱衷於密室協商,這台詞聽起來熟悉,曾反覆出現在其他國民黨從政黨員口中。韓是在初選可能競爭者中相對占優勢的人,都有這樣的疑懼,背後有其深刻的根源。國民黨黨高層總是高深莫測,一有些許動向,就被傳言是為何人作嫁,是要堵誰卡誰,其他從政黨無論曾任縣市首長或議員,應該是一方成熟政治意見領袖,遇到媒體提問都一副小孩有耳沒嘴的模樣,希望「大人」喬完再表態。

革命政黨未完成的民主轉型

這並不是哪個黨主席的權謀私心,也不是哪個挑戰者工於算計,而是整個國民黨歷史發展所致。蔣經國總統主動結合民間脈動,推動憲政與民主改革,導致台灣沒有走向部分東歐後共國家的血腥暴力革命;但對國民黨本身卻成轉型相對遺漏的部分。國民黨過去是革命政黨、內造政黨,在聯俄容共的改造黨組織背景下,採列寧政黨式的幹部領導,黨本身不是民主機制的一部分,而是藉由有覺醒有意識的幹部領導社會,無論是當年的抗日或遷台戒嚴,黨最重要的是上情下達,串聯社會菁英以及傳達當前政策,沒有民主決策的功能。這在戰爭體制下頗有貢獻,但在民主時期,所謂的黨高層如果沒有民主的組織、制度輔助,就會在有政治實力的明星或派系下左右難為。

郭台銘本是失聯黨員,後來吳敦義黨主席又頒發其榮譽黨員狀,如果以國家的選舉來說,有點像本來被中選會行政指導沒有登記參選資格,後來又補回來。韓國瑜本人參選意願不明,但有一陣子,黨中央的操作看起來是無論本人意願如何,即使徵招都可能促韓參選,這甚至可能跳過初選。這兩事例都有民主精神的疑問。

從政黨員缺乏決策管道 誰當黨主席都不信任

還是要談到國民黨的民主赤字。黨主席是黨員直選的,決策機制是全代會選中央委員、中央委員再選中常會,各類選舉對策也常在中常會上確定。這乍聽下沒有問題,但全黨員七十萬的民意基礎,對比著國民黨時常成為執政黨,統治全台灣,仍嫌不足;從政黨員到了縣市首長,常被稱為「諸侯」,黨籍區域立委,也被視為反映基層民意的管道。這些從政黨員為黨提供了統治的基礎,但黨中央做決定時,卻得像小孩子一樣,只能聽不能說,別說決策時表達意見了,連決策的時間點都要用猜的。從政黨員個人經營的政治生涯與努力,在黨高層下卻要成為言聽計從的幼童,誰甘願?這樣的體制,很容易滋生黨內的不信任。

過去有吳朱會、吳王會的傳聞,惜未成局,這其實是黨決策民主化的好契機。國民黨太常有「幾個太陽」之說,好像只要多於一個太陽,就必定烈日餘暉照射民不聊生,這背後制度性的成因,是國民黨的民主赤字,導致無論何人擔任黨主席,其他重要的從政黨員因缺乏參與黨決策的管道,對於黨高層,只能抱以不信任。這樣的情況在情勢大好的情況下,卻成為國民黨重返執政的困擾,實在可惜。

*作者為獨立研究者,曾任競選工作、非營利組織專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