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致曉觀點:南鐵東移盲目深開挖的城市大災難

2019-06-05 06:30

? 人氣

南鐵強拆造成城市大災難。(陳致曉臉書)

南鐵強拆造成城市大災難。(陳致曉臉書)

南鐵東移至舊河道

5月28日文史工作者張明山公布幾數十年來的德慶溪上游河道研究,並以1915年《臺南市全圖》(圖一)說明,日本人為了閃避東側德慶溪南側支流,將台南市區鐵道建築在該支流西側的丘陵脊脈上,以避洪災。因此,鐵道往西彎曲,成為全島縱貫鐵路的極西點。然而,南鐵東移卻反而要將永久軌道置於該南側支流舊河道!縱使該河道已填平為民宅、巷道。但是,「水不在地上,就在地下」是地質水文的Common Sense。文史工作者近日探勘張宅清代古井「水量豐沛、水質清澈」證明上述德慶溪支流周邊地下水文活躍。因此,南鐵東移的深開挖及連續壁工程將遭此活躍地下水文的嚴重挑戰。近年海安路地下街因地下水文造成台南中西區沒落的城市災難殷鑑不遠。

對此,鐵道局當日回應「技術沒問題」、「不會挖那麼深」!6月2日工程處副處長李懷谷又表示「將在完工後連續壁於各橫交路口位置打除2.5公尺深度,使兩側地下水能相互流通,減少阻斷情形,工程施作連續壁並不會對地下水位造成明顯變化。」由鐵道局的回應可知他們不但對周邊地下水文完全無知,也完全無能處理。

交通部水文報告的無知與錯誤

鐵道局對當地水文的理解是根據的交通部101年《台南市鐵路地下化計畫的明挖覆蓋工程對地下水文及鄰近建物之影響研究》報告。該報告隻字未提德慶溪支流、亦未探勘歷史水道之伏流,嚴重低估鐵道東側地下水文。更甚者,該報告認為「地下水絕大部分來自降雨」、「地下水往東流」,明顯嚴重錯誤!

鐵道局提出的解方完全不符邏輯

既然,鐵道局完全對地下伏流無知,又如何知道地下伏流深度?此外,南鐵地下化連續壁工程將進行20~30公尺的深開挖,遠較張宅古井水面距地4.6公尺要深。「不會挖那麼深」一言只是鐵道局敷衍之辭。此外,既然張宅古井水面距地4.6公尺,證明地下伏流在此深度以下。鐵道局「打除連續壁2.5公尺深度」的做法根本無法使鐵道兩側地下水互相流通!也就是說,目前鐵道局根本完全沒有任何解方!

當地水文複雜多有明證

台南,是個由河海淤積所形成的城市。河道縱橫方便先民建構對外通商的城市。文史工作者吳昭明亦表示南鐵地下化沿線,從南到北的溪流有竹溪、德慶溪、文元溪。林森地下道稍偏東有從南往北流的竹溪流切過,原溪谷盤個大圈,原河道在今府連路,一過府連路地下道有支流匯入。林森路北邊,鐵路月見溪橋有竹溪支流。往北是文元溪,小東路地下道是文元溪故道,東豐路有多條支流穿過鐵路。南鐵東移沿線水文非常複雜!特別是府城城區主要河川德慶溪,緊鄰鐵路有多條支流。其上游河道在鐵道東側成放射狀。德慶溪北側支流之源頭即為今日後火車站遠東百貨(見圖一)。當年良美建設興建該大樓時,抽地下水抽了近一年,不但屢造成周邊道路淹水,且導致工程延宕十年與建商財務危機。

由日據時代知事官邸照片,及周邊到處可見的一層樓高的鵝卵石堤防遺跡可知鐵路東側水利縱橫。黃家固園、蘇萬利庭園水澤亭榭。乾隆年間,此地為台灣糖業發展重鎮,有「蘇萬利糖間」、「吳通記糖間」、「金成玉糖間」、「糖間公議」匯集此地。文史工作者判斷該南側支流即為運糖河道。如今,南鐵東移卻將置寬16.3公尺的地下軌道於衛民街至東門路間400公尺的古河道中。大量地抽取地下水,是否將致周邊地層下陷、民宅倒塌,重蹈海安路悲劇,令人擔憂。更何況整個南鐵地下化的範圍是海安路地下街的十餘倍!

1915年《臺南市全圖》。(陳致曉提供)
1915年《臺南市全圖》。日本人為了閃避東側德慶溪南側支流,將台南市區鐵道建築在該支流西側的丘陵脊脈上,以避洪災。藍色為水域,綠線為丘陵脊脈。(陳致曉提供)

海安路城市災難殷鑑不遠

海安路曾是台南精華商業區。1992年為了建構「地下街」徵收民地。但是,地下水文卻造成大量泥漿噴出、鋼筋嚴重腐蝕、連續壁數次崩塌、因地下水抽取過量而致地層下陷、三百多戶民宅毀損、難以預估的交通黑暗期不但是周邊商圈夢魘,且造成中西區沒落。荒謬的是,工程延宕十年後無法收尾,竟捨棄地下街計畫,再把土石回填,改成一個設計不良的地下停車場。海安路地下街深開挖16.5公尺,比南鐵地下化的20~30公尺還淺。海安路地下街地下水僅1.30m-1.70m深,由張家古井判斷南鐵地下化水深在4.6公尺以下。海安路地下街長約800公尺是南鐵地下化8公里的十分之一。兩相比較,南鐵地下化的地下水文比起海安路更為複雜豐沛,若貿然盲目開挖,將有十餘倍的災難風險。

民間早已提醒錯誤,官方置之不理

荒謬的是,這樣一個296億預算的重大公共建設,竟在環評計畫書、交通部101年水文報告中,全部未提及南鐵地下化周邊歷史水文!陳椒華教授於2016年六次向內政部都委會提出交通部101年水文報告諸多錯誤,包含「地下水絕大部分來自降雨」、「地下水往東流」、「模擬錯誤,導致低估地下水位」、「沒有驗證地下水位升降」、「缺乏專業審查」等。但全遭不理!前台南縣長蘇煥智早已多次抨擊上述報告「地下水絕大部分來自降雨」、「地下水往東流」嚴重錯誤。他認為鐵道東側的地下水來源還包含1828年「鯽魚潭」淤積後之地下滲流,及中央山脈深層伏流水自「後甲里斷層」之溢出。蘇煥智甚至擔心深入地下30公尺、長達8.23公里的連續壁工程將使鐵道東側成為地下水庫。大地震來時可能造成容易土壤液化,有如維冠大般大規模房屋倒塌的危機。而鐵道西側可能造成地下水被阻斷,海水倒滲透,造成房屋地層下陷。亦被賴清德抹黑為「政治鬥爭」!

專業淪喪,災難將至

在南鐵東移案中,鐵道局已非首次展示其缺乏基本工程專業、刻意掩飾、服膺政客出賣專業的本質。鐵道局編造的幾十個工程謊言,雖可在警察暴力下強闖各行政程序。然而,在目前正在進行的都市計畫訴訟中數度翻供、拒絕提證、醜態畢出,謊言已一一被揭穿。其中「若不東移,火車會翻」、「需要額外徵收土地給已被迫遷的居民通行」、「鄰近深開挖的十四層大樓比鄰近深開挖的水泥月台更不會傾倒」的謊言更淪笑柄。法官屢次要求「原軌案與東移案兩案之拆遷/徵收套繪圖」這麼基本的資料,鐵道局竟一再拖延拒絕提供!

鐵道局與南市府連最基本的「拆遷範圍、影響戶數」更是一變再變。七年前說有四百多戶,五年前改稱三百多戶,四年前一度宣稱為兩百多戶又改為三百多戶,三年前又增加長榮新城的一千多戶!去年七月南鐵沿線曾姓女士向女兒表示「擔心被拆屋後無處可去,欲輕生。」後服毒自殺。南市府與鐵道局回應「曾姓婦人非拆遷戶」,並批評本人抹黑。結果,自殺婦人所居住的品字型大樓在上個月就遭整棟拆除!證明南市府與鐵道局只是要在自殺新聞風頭規避責任,恣意編造謊言。此外,青年路口核定半拆集合住宅,卻有10 戶因共同持有土地,鐵道局在「缺乏法源」狀況下率大批官員協調要求一併拆除的窘境。以上總總可見,鐵道局缺乏事前完整規劃,邊施工邊決定拆除範圍的荒謬行徑。

鐵道局面對質疑,屢稱「技術沒有問題」。然而,「技術沒有問題」的前提是掌握「正確資訊」!如今,交通部水文報告已證明為誤。鐵道局提出「打除連續壁2.5公尺」也根本無法導通4.6公尺以下伏流地下水!我們如何相信海安路悲劇不會重演?更何況,鐵道局在高雄鐵路地化有2011前金段大坍塌導致火車幾乎掉到坑洞、2014左營段連續壁塌陷路基掏空、歷年2百多戶民宅受損的不良紀錄。雖然,鐵道局亦言「可事後補救」。然而,無「正確資訊」的貿然深開挖能夠完全補救嗎?若萬事可補救,海安路地下街為何經歷十年災難後,決定捨棄原計畫,而回填成一個半廢停車場?盲目開挖如何評估「事後補救」追加的預算?當然,以現在的工程技術連「海底隧道」都可實現。在「不計代價」的條件下,或許仍可如海底隧道般完工。但是,這其間的公帑浪費、交通混亂、城市機能荒廢,仍不啻為城市大災難!

南鐵地下化強拆戶張家古井,不到六米就有清澈湧泉。(朱淑娟提供)
南鐵地下化強拆戶張家古井,不到六米就有清澈湧泉。(朱淑娟提供)

政治凌駕專業,城市災難誰承擔?

一般公民通常認為政府單位有較多資源與人力,所以其工程專業應遠勝民間。而政客、官僚也利用這種認知宣稱其工程規劃符合「公共利益」。更甚者,政客、官僚亦喜操弄「工程術語、數據」顯示其專業性與客觀性。然而,筆者在經歷南鐵東移案後,徹底覺悟「政府的專業」根本是百姓嚴重的誤解!所謂「工程術語、數據」只是要讓一般民眾聽不懂好瞞混過關,根本經不起檢驗!

政府工程人員如此墮落的主因在於「政治凌駕專業」。他們的所做所為,不是基於工程專業,而是為了配合「上意」。而其所學的「專業」,非但不是用來解決問題,反倒用來包裝謊言。

南鐵地下化工程的總總荒謬,皆因政客為了土地開發而浮濫徵收民地的「東移」而起。目前南鐵東移都市計劃仍在訴訟中,仍有49戶堅守家園,鐵道局也答應不會強拆不同意戶。鐵道局在土地取得尚未完成前、地下水文資訊謬誤下就盲目進行深開挖,無益於完工時程。鐵道局今日欲強行深開挖,也只是為了形塑「東移已定案、抗爭無效」的印象來逼使居民同意。但若當政府南鐵東移都市計劃敗訴,一切行政程序將回到民國98年,東移案也將被撤銷。現在盲目深開挖造成的公帑浪費、城市殘破、交通癱瘓、商圈沒落、危及沿線居民生命財產等社會成本將由哪個政客承擔?屆時,蔡英文、林佳龍、黃偉哲,將替賴清德的敗德政策成為台南的千古罪人!

立即停止盲目深開挖

我們盼請台南市民重視對此城市危機。我們呼籲忙於選舉的政府:

一、立即停止盲目的南鐵地下化開挖,避免無端城市大災難。

二、根據歷史河道重新勘驗鐵路沿線水文。

三、調查周邊糖業遺址,保存張家清代古井。

*作者為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長,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理事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