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有呼吸,但我不再活著」童年遭3度強暴,荷蘭17歲少女尋求安樂死被拒,在家中絕食而亡

2019-06-06 13:45

? 人氣

荷蘭安樂死少女波索芬。(取自winnenofleren Instagram)

荷蘭安樂死少女波索芬。(取自winnenofleren Instagram)

荷蘭17歲少女波特霍芬,曾在11歲、12歲,及14歲時遭到性侵,尤其14歲時是被2名闖入家中的陌生男子輪暴,使她受創極深,並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憂鬱症、厭食症,為了克服心理疾病,多年來受盡折磨。波特霍芬的父母曾以為女兒的狀況總有一天會好轉,但波特霍芬選擇不再負荷這種「無法承受」之痛,開始絕食、拒絕治療,6月2日在家裡客廳結束短暫而煎熬的一生。

先前國際媒體紛紛報導,波特霍芬(Noa Pothoven)為「合法安樂死」,但根據波特霍芬尋求的安樂死機構澄清,這位少女被醫師拒絕執行安樂死後,絕食而亡。根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5日的追蹤報導,事實上,目前還無法確認少女真正的死因,但沒有證據表明醫師替她執行「安樂死」或「協助自殺」。

她從未覺得自己活著,只是「還呼吸」罷了

波特霍芬曾以「精神疾病鬥士」的經歷聞名,她去年11月出版獲獎傳記《獲勝或學習》(Winnen of leren),希望能協助青少年面對心理創傷。她在書中提到,自己童年遭受性侵,陷入對抗抑鬱、厭食甚至自殺未遂的痛苦鬥爭之中,前兩次受害是在11歲及12歲參加的青少年派對上,遭受施虐猥褻,3年後、14歲時又遭到2名陌生男子闖入家中輪暴,「我家被破門而入,我的身體,再也不能復原」。

由於感到羞愧,波特霍芬一直隱瞞父母這項事實,她曾說過:「我每天都活在當時的害怕與痛苦之中。總是受怕,總像是提高警戒。直到今天,我仍覺得自己的身體很髒。」她直到去年才向警方報案,希望「犯人能被繩之以法」。

荷蘭安樂死少女波索芬。(取自winnenofleren Instagram)
荷蘭安樂死少女波特霍芬。(取自winnenofleren Instagram)

荷蘭媒體《海爾德蘭人》(De Gelderlander)報導,波特霍芬的母親李賽特(Lisette Pothoven)2017年發現女兒書桌上的一疊遺書,才得知她內心埋藏的驚人秘密。李賽特說:「當時很震驚,我們原本很不能理解,甜美、聰明、善交際,總是開朗的女兒,怎麼可能想尋短?」

今年6月1日,波特霍芬在社群媒體上發表最後貼文,宣布自己「將在10天內離世」,自述一生多數時間都遭受「無法承受」之痛,「雖然有呼吸,但不再活著」,已經不再進食,也不攝取水分,「經過多年的奮鬥與戰鬥,我真的筋疲力竭了。」她說明這項「最後的」決擇,「已經計畫很久了,不是一時衝動」,並勸朋友們「別再試圖說服我這麼做不好,在這種情況下,愛我就應該放手讓我走」。

《衛報》指出,波特霍芬尋求的海牙安樂死機構「生命終止」(The Levenseinde)5日對外「糾正錯誤報導」,「波特霍芬不是死於安樂死,她為了停止受苦而絕食」。

遭到拒絕執行安樂死,她以絕食結束一生

荷蘭是少數安樂死合法的國家,執行的條件是,若「無任何機會與希望」可以改善「患者不堪忍受的痛苦」,患者可以在與專業醫生對話及判斷後,選擇接受執行安樂死,這不僅適用於重症患者,部分心理疾病和失智症患者也適用。荷蘭也允許18歲以下、意識清醒病患尋求安樂死,12至16歲病患必須獲得家長或監護人同意,16至18歲病患則可以在諮詢家長後,自行選擇是否安樂死,家長沒有否決權。

波特霍芬幾年前曾輕生未遂,被送到醫院「強制治療」,醫師為她準備不容易撕裂的特製衣服,以阻止她自殺。她在自傳曾描述這種被隔絕的感覺「彷彿我才是犯人一樣」,「但我這輩子連去商店偷糖果都沒做過」。

即使如此,波特霍芬的父母還是希望她能再次感受到「活著真好」,或是哪天陷入愛河並走出傷痛,父母更鼓勵她接受電療,經由電擊腦部的方式來誘發痙攣、治療精神疾病。但這造成波特霍芬對父母的不諒解,去年她瞞著父母找上安樂死機構,但醫師認為她太過年輕,因而建議不執行。波特霍芬告訴《海爾德蘭人》:「他們認為我應該等到大腦完整發育,並完成創傷治療後再說,但這必須等到21歲生日,這讓我崩潰了,我不能等那麼久。」

 
 
 
 
 
 
 
 
 
 
 
 
 
 
 

Winnen of Leren(@winnenofleren)分享的貼文 張貼

去年12月,波特霍芬因為幾乎沒有進食,器官瀕臨衰敗,醫師只好對她施打麻醉針,使其陷入「人工昏迷」狀態,並以插管方式餵食,今年早些時候,她選擇不再接受治療。李賽特雖然心痛,仍陪伴在女兒身邊,她指出:「我們做父母的,當然想要她選擇活下來。波特霍芬其實一點也不想死,她只是渴望內心的和平。」

在波特霍芬生命結束倒數的時光,她自上周起絕食,躺在家裡客廳的病床上等待死亡到來。據報導,她的父母與醫師也同意不強迫性餵食她,根據荷蘭醫療法規,醫師不能違法病人意願,強迫病人接受治療。

在波特霍芬離世前,該國國會議員韋斯特維爾德(Lisa Westerveld)曾去探望她,韋斯特維爾德稱難忘她的堅毅精神,「我永遠不會遺忘她,我們會繼續替她奮鬥」。根據荷蘭地區安樂死審查委員會(Dutch Regional Euthanasia Review Committees)的統計,2017年有共計6585人死於安樂死,多數人是由於罹患絕症才決定終止生命。除了荷蘭之外,盧森堡、比利時、瑞士、德國、加拿大、美國部分州、哥倫比亞、澳洲維多利亞省也通過立法,醫生可「協助死亡」(Sterbehilfe)。

荷蘭安樂死少女波索芬。(取自winnenofleren Instagram)
荷蘭安樂死少女波索芬。(取自winnenofleren Instagram)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