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果遺忘,就成了罪人、共犯」納粹大屠殺見證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維瑟爾辭世

2016-07-03 21:25

? 人氣

納粹大屠殺見證者、偉大猶太人道主義者維瑟爾(美聯社)

納粹大屠殺見證者、偉大猶太人道主義者維瑟爾(美聯社)

納粹大屠殺(The Holocaust)見證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同時也是享譽盛名的作家維瑟爾(Elie Wiesel)2日在紐約家中離世,享壽87歲。維瑟爾15歲時隨著全家人一同被送到奧斯威辛(Auschwitz)死亡集中營,父母和小妹死於營中,只有他和兩位姊姊倖存,他將自己的集中營生活化為自傳小說《夜:納粹集中營回憶錄》(Night),終身致力為納粹受害者發聲,傳達和平與人道理念。

「我們如果遺忘,我們就成了罪人,我們就成了共犯。」—維瑟爾

「遺忘死者是對他們的二次殺害,我不能阻止他們第一次被殺害,但我卻確信能讓他們免於第二次死亡。」—維瑟爾

納粹大屠殺見證者、偉大猶太人道主義者維瑟爾(中間一列,左邊數來第7個),1945年4月,在布亨瓦德集中營(美聯社)
維瑟爾(中間一列,左邊數來第7個),1945年4月,在布亨瓦德集中營(美聯社)

維瑟爾是出生於羅馬尼亞的猶太人,二戰時納粹德國入侵,他和父母及3個姐妹一同被帶往奧斯威辛集中營,他的母親和妹妹被送入毒氣室。大戰末期他和父親則被送到布亨瓦德(Buchenwald)集中營,父親受不了虐待,身體越來越虛弱,死後一星期,美軍解放布亨瓦德集中營。維瑟爾離開集中營之後,才得知母親與妹妹的死訊。

此後,納粹烙印在他手臂上的識別碼「A-7713」伴隨著集中營的回憶,成為他揮之不去的夢魘。維瑟爾在「夜」中寫道:

「永遠,我永遠也忘不了這個夜晚,集中營的第一個晚上讓我的一生變成漫漫長夜,並且被重重詛咒和封印。我永遠也忘不了那些煙霧,我永遠也忘不了那些小孩的臉龐,他們的身體在安靜的藍空下變成一縷輕煙……我永遠也忘不了這些,即使我將活得跟上帝一樣蒼老,我永遠也忘不了,永遠。」

納粹大屠殺見證者、偉大猶太人道主義者維瑟爾(第4列最左邊的高個子),1945年4月,當時他剛被美軍拯救(美聯社)
維瑟爾(第4列最左邊的高個子),1945年4月,當時他剛被美軍拯救(美聯社)

離開集中營後,年僅17歲的維瑟爾被送到法國的孤兒院,之後進入巴黎大學研究文學和哲學,接著進入一家猶太報社工作。戰後10年的時間,維瑟爾一直無法提筆寫下他在集中營的恐怖經歷,因為沒有文字能形容那樣的絕望。直到1955年,27歲他終於完成了《夜》。1956年維瑟爾受報社指派前往紐約,成為聯合國(UN)特派記者,自此維瑟爾便在紐約定居,並持續在紐約探訪納粹大屠殺的倖存者,將他們的故事公諸於世。

納粹大屠殺見證者、偉大猶太人道主義者維瑟爾(右)與波蘭團結工聯領導人瓦文薩(左)1988年重訪奧斯威辛集中營(美聯社)
維瑟爾(右)與波蘭團結工聯領導人瓦文薩(左)1988年重訪奧斯威辛集中營(美聯社)

「夜」在1955年出版時銷售慘淡,首刷3000本花了3年才賣完,直到1960年被譯為英文,才讓維瑟爾一夕間聲名大噪。爾後「夜」與「安妮日記」(Anne Frank: 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並列為了解納粹大屠殺歷史最經典的兩本著作。

納粹大屠殺見證者、偉大猶太人道主義者維瑟爾與美國總統卡特,攝於1979年(美聯社)
維瑟爾與美國總統卡特,攝於1979年(美聯社)

1963年維瑟爾正式成為美國公民,1976年開始在波士頓大學任教;1978年被美國總統卡特任命為大屠殺紀念委員會主席。並在1986年12月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對他的讚辭是:「維瑟爾是人類的使者,他所帶來的訊息是和平、贖罪與人類尊嚴;這些訊息以證據的形式呈現出來,並透過偉大的著作不斷地被闡述與挖掘。」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