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戴伯芬觀點:高教階級固化的危機

2019-06-12 05:50

? 人氣

臺灣的高等教育如同法網一樣,也陷入階級固化的困境。圖為台大畢業典禮。(蔡親傑攝)

臺灣的高等教育如同法網一樣,也陷入階級固化的困境。圖為台大畢業典禮。(蔡親傑攝)

6月9日,紅土之王納達爾奪下了他職業生涯第12座法網冠軍,讓前晚經歷五盤大戰的年輕好手汀恩再次鎩羽而歸,也宣告今年四大公開賽已經有一半落入年過三十的big3之手。球場上納達爾的表現確實可圈可點,他個人的天賦以及努力絕對值得捧起這座金標,更證實人類可透過科技與專業訓練突破體能的年齡限制。

不過球場外的觀眾反應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場外觀看決賽的看臺不但沒有坐滿,甚至之前四強賽最經典的費、納之戰,場上也有不少空位。造成票房收入不佳的原因很多,除了天候因素之外,已有百年歷史的法網不但設備老舊、沒有測速器、裁判常誤判又不用鷹眼輔助,最嚴重的是球場沒有屋頂,使得球賽飽受天候因素影響,球員必須面對不可預期的延賽,甚至必須在惡劣氣候下出賽,也讓花了動輒台幣3、4萬元門票的觀眾日曬雨淋,還常常無法順利看完全場。

過去十年ATP網球一直被費德勒、納達爾、喬科維奇big3所壟斷,他們創造了令許多球迷仍津津樂道的經典球賽。不過,由於ATP網球排名對於種子球員的賽事以及優渥獎金的保障,也阻礙了年輕選手出頭天的機會,使得目前男單前十排名中,有6位屬於85~90年代的高齡選手,Big3仍穩居前三雄。以年輕好手汀恩為例,今年25歲的他才在年初剛拿下印第安泉第一座1000分賽事冠軍,後生可畏的茲維列夫、西西帕斯這次連四強都擠不進去,除了技不如人之外,還有整個網球壟斷性的環境使然。

納達爾生涯第12座火槍手盃到手,為史上第一。 (美聯社)
納達爾生涯第12座火槍手盃到手,為史上第一。 (美聯社)

相較於進入八強的種子,是從128強開始打,連7場勝利勝出;但對會外賽的非種子球員而言,必須先打3場資格賽才能進入128強,也就是必須連續10場勝利,才能贏得桂冠,納達爾19歲第一次打法網奪冠的奇蹟越來越難出現。網球本來就是一種貴族運動,除了天賦之外,需要好的教練以及專業團隊,網球大滿貫的獎金雖然越來越豐厚,但幾乎是贏者全拿,形成越來越龐大的專業團隊來協助作戰。

此次冠軍獎金是首輪出局的50倍,即使是主辦單位已經宣示要縮小球員之間的差距,世界排名50的烏克蘭選手斯塔霍夫斯基提到繳納所得税之後,再支付教練以及訓練團隊的薪資,以及比賽期間住宿機票等費用,已陷於入不出敷出的破產邊緣,更不用提今年一月西班牙有28位職業選手涉入打假球案件。相較於其他職業運動,如NBA有最低薪資的保障,網球是收入懸殊的行業,其他百名之外的選手更是自掏腰包陪公子練球,不佳的環境阻礙了許多有潛力的年輕好手轉向其他運動發展,如名將葛拉芙與阿格西之子即轉投棒球。

高等教育陷入階級固化的困境

臺灣的高等教育如同法網一樣,也陷入階級固化的困境。遊戲規則看似人人平等,但是入場取得專業學習時間長、投資人力成本高,但是取得學位之後找不到合適工作,即使勉強有個兼任或專案工作,最終也不見得能夠回本。106學年度臺灣的大學兼任教師人數已達42,579人,已占學校總教師數近五成,也就是有一半的大學老師是兼任,只能靠一小時735元的鐘點費維生,換算成專任教學時數10學分,他們每個月收入僅有29,400元。

20170927-出席者手持五株種子盆栽,針對專任助理教授、專案教師、博士後、兼任教師、研究助理五種最需要照料的群體,提出五項具體訴求,要求政府把缺做足、合理化教研工作量、保障勞動權益。(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提供)
高教工會提出五項訴求,要求政府把缺做足、合理化教研工作量、保障勞動權益。(資料照,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提供)

教育部於95年訂定「教育部補助人文社會科學相關領域專案計畫教學人員作業原則」,容許各公私立大學校院以專案計畫晉用編制外教學人員,不但帶頭推動專案教師制度,惡化教師的勞動條件,且至今遲遲無法合理控管招生員額以回應高教人才過剩問題,是整個高等教育環境惡化的根源。恐性循環的結果是全臺博士班招不到人,有潛力的年輕人不願意再投入學術工作,形成臺灣的學術斷層。

科技部自108年度起每月補助300名博士生4萬獎學金,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最終的就業市場才是決定投入學術職涯的因素;另外,積極推動中的哥倫布計畫及愛因斯坦培植計畫,限定年齡為38或35歲以下、已取得專任或專案資格的研究人員,無疑是對已進入學術界的少數年輕學者錦上添花,忽略了大多數被排除於學術圈之外的優秀人才。

勞動市場的競爭原本天經地義,但是年輕世代的學者在就業市場上卻面對先進場的資深世代教育以及研究資源壟斷的困境。當前臺灣高教普遍流行的專案教師制度,給予年輕學者更多教學任務,以減輕資深學者的教學負擔,不穩定的職涯,讓已屆而立之年的年輕世代面臨剝削與不公平待遇,甚至難以成家立業;國家研究資源過度集中,造就少數學閥壟斷研究資源,創造學術生產線來壓榨博士後的勞動力,也將研究壓力轉移到年輕助理承擔,一而再地引爆令臺灣社會難堪的國際學術醜聞。

ATP原本想要透過豐厚的獎金來吸引年輕好手投入網壇,但是在缺乏基本勞動保障下,反而阻礙了更多具潛力新秀進入的意願。如同已經取得種子資格的網球選手一樣,,臺灣的高等教育已形成先佔階級壟斷資源的結構,讓有潛力的年輕學術世代難以實踐職涯的承諾。

當未來網壇不再有費德勒、納達爾以及喬科維奇,還有多少人會買票進場看球?當未來臺灣社會不再有人想要深造,國家還有多少競爭力?

*作者為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