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現場直擊:資本逃離中國瘋湧而入,越南成為中美衝突最大贏家

2019-06-12 14:50

? 人氣

中美貿易戰效應,資本逃離中國瘋湧入越南。

中美貿易戰效應,資本逃離中國瘋湧入越南。

六月六日,距離越南胡志明市約一小時車程的平陽省寶鵬工業區內,有一場動工儀式,自行車座墊大廠鋒明集團董事長蔡文瑞、前駐越南代表黃志鵬、前亞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總會長李天柒與前越南同奈省台商會會長張耀仁等人齊聚,一起祝賀全球前三大遊戲耳機製造商安普新要在此處建廠。

成立二十年的安普新,研發總部設在台北南港,在中國昆山與東莞都設有工廠。去年決定落腳越南,初期投資一二○○萬美元,至二○二○年整體投資會達五千萬美元。這裡將是安普新最大的生產製造基地,也是平陽省內最大的電子廠投資案。

出走中國,電子廠最為明顯

安普新越南廠所在的工業園區,是由擔任過越南平陽省台灣商會會長的蔡文瑞,與平陽省國營集團Becamex所合作開發的一座台商園區。平陽是台商聚集最多的工業區,過去多為傳統產業居多,受到中美貿易戰的影響,開始有電子廠積極前來設廠。

不只是南越,台商也積極往北越布建。今年四月十一日,越南副總理鄭廷勇接見台灣仁寶集團副董事長暨策略長陳瑞聰。做為筆記型電腦代工一哥,仁寶以此大動作宣示要在越南擴大投資的決心,這當然也與中美貿易戰有關。

仁寶早在○七年就已經到北越永福省投資設廠,當時拿下三百公頃的土地,卻開發不到十四公頃,被越南政府回收兩百公頃,廠房也開開停停,一直未持續量產。如今,舊廠停滯十年後,仁寶於今年初重啟生產線,並將持續擴廠。陳瑞聰承諾鄭廷勇,仁寶將從一九年五億美元的出口額,逐步提升至每年貢獻越南出口額十五億至二十億美元(約六百億元新台幣)的目標。仁寶的大手筆受到越南政府高度重視。

台商新日木業因中美貿易戰,將中國生產線移轉到越南平陽省。(黃琴雅攝)
台商新日木業因中美貿易戰,將中國生產線移轉到越南平陽省。(黃琴雅攝)

中美貿易戰從去年開打以來,許多在中國設廠的廠商,不論中資或外資,已經爭相逃離中國,到東南亞各地尋找廠房。

越南成為東協最受歡迎的國家。根據越南政府所公布的統計資料,越南今年前五個月外人直接投資(FDI)達一六七.四億美元,比去年同期成長六九%,創下三年來同期新高紀錄。而在一三六三件新投資案中,有七成是製造業。

一八年全年,越南FDI總金額為三五四億美元,已是連續六年新高,今年前五個月FDI就已經達去年總金額的五成,今年外資湧入越南的狀況是前所未見的瘋狂。

越南會成為中美貿易戰的最大贏家,要拜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之賜。今年二月,川普與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川金二會」不選新加坡,而是選在越南的首都河內舉辦,給足了越南政府面子。美國也藉此暗示北韓要學學同是共產主義的越南,向國際社會開放。

中資今年瘋狂湧入越南

不僅如此,在美國的協助下,越南於今年六月初成為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美國正鼓勵全球製造業移出中國,到越南及東南亞各國。其中,川普對有「反中」色彩的越南極度拉攏。

有趣的是,今年以來最積極投資越南的外資不再是南韓或日本了,而是中國。根據越南資料統計,香港躍升前五個月外資最大來源國,投資金額約五十.八億美元,占三○.四%,其次是南韓(二十六億美元)、新加坡(二十.九億美元),至於台灣已被擠出五名之外。

越南外商直接投資年年創新高
越南外商直接投資年年創新高

其中,香港的投資大都來自中國大陸的資金,若香港再加計中國部分,第一季就占越南外資的四成。中國廠方積極地湧進越南,態勢已經相當明顯,這對與中國在歷史上有芥蒂,又曾經在一四年發生排華暴動的越南來說,是一件頗為矛盾的事。

然而,資本沒有國籍,越南近五年來積極拚經濟,向全世界開放,到處與世界各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是東協最積極的國家。今年一月,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也已生效,加上與歐盟的貿易協定也即將簽訂,越南FTA覆蓋率高達八成以上,零關稅的號召力,吸引了上萬家外資廠商投入。

除了關稅紅利外,越南還有人口紅利。越南三十五歲以下的人口高達七五%,勞工相對年輕。

北越成為這波投資最強勁的地區

此外,還有薪資紅利。越南的薪資每年都以一○%左右在調漲,以一級城市為例,一九年最低工資為一七九美元(約五四○○元新台幣),比中國與泰國都低,是勞力密集產業的最愛。

特別是中美貿易戰戰火中心的中國。台灣中租控股旗下的仲利國際租賃總經理陳坤明,以他在中國蹲點十多年的觀察指出,中國廠商往越南遷移的過程有三波,都跟貿易壁壘有關:第一波是○九年時,美國對中國進行反傾銷與反補貼的「雙反」政策;第二波是一七年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TPP),試圖圍堵中國;第三次,就是此次的中美貿易大戰,也是三次中最大、最劇烈的一次。

越南仲利國際總經理吳吉昌觀察,此次移入的產業面貌正在改變,從過去鞋類、紡織、自行車等傳統產業,逐漸轉到電子業。

從越南外資布局可以看出,此波外資鎖定投資設廠的區域主要是電子業重鎮北越河內,有高達近三成資金都投在河內,比經濟大城南越的胡志明市與平陽省還高,這是歷年來少見的情況。「此次,北越比南越夯!」 外貿協會駐胡志明市辦事處主任鄭凱仁說。

「中國電子廠轉廠到北越的居多。」越南河內台灣商會會長盧智生觀察,越南首都河內位在中國邊界,離中國廣東與廣西最近,廣東工業大城東莞、深圳到北越河內車程僅需五、六小時,使得北越成為這波投資最強勁的地區。

北越如今已是越南電子業的主要聚落。在越南十七年,曾任職越南慶豐銀行與第一銀行的盧智生說,○七年越南剛剛加入世貿(WTO)不久,鴻海就來到北越北江與北寧拿下四百公頃土地,要建立另一個組裝代工大廠區,因為這裡距離鴻海旗下富士康深圳龍華廠不遠,零組件可以快速運輸到此地。

然而,鴻海因受到○八年金融風暴衝擊,及中國政府希望鴻海加大對中國內陸投資,因而暫停擴增越南新廠的計畫,把原本圈來的土地整理出售,僅保留三座小廠,約三萬名員工。

但隨著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今年五月中,美國對中國兩千億美元商品課徵二五%關稅,科技業的資通訊產業全部被包含進去,使得台商被迫加速移出中國。

傳統產業集中在南越設廠

美國蘋果公司(Apple)已要求iPhone手機代工廠要逐步離開中國,迫使iPhone最大代工廠鴻海必須另覓生產基地。據瞭解,鴻海近來已在北越覓地,要擴大越南廠房;加上仁寶已經重啟北越永福廠,未來這兩家一線電子大廠的周邊協力廠商都將會陸續遷來北越,一波電子業的大遷徙已經展開。

台灣電子廠雖然較早來到北越,但南韓布局卻最積極。南韓三星從○八年落地北越北寧省,已建構完整的手機供應鏈。三星九成的智慧型手機都由越南廠出貨,這使得三星不僅是北越最大電子廠,還是越南最大外資投資商。光三星一家公司,每年貢獻越南出口總額達兩成,越南的經濟成長已經不能沒有三星。

日商電子廠也早已在北越卡位,像是佳能(Canon)、松下(Panasonic)都已在北越投產。近一年來,越南投資的日本廠商也從大企業轉為中小企業,前進越南相當積極。中國的廠商也已陸續在北越設廠,例如連接器大廠立訊、耳機製造商歌爾聲學、電池大廠德賽等,都在北寧與北江工業區已有產線。

「大家都火燒屁股了,才趕著來設廠!」盧智生說,去年中美貿易大戰開打後,九月有一波廠商前來北越找地設廠的熱潮,每天客人接不完。不過,當時觀望的居多,大都認為中美衝突有轉圜餘地,且第一波所課的一○%關稅,一般廠商都認為可以接受;至十二月時,中美雙方開始和談,想投廠的業者就暫停腳步。直到今年五月後,美國要向中國進口商品課二五%關稅,許多中資與台資湧入越南,急著要來找廠房、趕訂單時效。

越南一級城市最低工資僅179美元
越南一級城市最低工資僅179美元

電子業往北越跑,傳統產業則往南越走。南越的平陽省與同奈省最能感受中美貿易戰後的轉單效應,從事家具製造的新日木業董事長霍沛權就是受益者。

三年前,新日木整地擴廠完成,正好迎接近一年中美貿易戰轉單效益,營收從過去每年成長四、五成,去年至今成長超過七、八成,年營收已達一億美元,是越南第二十大家具廠。越南還受惠於中美貿易大戰,從過去全球第五大家具生產國,如今已經進階到第三大生產國,而原本全球第三大的中國,則掉在六名之外了。

也因為中美貿易戰,中國家具製造廠大量湧進越南,規畫完整的平陽省,是傳產最佳落腳處,中商在平陽省到處搶地、搶人,低價競爭。其中絕大多數業者不買地,而是直接高價租廠房,將在中國的生產線直接移到越南,打亂市場行情。

事實上,轉單效益或是中資大量來越南設廠,不僅發生在家具業,也在各個產業與工業區蔓延,連台塑在越南河靜鋼鐵廠也接單暢旺。

繼中小企業後大企業也紛紛遷徙

至於此波貿易戰最受衝擊的電子業,若要出走則是大工程。「電子業確實有積極在越南找生產基地,但資通訊產業遷徙是跟著供應鏈走,不可能單靠一家廠商,建置需要一、二年左右。」吳吉昌對電子廠的觀察。

可以確定的是,在中美大戰的助攻下,越南已成為全球關注的明日之星,台商前進越南的廠商也從過去的中小企業晉升大企業,例如遠東新、台橡、仁寶、鴻海等。全球從中國移出的大遷徙潮,已在越南熱鬧地開展中。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琴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