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澎孝觀點:冷戰「傭兵」?統戰「人球」?黑貓英雄張立義

2019-06-17 05:50

? 人氣

2018年3 月,空軍政戰主任(右)拜訪張立義(空軍司令部臉書專頁)

2018年3 月,空軍政戰主任(右)拜訪張立義(空軍司令部臉書專頁)

「黑貓」老英雄張立義,六月十二日走完了他傳奇、又命運多舛的一生。卻也勾起了我塵封在心中三十幾年的一段往事。那就是1982年,我在「劉少康辦公室」承辦「葉常棣、張立義申請返台案」的事實真相。

「八一七公報」一周後「起死回生」的良人

話說1982年8月25日,《人民日報》公佈在大陸被擊落了一二十年的U-2飛行員張立義與葉常棣,仍然健在的消息,並宣稱批准他們回台灣「探親」的請求。這固然讓張立義的妻子驚喜莫名,但另一方面卻讓正為一個星期前,美中公佈的「八一七公報」而犯愁的經國先生,再度陷入了親情與統戰,拒納兩難的困境。

一般認為,全名是「中美就解決美國向台出售武器問題的公告」的「八一七公報」,是美中建交三公報中,對台灣傷害最大的一個。尤其,雷根總統一向與我們十分友好,居然會同意中共的要求,而承諾逐年遞減對台軍售,實不啻是宣告了台灣「死緩」。

美中關係的變化,讓經國先生極為憂心,也讓政府有關部門對國家安全,增加了更多的疑慮不安。中共卻在這個時間點上,釋放出當年美台合作,對大陸敏感地區實施高空偵照,而被擊落的兩名U-2機飛行員回台灣;其政治著眼與統戰目的,實已昭然若揭。

呼應「上海公報」中國全面釋俘!

這就像當年美中「上海公報」簽署不久後,為呼應美國重申它對「由中國人自己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關心,並承諾:隨著地區「緊張局勢的緩和」,而將逐步減少在台美軍設施和武裝力量。中共在1975年3月與9月,先後特赦了全部在押「戰犯」293人,以及在押「美蔣特務」共95名,武裝「特務船船員」49名。12月中旬,又宣佈一律釋放了原國民黨「縣團級以上的黨政軍人員」。換言之,一口氣把國共內戰期間俘虜的戰犯和關押的黨政軍人員,以及冷戰期間被俘虜的海上、陸上、空中滲透的游擊隊或特務人員都做了一次「總清倉」。

當然,最令我們難以處理的,就是中共呼應尼克森總統,「以談判代替對抗」的口號,一再透過各種管道,釋放出:「只要國民黨坐下來,什麼都可以談」的「和談」訊息。另一方面,還批准十名關押「改造」了二十五年的「戰犯」,申請到台灣來。當時我們考慮到在大陸類似這十名「戰犯」,而有同樣情況的前國民黨軍政人員不知凡幾;此例一開,後患無窮。因此,最後全都未予同意他們的入台申請。以致於造成他們在香港等待處理期間,原國民黨六十八軍政工處上校處長張鐵石憂憤自殺的悲劇。

2018年3 間,空軍政戰主任(右)拜訪張立義(空軍司令部臉書專頁)
2018年3 月,空軍政戰主任(右)拜訪張立義(空軍司令部臉書專頁)

事實上,當初空軍在1962年成立「黑貓中隊」,借用空軍35中隊的番號,以氣象偵查研究所為掩護,駕駛美方提供的U2偵察機,深入大陸敵區進行偵查任務,最初是為了解中共核武發展以及軍事部署。在與美國洽商合作的過程,可說完全是經國先生與美國中情局副局長克萊恩兩人私下完成的。其他人知道詳情的少之又少。

經國先生非常重視和美國的這項合作,因為蔣介石總統也非常關心中共的核武發展。由於,U-2偵查機不易操控,光在訓練階段就出過幾次死亡事故。當然,更不用說飛到大陸去執行偵照任務了。因此,為了鼓舞士氣,經國先生常藉舞會或宴會,培養與U-2飛行員的感情,可以說他認識每一位U-2飛行員。當然也包括張立義和葉常棣在內。

經國先生晚年因為糖尿病的關係,身體狀況一直不太穩定,再加上美台關係的變化,以及台灣島內反對勢力的衝擊,心情非常鬱悶,而變的比較寡言深沉。唯有自贛南時期就一直追隨他的王昇將軍,比較能夠揣摩他的心意。因此,這件棘手事情的處理,自然就落在王上將的肩上。

王昇「劉少康辦公室」介入處理

當年,王上將奉經國先生指示,成立了一個化名為「劉少康辦公室」的「反統戰」最高決策機構;那個沒有法源依據的「黑機關」,當初是為了因應中共「新時期統一戰線」,特別是美中建交後,中共一系列和平統戰攻勢下,所成立的一個跨部會的「任務編組」。但是,由於王上將身兼數職,分身乏術,因此「劉少康」的日常工作,就交由他一位亦師亦友的智囊李廉先生來擔任執行長。

李廉先生是一位經歷過「西安事變」的老「軍統」幹家,不但嫻熟於大陸「匪情」,更擅長所謂的「對匪鬥爭」。長期以來,李廉先生一直都負責主持國防部每週「心戰主題會議」,直接指導「心戰處」的心戰工作方向。

另一方面,李廉先生文筆又好又快,中國時報的余紀忠先生常請他寫社論,他自己也在「劉少康辦公室」成立了一個打筆仗的寫作班子,並請當時資深媒體人聞見思先生為組長。

民國七十年,我從王上將創辦的「心廬」研究所畢業,分發到國防部擔任上尉心戰參謀不久後,就受知於李先生,並兼任起「劉少康」寫作組的主筆,辦理一些專案工作,以及李先生的私人秘書工作。

張立義與葉常棣是在民國七十一年的十一月十日抵達香港的。但是,早在八月底的時候,李廉先生就交代我先做一個研究案,並在王上將的指示下,去空軍總部幾經周折後,才調出了這兩位黑貓中隊飛官的人事檔。至於他們出任務與失事的詳細資料,空軍總部不知道是顧忌到美台情報合作的機密,或者是根本就沒有任何書面資料留在空總,因而始終未能提供。

20151022-台灣黑貓中隊英雄觀賞電影間諜橋.張立義.(陳明仁攝)
台灣黑貓中隊英雄張立義.(資料照,陳明仁攝)

冷戰時代的美國「雇傭兵」

事實上,張立義與葉常棣案之所以複雜,就在於他們不是單純的國軍被俘人員的接返問題;當初他們所執行的任務,包括所駕駛的U-2偵察機,以及所拍攝的空照圖,都是屬於美國政府的財產。

每趟任務結束返航後,美方工作人員直接從停機坪把飛行員接去「歸詢」,飛機的檢查維修也都是由美方派出的工作組負責處理。甚至於連空照圖的判讀,都是立即專機送回美國,我們連過目的機會都沒有。

因此,與其說他們是中華民國的空軍飛行員,還不如說,當時他們等於是冷戰時代,美國CIA特約雇用的「傭兵」。

事實上,他們當初都有和美方簽訂類似於「合同」的契約。而這種情形不只在「黑貓中隊」,越戰期間,我們空軍運輸機駕駛,也常接受化名為「西方公司」的美國中情局的委託,活躍在中南半島的夜空上。

後來,在阿拉伯半島,我們更出借戰鬥機,甚至於直接接受軍事任務的派遣。因此,當時我們認為,張立義與葉常棣的安置,應該由台美雙方共同協調處理,才是比較合情合理,而又最有利於他們爭取補償的安排。

確立了基本的處理原則後,「劉少康辦公室」邀請了空軍總部、國安局、國民黨大陸工作會、海外工作會和大陸災胞救濟總會共同就我所草擬的研究案,兩度會商後才定案。後來各有關單位還合組了一個工作小組,協調他們的家屬進行了相關的安排,絕無所謂「相應不理」或置之不顧的情況。

1975年中共最後一批釋放的戰犯。(作者提供)
1975年中共最後一批釋放的戰犯。(作者提供)

美國內部爭議,安置拖延半年

剛開始,美國方面,國務院為了顧及剛起步的美中關係,不願意介入此事。幸虧當年在台灣負責黑貓中隊的CIA幹員,已經高升為局本部的高幹。他力爭:根據當初的合同,張立義和葉常棣都是美方的「僱員」,他們當初飛的飛機和領的薪水都是美國給的。應該把他們視為「自己人」,接回美國安置。由於有這段鮮為人知的爭議,所以才讓他們在香港滯留了將近半年之久。

後來,CIA.的人出面,按照他們傳統的「行規」,幫他們辦好旅行文件,避過中共的監控,直接陪同他們坐上泛美客機,等到飛機起飛了才離去。

他們抵達美國後,美方也按「規矩」幫他們辦好各種身份證件,並補償他們每人二十幾萬美金,連同我方補助的總共約有三十萬美元;以當年匯率折合新台幣約一千二百萬。按照美方的安排,這筆錢存放在指定的銀行,一年滋息就有3萬3千美元左右。足夠他們在美國生活無虞。而這一切安排,我只能說絕非偶然,更不是美國單方面的善意。

只不過,事後不久,「劉少康辦公室」奉命解散,人員歸建。接踵而至的「江南案」,再加上對「黑貓」中隊任務最清楚的 經國先生,身體日益衰老乃至於逝世。而李登輝繼任後,國民黨內暗潮洶湧,最後主流、非主流鬥爭檯面化;人人自顧不暇,就沒有人接續處理他們回台的事宜。若不是新聞媒體發掘出他們的故事,恐怕張立義與葉常棣就此被遺忘在美國終老了!

歲月如梭,很多當年處理張立義、葉常棣專案的主事者都已走入歷史,如今,連張立義老英雄也撒手西歸了!我覺得也該到了公開全部處理經過的內幕,以還給政府和王昇將軍一個公道。

只是萬萬沒想到美中關係急遽惡化,新的冷戰時代,似乎又將來臨。這讓我們在悼念張先生,緬懷他崎嶇不凡的人生之際,實亦不免有:「不堪回首話當年,但願冷戰勿重演」的感慨與祈望!希望台灣的空軍健兒,永遠不要再當美國的「冷戰傭兵」,成為美中爭霸的過河卒子⋯⋯。

*作者為前國大代表,印度風關係企業創辦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