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專訪》「創作是完全的自由與任性」 一探Leo王偏執又柔軟的呻吟抒情

2019-06-16 09:00

? 人氣

歌手Leo王本名王之佑,從樂團主唱到饒舌歌手,今年更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最佳國語專輯2項大獎。(盧逸峰攝)

歌手Leo王本名王之佑,從樂團主唱到饒舌歌手,今年更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最佳國語專輯2項大獎。(盧逸峰攝)

表演的Leo王,跟日常的Leo王像是兩個人,舞台上的他很尬、很「kiang」(不正經、神經兮兮之意),每一首曲子都像踩下油門催到底,走下舞台的他,反倒沉靜得像桌上的水,縮在小小杯子裡,只對他留心的事物泛起漣漪。

以前是樂團主唱,現在是饒舌歌手,他講話字字切得很開,聲調分明又直白,很少加什麼浮誇的形容或語助詞,在歌手重視包裝的時代,他純淨的像白開水。

20190605-金曲專訪,歌手Leo王。(盧逸峰攝)
相較於舞台上的激烈,私底下的歌手Leo王沉靜得像桌上的水。(盧逸峰攝)

他也有激昂的時候,「我想到剛開始玩饒舌的時候給朋友聽,他們會說很像中國式饒舌,就是把字都擠在前面句子,說這不像黑人。」

這句話本身,就印證了朋友的觀點,當真的打中話題時,Leo總會快速又連環地在句子前半段塞滿字,後半段則把語調拉得寬鬆,在關鍵字上加強力道,彷彿這種節奏感已經成為他的本能。

車禍、養貓、媽媽碎碎唸 記憶在節拍裡變化萬千

在這段有一點青黃不接的時期/光溜溜的身體還沒有一點刺青/睜大了眼睛 用力的想把世界看清/卻發現自己 社會化了23歲 卻還是沒有辦法適應這社會

——Leo王〈羊肉〉

Leo王本名王之佑,來自高雄的孩子生於1993年,高中就開始玩音樂,正式踏入這個圈子,是以樂團「巨大的轟鳴」主唱之姿登場,而後逐漸轉型成饒舌歌手,如今2、3年過去,不但風靡年輕族群,新專輯《無病呻吟有情抒情》也獲金曲獎肯定,入圍最佳國語男歌手、最佳國語專輯2項大獎。

他的歌多以第一人稱出發,唱的是人生中的某段遭遇,可能很久遠,可能很接近,一段記憶在腦裡打轉,湊著節拍就形成好幾種樣貌,樂團時期的〈靠腰毛里森〉跟新歌〈嘿 Morrison〉都在懷念寵物貓,早期饒舌作品〈你為什麼要闖紅燈〉,則把車禍鳥事變成創作。

新專輯叫《無病呻吟有情抒情》,集合抱怨的呻吟與感性的抒情,裡頭無病又有情的角色,是Leo的母親,〈神經兮兮〉一曲唱被注目、被人管的緊繃,Leo特別跑回高雄,找媽媽錄了副歌人聲:「佑佑不乖/要乖/不要亂花錢」,再自己唱出母子其實同樣緊繃,而〈快樂的甘蔗人〉則深情喊話,除了感念養育之恩,也叫媽媽一起放鬆。

20190615-〈靠腰毛里森〉。(擷取自巨大的轟鳴MV)
歌手Leo王在樂團「巨大的轟鳴」主唱時期,曾推出歌曲〈靠腰毛里森〉,來懷念寵物貓。(擷取自巨大的轟鳴—〈靠腰毛里森〉MV)

考上台大是戰術 戰略是想要自由

「我比較是自己想要怎麼做就會想要怎麼做,在創作上也是這樣,一部分創作好玩的原因,就是我想要怎麼寫,是我完全的自由,可以很任性。」字句都說得分明,尤其講到自由與任性時,Leo特別加強力道。

他的生活從小,就與這個世界不在同一頻率。Leo小學開始就坐不住,「以前上課的時候,老師講話我會一直飄掉、無聊。」教室裡的世界太無聊,更找不到解答,「我很喜歡問老師問題,我不太喜歡在那邊想、含冤而終,喜歡打破沙鍋問到底,但不是每個老師都能接受。」

教室裡不開心也罷,但Leo患有血友病,從小不能受傷,要戴著護膝上學,然而滿溢的能量畢竟需要轉移,他曾經很瘋打籃球,有一回跌倒手斷了,掛著石膏,還是獨臂打了半年,「獨臂天鉤!」說著Leo伸手比劃,笑得很燦爛,說但後來腳也扭到,才放棄籃球,開始玩音樂。

20190605-金曲專訪,歌手Leo王。(盧逸峰攝)
「以前上課的時候,老師講話我會一直飄掉、無聊。」歌手Leo王說。(盧逸峰攝)

國三升高中那時,他開始出入高雄的獨立樂團聚集地,ATT、JOIN-Us等live house,當時帶領他的大哥哥,是現在樂團麋先生的吉他手林子安,跟主唱吳聖皓,回到學校內,還有學長姊團大象體操,而在高三學測結束後,他與朋友組了巨大的轟鳴,開始在音樂圈嶄露頭角。

考上台大是戰術行動,大戰略是他想要自由,擺脫出門練團、表演還要跟家裡再三交待的生活,也想到到台北看更多表演,就像在〈長大十八歲〉裡唱的:「孩子恭喜你長大十八歲/想要靠音樂吃飯 你可能得搬來台北/孩子恭喜你長大十八歲/搬來台北的藉口 就說是要念大學」,學校考得好一點,才有理由離家百里。

北漂的頭幾年,Leo跟所有18歲少年一樣揮霍自由,拎著啤酒騎腳踏車到處遊蕩、在live house打工,「基本上就是盡量顛三倒四啦,不想要規律啦,被憋很久,想要自由。」

那是他逐漸脫離管教的時候,大一時甚至拿打工的錢,跑去中國雲南1個月,「遊蕩啊,想說能不能遊蕩的更遠,在藏人、彞族人之間走來走去。」那次媽媽當然反對,結果Leo早就從家裡拿好護照,往山水間壯遊去了。

苦中作樂「哭爸哭母」 唱出青年的鬱悶與絕望

遊蕩的大學生涯以休學告終,Leo接著不顧家人反對,全力投入做音樂工作;那幾年巨大的轟鳴真的引起共鳴,在第6屆金音獎拿下佳現場演出獎,也遠赴紐約、日本、星馬等地演出,合作的MV導演郭佩萱形容,他們的歌是「哭爸哭母」,用苦中作樂的方式,呈現北上生活的遊子境遇,樂團甜梅號的吉他手蘇啟文則說,像〈登鸛雀樓〉和〈一分耕耘沒有一分收穫〉2首歌,充滿悲觀逃避主義,也反映好幾年來,台灣社會的鬱悶和絕望,已經籠罩在年輕人的周圍。

巨大的轟鳴運作了幾年,闖出口碑與名聲,2014年製作專輯時,他們遇上樂團Green!Eyes的主唱老王,老王是獨立音樂圈有名的製作人,曾為皇后皮箱等樂團打造專輯,嚴謹的態度,常讓遇上的樂團要嘛崩潰,要嘛蛻變,Leo是蛻變的那個,「他教我音樂上的事,包括拍子律動,讓我比較科學來看待唱歌、拍子,然後我才在家自己研究、自己錄、給朋友聽。」

從專輯《老子有的是時間》起,Leo的風格已開始轉變,再磨過1年後,他正式挑戰饒舌,陸續推出《羊肉》、《藝術家脾氣》2張專輯,其中同名歌曲〈藝術家脾氣〉與爵士女伶9m88合作,慵懶閒散唱出已貌合神離的戀情,讓他正式竄紅到大眾眼前。

音樂路上的下一個亮點,是組成饒舌團體「夜貓組」,饒舌廠牌「顏社」的主理人迪拉胖(本名張逸聖)談到,之前本來就有人跟他推薦過Leo,直到金音獎頒獎時,才有機會看到巨大的轟鳴現場演出,發現真的很酷。

20190605-金曲專訪,顏社創辦者迪拉胖。(盧逸峰攝)
饒舌廠牌「顏社」的主理人迪拉胖(本名張逸聖)(右)從巨大的轟鳴現場演出看見和歌手Leo王(左)的合作可能性。(盧逸峰攝)

於是迪拉開始覺得可以合作,「但對什麼是饒舌,我有自己的一套邏輯,一開始還是覺得他是比較樂團、搖滾的東西,所以才想先弄夜貓組,既然還沒那麼成熟,不如先弄個團試試看。」

迪拉胖與顏社,從2005年成軍以來,陸續推出過蛋堡、葛仲珊等饒舌明星,眼光與製作策略在饒舌圈裡首屈一指,這回遇上Leo,他找來同樣年輕的饒舌歌手春艷(本名余承恩),兩人一湊,加上風靡少女的音樂鬼才李英宏擔任製作人,最旁門左道的團體於焉誕生。

連炫耀也有病 夜貓組「魯」到走路有風

我喜歡自嗨 和偶一起出去/學長妒嫉 女生喜歡我的風趣/我是怪咖 就和大家格格不入/邊緣的同學需要我的幫助/帶你重建自信 不必懷疑/就讓病患塞爆小巨蛋來找我看病

——夜貓組〈我有病〉

夜貓的定位很奇特,兩人的外型一人慵懶、一人銳氣,實際上卻是反過來。迪拉說,春艷比較隨性、輕鬆,容易感嘆或讚美別人,Leo比較強迫症一點,彼此在音樂上應該有互相影響,夜貓的定位其實有點魯(loser,失敗者之意),「他們本來就是魯魯的狀態,這種東西本來也就是一種反諷。」

來自美國街頭的嘻哈音樂,在獨特的時空背景下,歌詞常見錢與女人,把幫派的炫耀與叫囂,轉化成原始音樂能量,來到台灣後,唱「大屌歌」(註)也蔚為風潮,但夜貓就連唱大屌歌都劍走偏鋒,彷彿有種打腫臉充胖子的憨傻與苦情,又怪又魯的路數卻大受歡迎,2年來跑遍各大演出場合,大港開唱、覺醒音樂祭都有他們身影。

註:大屌歌,即是以誇耀自己為主題的饒舌歌曲,包含炫耀歌唱技巧、兄弟情誼、異性魅力、財富地位等等,是饒舌歌手常用來作為自我介紹、給觀眾留下印象的方式。

20190615-饒舌團體「夜貓組」是顏社旗下饒舌演唱組合,成立於2016年,成員包含LEO王(左)和春艷(右)。(取自夜貓組 Yeemao網站)
「夜貓組」是顏社旗下饒舌演唱組合,成立於2016年,成員為LEO王(左)和春艷(右)。(取自夜貓組 Yeemao臉書專頁)

迪拉認為,全台灣大部分饒舌歌手,可能有一半都還在貧窮線以下,大部分人的生活,可能就在台北租一個套房,出門時把最好的東西穿在身上,然後去最貴的夜店,想辦法靠關係讓人帶他進場、不花錢喝酒,接著拍照上傳社群軟體,營造出很酷的生活樣貌。

「但真實就是這樣嗎?其實他們唱魯,但其他生活水準更差的饒舌歌手,可能也是⋯⋯用借來的車在拍MV。」迪拉說著,同時補上一句:「不過我想那也是一種擬戲劇啦,(音樂)好聽的話也都是屌啦,沒有好或壞,也是蠻有趣 。」

兩人魯到走路有風,好像唱出厭世代的某種心聲。對此迪拉表示,大家喜不喜歡,也是蠻運氣的事,「是不是貼近這個世代?因為他們就是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所以一定跟他們很像。」 但他也認為,這個世代的年輕人,很多也會去看土豪直播,有些人覺得魯一點也不有趣,發大財最讚等等,不會把魯放在嘴巴上。

20190605-金曲專訪,顏社創辦者迪拉胖。(盧逸峰攝)
談及旗下饒舌演唱組合「夜貓組」,顏社創辦者迪拉胖表示,夜貓的定位其實有點魯(loser,失敗者之意)。(盧逸峰攝)

就是那張床,媽媽那張讓人受不了的床

oh 媽媽 不要問我為啥米/為啥米 我跟妳這麼不像/咱不是同款這樣神經兮兮/齁 這樣有像啦 有啦 有像啦

——Leo王〈神經兮兮〉

話題不在Leo身上時,他的注意力真的會飄。他玩旁邊的鍵盤、立起桌上的名片,隨時都要找個什麼,才能安放思緒。從籃球到音樂,現在他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注意力都拴在電腦前,當中有種土法煉鋼的意志,「我比較命運的感覺,就是覺得這首歌假設需要20個小時才能寫出來,我就跟你拚,密集一點,才不會現在停車、上廁所、再上車,很花時間。」

這是屬於他的神經兮兮,藝術家有藝術家的脾氣與焦慮,要持續運轉腦袋、思索下一步,「在我的想法中好的Artist要能一直演化,所以我會擔心自己是不是停滯,本來就是這樣,創作不是有人告訴你下一步怎麼走,是你持續要有產出或有想法才可以一直繼續。」

20190605-金曲專訪,歌手Leo王。(盧逸峰攝)
為了拴住注意力,歌手Leo王有種土法煉鋼的意志,「覺得這首歌假設需要20個小時才能寫出來,我就跟你拚X了」。(盧逸峰攝)

對音樂偏執的男孩,遇上對生活緊張的母親,衝突又緊密的關係已經持續了25年,打從會寫歌開始,家庭、離家、爭取自由,都是他最常創作的題材,對母親喊話的方法也不斷進化,有無奈呼喊,也有溫情呼告。

抬頭看同一顆月亮 是妳告訴我那叫月亮/妳原本多漂亮 經過了這些年妳還是一樣的很漂亮/Oh媽媽 呀 媽媽 別那麼快白了妳頭髮/來放個一天的假 一起啃一些甘蔗

——Leo王〈快樂的甘蔗人〉

前陣子媽媽來台北,Leo說想買上下舖雙層床,媽媽聽了大怒,又唸上一頓,「她就不想要我花錢,但是我就判斷 ,那個是最適合的,因為我媽原本要搬一個雙人床上來,我覺得不適合,我媽就⋯⋯生氣這樣子,非常生氣,但我還是買了。」

「而且我就很不能理解,最近還在氣,很不能理解說為什麼,意見不一樣的時候,你不能接受就是不一樣啊?」Leo皺起眉頭,連環迸出一大串句子,大概是整趟訪問裡,情緒最激動的時候。

「不一樣就不一樣啊,開心就好,為什麼不是這樣子?為什麼意見不一樣要照你說的,不做我還要背負不聽話的這種勒索?」說著他搖搖頭,喘出一口氣:「唉,受不了。」

20190605-金曲專訪,歌手Leo王。(盧逸峰攝)
當對音樂偏執的男孩,遇上對生活緊張的母親,歌手Leo王在歌曲裡不斷向母親喊話。(盧逸峰攝)

〈神經兮兮〉反讓他放鬆 Leo王笑:媽媽也想唱好

親情常是最複雜的感情,即便討厭也難以切斷,要和好往往又隔著鴻溝。Leo認為,既然已經搬出來,就各過各的生活,但還是會有點期待,媽媽可以放鬆一點,談起回家錄〈神經兮兮〉,他的衝動緩和下來,「我叫他對著那個beat(節拍),然後戴耳機這樣錄,他很擔心,說這樣可以嗎?這樣怎麼會好聽?」說著他眉開眼笑,「他也想要做好。」

最終成果出爐,MV正式上線,媽媽還是搞不大懂兒子在想什麼,邊看邊問這個為什麼這樣、那個是什麼意思,「那時候也是蠻不爽,我說你不要批評啦,先不要批評,他討論的方式就是先嘴一下,但這樣淺移默化的感受還是不是很好。」嘴上是抱怨,但Leo王的表情,卻笑得很靦腆。

「我媽真的不該跟我吵這個床,訪問這麼多還跟我吵這個床。」突然他又哀嘆起起那張床,無奈地搖搖頭,「我還在氣。」說完,Leo無奈地笑了。

預測金曲歌王抽好康!

2019/6/19-6/29,參與風民調第30屆金曲歌王預測抽花月嵐拉麵雙人券(共10名),獎品將寄送至會員登記地址,請於7/3前至會員資訊填寫完成。得獎名單如下:

得獎人 郵遞區號 email
許**   802   ang*******01@hotmail.com
陳**   360   lu***an@yahoo.com.tw
吳**   224   c2*****36@yahoo.com.tw
余**   100   sa*****00@msn.com
韓**   803   su*****03@hotmail.com
黃**   207   ad*****7@hotmail.com
汪**   116   f0*******83@gmail.com
林**   104   ws****02@yahoo.com.tw
謝**   235   ga********22@yahoo.com.tw
張**   404   ch*******s@gmail.com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