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吃開始改變自己:《吃的科學》選摘(1)

2019-07-09 05:10

? 人氣

詆毀脂肪有一個嚴重的副作用:放棄脂肪的人必然得吃別的東西。大部分是很快能被消化的碳水化合物,例如白麵包、馬鈴薯、米飯,或是吃無脂肪,但是摻入大量糖份的工業製品。這些營養成分低、快速被消化的碳水化合物已經慢慢被證實為真正讓人肥胖的食物,而且部分食物遠比大部分的脂肪還不健康。(資料照,華人健康網提供)

詆毀脂肪有一個嚴重的副作用:放棄脂肪的人必然得吃別的東西。大部分是很快能被消化的碳水化合物,例如白麵包、馬鈴薯、米飯,或是吃無脂肪,但是摻入大量糖份的工業製品。這些營養成分低、快速被消化的碳水化合物已經慢慢被證實為真正讓人肥胖的食物,而且部分食物遠比大部分的脂肪還不健康。(資料照,華人健康網提供)

幾年前一個春天的晚上,空氣非常清新,我跟平常一樣去慢跑。還沒跑一公里,突然間我被狠狠擋住,好像全速撞上一道隱形的牆,很突然且很粗暴地讓我停下來。好像一隻鋼製的手緊緊抓住我的心臟,冷不防地壓了它一下。最糟且最可怕的是「它」用強制的力量把我壓倒,讓我屈服。

我微彎著腰,雙手撐在大腿上咳嗽、呼吸。不知道什麼時候我開始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不時膽怯地試著用疾步走,然後再休息。

我不敢慢跑了。

我一生都愛慢跑。從來不是為了健康的緣故,至少從前不是。我也從不注意自己吃什麼。身為柏林《明鏡日報》的科學編輯,我可以連續好幾天都用咖啡和洋芋片維持身體運作。我可以吃巧克力當早餐,然後用一包辣味洋芋片搭配啤酒來結束一天。姪女們來找我的時候,常常不可置信地問:「你真的吃洋芋片當晚餐嗎?」我回答:「有時候啦!」為什麼不行?我可以吃我想吃的東西。很奇怪,我就是吃不胖。

然而從35歲開始,我保持苗條的優勢不見了,身體再也無法不露痕跡地掩藏所有垃圾食物。雖然我一樣幾乎每天去慢跑,小肚腩卻日漸壯大,它變成一個非常頑固的游泳圈。

別人可能以為我在心臟拉警報那個晚上會立刻反省,被身體發出的警鐘嚇醒。事實上我沒有行動。我依然認為自己是不會發胖的運動員,一定是身體搞錯了。

幾個月過去,我還是照老樣子生活。已經習慣了慢跑時偶爾心律不整,也習慣了有時強烈、有時不強烈的發作。我再也不能自由自在地跑,每次跑步時都在焦躁地等候心臟罷工。通常不需要等太久。

沒錯,我當然也想過要去看醫生。有幾次就快要去成了,但是心裡總是在最後一刻抗拒。我不是討厭醫生;如果必須求醫,但也要等到時候到了才去。我的感覺是這樣:我首先要對自己的健康負責,到自己沒辦法了才去找醫生。正因為這樣,我必須做一些事,必須做些改變。

中年轉換跑道,得考慮許多事,對許多人而言也是重大的抉擇。(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我的感覺是這樣:我首先要對自己的健康負責,到自己沒辦法了才去找醫生。正因為這樣,我必須做一些事,必須做些改變。(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身體提早退化迫使我去思考。思考到目前為止我是怎麼生活的,特別是思考那些自己毫不猶豫就塞進身體的食物。每個年華老去的人裡面都還藏著一個曾經年少的自己,訝異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那時剛40歲出頭,才剛有一個兒子,當了父親。心臟過早出現問題是我自找的嗎?如果繼續這樣活著,會得到什麼樣的結果?

我一直覺得有件事很神奇:只要事關自己的弱點,我們都很有本事轉身不看。就算別人把鏡子舉到我們鼻子前面,我們還是可以裝瞎。可是到了某個時刻,

神奇的事會發生,這些事不能全然解釋得通,然後突然間你開竅了!你覺得自己準備好了,終於願意付諸行動。不光是準備而已,你想要改變自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