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軍魂」「武德」新詞語看國軍與民眾心態

2016-07-11 06:20

? 人氣

國軍聯合樂儀隊於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就職慶祝大會現場表演。(顏麟宇攝)

國軍聯合樂儀隊於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就職慶祝大會現場表演。(顏麟宇攝)

中華民國軍繼虐狗事件之後,發生誤射雄三飛彈事件,再度出包,實可謂「出包、出包、再出包」,社會罵聲塵囂直上。「軍魂」、「武德」等鮮少聽聞的「新詞語」因應而起。回顧以往中華民國軍引起社會風波的事件,蔡學良事件、洪仲丘事件、李蒨蓉阿帕契觀光團事件,到一個月內的虐狗、誤射事件。洪仲丘事件象徵的是軍中人權的問題,阿帕契觀光團事件象徵的是特權與人治的問題。虐狗事件和誤射事件,則都是人因管理問題。

從這些聲音,我們看到的是不能忍受、不能接受、一罵就倒、批評不得的中華民國軍,事實上這支軍隊的紀律渙散、管理不佳、腦袋僵固早已不是新聞。甚至日常的操練和戰鬥戰備也無任何關係。蔡英文提出「除草、油漆不會使國軍更好」時,許多人大表贊同,這不禁讓人產生一種荒謬感,這種事許多人早已心知肚明,卻現在才有總統主動提出。以社會學的角度來看,義務役的軍旅生活還不如說這是一種「男人的馴化」,而至今,有人很懷念這種感覺。

有些人認為「把國軍罵倒了誰來保家衛國?」、「媚俗與民粹將國軍解構」,甚至還有「一條狗都不敢殺怎麼能上戰場」,這些看似有理卻實為顛倒是非的語言。他們使用了「軍魂」、「武德」這些新詞語企圖來包裝掩蓋中華民國軍的不堪與沉痾。再看看大批前往中國活動、和共產黨你儂我儂的退將,我們很難知道,他們所謂的「軍魂」、「武德」究竟指的是什麼?有人認為「政客不弄權、文官不愛錢、武人不畏死」,描繪了個理想的輪廓,中華民國軍中則有人拿出自己從軍多年的經驗喊冤,選在年金改革案提出的時間點前意圖退伍。我們很難確定這究竟是不如歸去的感嘆,還是畏死愛錢?

確實軍人的社會觀感已經低到不能再低,為什麼?榮辱之來,必象其德,這個現象的成因其實就是太多的人一味護短,好像當了軍人就像是吃了無敵星星一樣不可批評無需改進。他們企圖使用情緒化的語言來逃避中華民國軍該努力地整治的問題,事實上這正是他們常常拿來罵人的民粹本質之一,民粹這個用詞在台灣常被掌握話語權的人賦予不好的含義,用於攻擊近年來的社會運動的訴求,但事實上仔細看這些社運的論述都相當完整、理性,為台灣社會所當為。相較之下,這些「維護軍人」的聲音就純粹只是一種懼怕而不明究理的情緒。

中華民國軍正常的職責應該是保衛目前存於台澎金馬地域的中華民國政權,免於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侵吞兼併。從雄三飛彈的表現,我們可以看出台灣軍事研發的能力相當扎實,但在管理不佳的情況下,我們很難相信,這種軍隊如何能在面對敵國可能的進犯時,能夠正常地執行任務?

中華民國軍的問題除了是管理問題,也是人才問題,一方面習慣於要某些下屬犯錯的長官負起管理責任下台,好像就可以了事;一方面將一群不適任,或者心不在這裡的人賦予重責大任,必然招致組織敗壞的結果。對中華民國而言,整頓軍隊是必然要施行的重要政策,也是一條需要勇氣揭開陰暗面紗的艱險道路。但在之後,服役於中華民國軍的軍人才能真正地找到所謂的「尊嚴」。

*作者為社會觀察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