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朱立倫何必「窮酸」王金平?

2019-06-27 06:30

? 人氣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雖然退出初選,但「參選」動作不減。(盧逸峰攝)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雖然退出初選,但「參選」動作不減。(盧逸峰攝)

國民黨初選參選人朱立倫,這兩天接受廣播節目專訪時説,國民黨必須團結才有可能勝選,他也不會對黨內同志採取「狼性打法」。

言猶在耳,朱雖反對黨內「狼性打法」,但卻時常對黨內同志採取「酸性打法。」上禮拜,朱立倫先酸王金平「不選的也造勢」。

王金平回應:「沒有參加初選也要選啊」。朱立倫馬上又「窮酸」回去。「那只有他(王金平),跟他的神明知道啊」。連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也向記者表示,王金平沒有參加國民黨2020提名初選,又要繼續跑,不曉得王要怎麼選?

朱家翁婿連番「酸」王,只是隨口説説?還是出於某種長遠的戰略思維,把王金平當成了「真實的假想敵」?這些,外界就不得而知。

時至今日,朱立倫在黨內初選的角色有點尷尬,再怎麼認真地拼下去,也鐵定是第三名。到最後,所謂為何?只有他自己曉得。

去年1124之後,藍營2020最強參選人的光環,一度聚焦在朱立倫身上。但隨著時空轉移,這種光環就不再了。

在王金平沒有退出黨內初選前,民調支持度還幾度超越朱立倫。也難怪朱有「相公情結」,時常酸言酸語來表露心中的酸楚。

20190626-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參觀「金庸武俠- 華山論劍」特展。(陳品佑攝)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退出國民黨初選在趴趴走,前新北市長朱立倫酸他,「不選的也造勢」。(陳品佑攝)

朱立倫窮酸王金平,可能有這些原因:一、出於藍營傳統精英的本位意識,認為王金平是只會喬事的「喬王」,無它所長;二、對王金平廣泛派系人脈,和基層影響力視而不見;三、低估王的智慧、高度,和被藍營忽視的長遠謀略能力。

韓國瑜和郭台銘就「聰明」多了。韓以高雄登革熱需要支援的名義,日前「突襲」拜訪王金平。明眼人都知道,此舉當然是以求化解和「破冰」之前的嫌隙。希望如果自己初選過後,能再次得到王的奧援。

郭台銘則説的更直接,一再呼籲大家有沒看清楚王金平退出初選問題,國民黨高層有沒有去大力慰問去協調,如果沒有王金平的陸軍要贏2020很難。

郭參選以來,對黨外和黨內都炮火猛烈,對國台辦都敢開罵。卻唯獨「尊王」、「敬王」、「惜王」的態度,始終如一。

奉行務實功利主義郭台銘,冷靜地看得出王金平的「關鍵力量」。王不僅有跨過藍綠10%左右空軍的支持度,還有綿密的地方派系陸軍關係網絡。

可以這樣説,如果國民黨徹底讓王金平灰心、死心。王2020萬一「告老還鄉」,不作為、不玩了,作壁上觀,那國民黨無論誰出來選,連一點機會都沒了。尤其是民進黨可以利用手中的資源,威逼利誘地方派系倒戈,只有王才有領導派系抗拒這種拉力和壓力的可能。

朱立倫和其他藍營精英們,都小看了王金平以40年經驗,所累積的戰略眼光和智慧,以及通過立法議事,所擁有的豐富政治經驗,和對國家政策全盤的了解 。

郭台銘(右)首度從政就投入總統大選爭奪戰。(柯承惠攝)
郭台銘(右)自參加國民黨初選以來,一直「敬王」。(柯承惠攝)

王金平雖然78歲,但頭腦遠比年輕人清晰,他現在還能背出圓周率π後面的十幾位數字。

大家恐怕無法猜出來,2020選戰中,是誰讓青天白日國旗重新滿天飛揚的?原來就是王金平。

去年的「三山造勢」,王不僅出錢出力出人,而更重要是出了戰略。是由於王金平的建議,和一再堅持,國旗成為每場造勢活動的主旋律。有人擔心在深綠的高雄這樣做好嗎?但王堅信這樣一定能成功。

其實,讓國旗飛舞,並非只是為了選舉的臨時起意。在這幾年立法院的質詢中,王金平一再給綠營的閣揆「上課」,只有藍綠回歸到「中華民國」,建立最大公約和最小的共識,國家才能化解紛擾健康前進。

王金平曾在質詢稿上強調:「中華民國就是中華民國,不用再正名;也不需要在前、後冠上任何的名詞、形容詞。如此,我們才能真正凝聚社會最大的共識。」他還説,「『紅地左上角青天白日』是憲法中明定的國旗,我們應該不分黨派,高舉它、認同它、尊重它。』

不僅韓國瑜的初選造勢中,場場國旗飄揚,郭台銘帶著國旗帽忙進忙出,連綠營的蔡賴也跟著「回歸民國」。賴清德説,他才能「保衛中華民國」。蔡英文則説:「保衛中華民國、保衛台灣,就是現在進行式」。可見王的戰略規劃,已經實現了。

看到以上,朱立倫「窮酸」王金平,小心於王無害,反而於己無利。到最後「活相公」,變成「死相公」。

註:

活相公,你聽的牌,別人拿了四張成一槓,但還是有可能打出來,讓你胡牌。

死相公,你少拿或多拿一張牌,根本沒有機會胡牌。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