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會檢討新進同仁,而非認真淘汰冗員」內部體制僵化 如何留住外交人才成首要課題

2019-06-30 09:10

? 人氣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應該讓外交回歸專業,不屬於外交核心的業務就應逐步剔除,讓外交團隊可以成為精英部隊......否則現在的外交部是一支甚麼都要做,甚麼都要會的雜牌軍。」問及我國外交體制需要改革的部分,大部分受訪的年輕世代外交人員認為,部內作業缺乏效率,且職場文化讓人變得壓抑,而部內並不缺人才,問題在於如何留住人才,並讓人才有發揮能力的空間。

【外交工作者們】甩不掉「一中」框架,台灣外交如何走出去?

莊吳(化名)表示:「會計、資訊、經貿、文宣、媒體等專業由非專業外領人員從事......應參考美國作法,把專業領域開放給具業界經驗人士,以契約形式從事外派任務。」周黃(化名)也說:「同仁大半時間處理行政,剩下的時間處理僅具形式的數字外交,也就是累積漂亮的數字,卻缺乏整體外交戰略做為參考,即使累積充足人脈,也會白白浪費掉。

「我國外交人員相較於其他國家需要花費更多時間精力處理行政,尤其是彙整資料相關業務,平均每年須填覆的表單近千件,且多半純屬形式的例行表單」,周黃強調,「非工作重點就應捨棄,而不是通通都做,導致大量浪費外交資源。」翁林(化名)則說,部內並非沒有發現許多不適任的冗員,但檢討時只針對新進年輕同事,而非認真思考汰除已進部的不適用者。

外交專題:體制改革(風傳媒製圖)
外交專題:體制改革(風傳媒製圖)

翁林更直言:「部內體系封閉,老一輩都說穩穩做年資到了就可以往上升,不需要學習新知,連國際關係的書都不閱讀,對世界無好奇心,對網路很陌生,語言能力也很差......升遷過分注重年資,職場環境對女性也不友善,甚至暗示工作期間懷孕會影響外派。」

「人事異動跟人員配置一直都是為人詬病之處,主要問題是職級愈高、空缺愈少,面對同樣年紀與資歷、考績都是甲等的人員,你要讓哪一個人升遷?」江謝(化名)說:「然而你能外派到哪個館,回到國內要去哪個司處,都是靠『口碑』,這不是客觀的考量,即使你能力及格,若與長官、同事不合,你也沒有機會。」郭洪(化名)則直批:「一切以館長好惡為最主要依歸,駐外館員多數缺乏(不敢)有個人判斷能力。」

翁林點出我國外交人員外派的特殊慣例,即首次外派者只能做行政業務,「就是因為資深同仁年輕時只做行政,缺少闡述國家政策及對大眾演說的機會,部分館處首長都未必能以英語進行公眾演說,何來在駐地與外國政府交往能力?」「護台胖犬」劉仕傑坦言,部內的保守風氣難改,「這與哪一黨執政無關,新人進部後都被形塑得愈來愈保守」。

外交專題:「青年外交官」劉仕傑(簡恒宇攝)
外交專題:「青年外交官」劉仕傑(簡恒宇攝)

劉仕傑提到,與自己同期進部的同仁,已有人相繼離職,且不乏當年榜首,「考上外交特考都很厲害,但為何會讓這些人想要離開,為何會讓年輕外交人員感到失望?」劉仕傑認為,島國培養出的模式應該是應變迅速,可是現行體制卻是大陸化作業,「資深人員不願意去正視這個問題,因為去面對問題,就是承認過去作業模式有錯」。

談到部內極為重視的公文作業,劉仕傑直言,由於外交處境受限,我國能參與的國際會議固定就幾個,因此把時間都花在很瑣碎的準備作業上,倘若局勢改變,像其他國家一樣每天有數場談判,「我國是否有能力承擔正常的國際組織工作量?」而在語言訓練方面,劉仕傑說,美國外交人員很願意花時間學習新語言,為了職涯期間能不間斷的學習語言,我國應考慮給予帶薪出國學語言的機會。

「做外交不用過於保守,但部內太緊繃,讓人變得缺乏鬥志。」曾競選台北市議員的劉仕傑,為了打選戰而開始操作社群媒體,談到我國開始推動數位外交,他也直言:「社群操作應該要打到點,內容有哏才有擴散作用,因此部內的社群數位宣傳也許可以更靈活、更有創意,讓年輕同事儘量發揮,美國在台協會(AIT)臉書的影片常常就滿有哏的。」

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就職慶祝大會主持人陳明珠、口譯哥趙怡翔。(顏麟宇攝)
「口譯哥」趙怡翔擔任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就職典禮主持人。(資料照,顏麟宇攝)

儘管外交部打算以彈性的管道任用人才,但既有的作法恐怕對考試選才的錄取者造成不公平。2019年外交部派31歲、有「口譯哥」之稱的趙怡翔出任駐美代表處政治組長,趙怡翔「年紀輕輕」即擔當重職,引發爭議。江謝指出:「口譯哥升職的位子,是一般正常升遷管道需花費10幾年才會到達的,我認為依照既有的正常途徑是比較好的做法。」

江謝表示:「以前蔣中正時代,曾以不同管道任用外交人員,這些人可能在外留學,因緣際會到外館兼職,畢業後透過特殊考試進到外交部,一進來就當中階主管,但這些考試早取消了。」江謝認為,外交工作注重的交際手腕與人脈,是「考試測不出來的,合適人選容易因為不擅長考試,成為遺珠之憾」,但要如何改變既有選才體制,又不會對國家考試錄取者造成不公,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外交人員的養成需要全方位的訓練,包括語言、談判以及對國際法規的熟悉,懷抱滿腔熱忱,進了部內後卻只是每日被堆積如山的公文消磨,這讓進部不久的徐辜(化名)很無奈。徐辜直言,進了部內之後感受到官僚體系的行政程序還是佔工作內容很大部分,把時間都花在很瑣碎的事情上,但真正關鍵的實戰談判能力訓練卻很有限。

戴楊(化名)表示,我國外交人員在國際現實和組織框架下,會有不一樣的性格與行為,「但希望我國外交人員能夠比其他國家,有更多的彈性與求生意志」,同時強調「無論是上下,平行單位、人事制度等,希望能夠提高不同層級表示意見的機會」。戴楊也強調:「部內不缺人才,而是組織上有時候限制太多,反而造成不能發揮的情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