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重啟商業捕鯨》暌違31年首次返航,捕獲2隻小鬚鯨 日本向國際保證未來將嚴控配額

2019-07-02 19:30

? 人氣

暌違31年日本重啟商業捕鯨,1日傍晚捕鯨船帶回2隻小鬚鯨。(AP)

暌違31年日本重啟商業捕鯨,1日傍晚捕鯨船帶回2隻小鬚鯨。(AP)

日本北海道的釧路港與山口縣的下關港,7月1日出現大批民眾,目送暌違31年再次啟航的「商業捕鯨船」出航,當日傍晚,捕鯨船帶著2頭小鬚鯨,返回釧路港卸貨。這是日本自2018年底宣布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後,首次執行的商業捕鯨。重啟捕鯨活動讓日本飽受國際社會輿論,日本水產廳表示,未來將會透過嚴格限制捕鯨數量,來回應外界批評聲浪,並維持海洋生態的平衡。

捕鯨配額因G20延期公布

1日稍早,5艘捕鯨船自日本北海道釧路港出航,同日傍晚帶回2隻小鬚鯨(minke whales)。漁船返航後,捕獲的小鬚鯨被起重機移至藍色卡車內,送往港口工廠進行初步處理,預計4日將在當地魚市場進行拍賣,之後可能會再被送往東京等地的商店內販售,捕鯨者希望這次鯨魚可以賣得更好的價錢,超越先前「南極科學研究捕鯨」(JARPA)時每公斤平均2千日圓(約新台幣700元)的價格。

上岸後捕獲的鯨魚將先進行基本處理,然後被運往當地商店販售。(AP)
上岸後捕獲的鯨魚將先進行基本處理,然後被運往當地商店販售。(AP)

日本暌違31年重啟商業捕鯨,受到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原先預定要在6月下旬公布的年度捕鯨配額,但上周適逢大阪「二十國集團峰會」(G20),當局遭批評而推延至1日公布,日本內閣官房副長官西村康稔(Yasutoshi Nishimura)表示:「我們希望商業捕鯨能儘早回到軌道上,替本地的經濟做出貢獻,並且讓日本豐富的鯨魚文化傳承給下一個世代。」日官方人士直言,能捕獲2隻小鬚鯨是很棒的驚喜,因為對捕鯨團隊而言,周一僅是一次儀式性的出航,且先前他們不曾預期小鬚鯨會出現在該區域。

讓日本政府從耗費鉅資的「科研捕鯨」脫身

雖然受到許多保育團體嚴厲譴責,但也有人認為,這是讓日本政府從花費鉅資的「科研捕鯨」中脫身的辦法,1982年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通過《禁止商業捕鯨公約》,於1986年起全面禁止商業捕鯨,IWC在同年允許日本以「科學研究」為目的,在南極洲和北太平洋捕鯨。從1987年起,日本不再從南極海「商業捕鯨」,改以調查鯨類生態為目的「科研調查捕鯨」,並將調查所剩的鯨肉提供給食用市場,而研究捕鯨計劃,多年來虧損慘重,光去年一年就讓日本政府損失16億日元(1500萬美元)。

日本藉著「調查捕鯨」之名,每年在南極海域捕殺近千頭小鬚鯨。(底圖:Erik Christensen@Wikipedia/CC BY-SA,左圖:日本水產廳)
日本藉著「調查捕鯨」之名,每年在南極海域捕殺近千頭小鬚鯨。(底圖:Erik Christensen@Wikipedia/CC BY-SA,左圖:日本水產廳)

《美聯社》(AP)指出,根據日本政府資料顯示,2017年該國肉類市場消費額中,「鯨肉」僅貢獻不到0.1%,涉及「捕鯨活動」的也不過數百人,引發的爭議不曾間斷,但捕鯨活動背後有來自包含執政黨、稅收及立法大量的支持。近幾年國際對日本「科研捕鯨」的抗議升級後,鯨魚肉類消費在日本國內更大幅下滑,同時也造成捕撈數量劇減,以往科研捕鯨每年捕撈1200隻、約重6千噸的鯨魚,如今約剩下3千至4千噸的供應量。

「鯨魚肉是日本傳統美食,期望年輕一代能嘗試」

日本水產廳資源管理部國際課漁業交涉官諸貫秀樹(Hideki Moronuki)表示,政府將嚴格的執行捕撈配額,並繼續進行研究,他在訪問中向記者強調,日本的商業捕鯨絕對不會傷害鯨魚保育,今年12月31日前所分發到的配額為52隻小鬚鯨、150隻布氏鯨與25隻塞鯨。

諸貫秀樹解釋,未來商業捕鯨會分成兩組進行,曾經前往南極的日本捕鯨船隊母艦日新丸(Nisshin-maru)與其他兩艘支援船,將會在日本200海里內的專屬經濟區(EEZ)內捕撈小鬚鯨(minke)、 布氏鯨(Bryde’s)與塞鯨(sei whales),其他5艘較小的船,則會在靠近海岸的地區捕鯨。

日本近海的捕鯨重鎮:網走、鮎川、和田、太地。(日本水產廳)
日本近海的捕鯨重鎮:網走、鮎川、和田、太地。(日本水產廳)

諸貫秀樹表示,由於所能獲得的補助金額較科研捕鯨少,因此未來商業捕鯨的命運,將取決於鯨魚肉是否能被市場廣泛接受。《美聯社》指出,日本政府打算在頭幾年,花費50億日圓(約新台幣17億)穩定商業捕鯨市場,諸貫秀樹則希望鯨魚肉能保持穩定價格,這樣才能獲民眾長期支持,而不是提供特定少數作為昂貴美食而存在,「鯨魚肉是日本的傳統美食,我期望更多日本人能夠嘗試並且懂得欣賞,尤其是就年輕一代而言。」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捕鯨說帖裡,還有鯨肉各部位的分類與美味評等。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捕鯨說帖裡,還有鯨肉各部位的分類與美味評等。

新一代保育思維「我們看見的是日本捕鯨結束的開始」

由於近來日本人開始對鯨魚進行生態旅遊,而非將牠們視為食物,因此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 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的鯨項目主任拉美奇(Patrick Ramage)對重啟商業捕鯨抱持樂觀態度,認為這能替日本政府省錢,同時也能拯救鯨魚的性命,「我們看見的是日本捕鯨結束的開始」,「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能替鯨魚、日本及國際海洋保育帶來更好的結果,因此應該對其抱持歡迎。」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