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劍鴻觀點:會「汪-汪-汪」叫的狗不會咬人?

2019-07-05 07:10

? 人氣

作者提醒蔡英文總統,九二共識是用來維持和永遠持續經營兩岸中國(含民主進步黨)的地方性共善(common good)的措施。圖為蔡英文(右)接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臺美政策計畫』(TUPP)訪問團」。(取自總統府@Flickr)

作者提醒蔡英文總統,九二共識是用來維持和永遠持續經營兩岸中國(含民主進步黨)的地方性共善(common good)的措施。圖為蔡英文(右)接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臺美政策計畫』(TUPP)訪問團」。(取自總統府@Flickr)

這個世界有關狗的故事真的是無奇不有。在政治界,也有政治人物模仿狗或者把這個動物當作工具來面對勁敵,例如2016年2月,根據美國媒體的報導,當時為美國民主黨總統競選人的希拉蕊·克林頓在內華達州裡諾市從事競選活動時亮出奇招,竟然模仿起了狗叫。她建議培養與訓練一條聽到謊言就會大叫的狗,表示這條狗將會衝著美國共和黨總統競選人吠叫。

她回憶說,她丈夫當年競選時,共和黨人在阿肯色州鄉村播放了一則廣告。 「(共和黨人)真的,一臉嚴肅地說,大蕭條是因為對華爾街管制太多。他們真的這麼說,」希拉蕊說。

「我很喜歡阿肯色鄉村的一個廣播廣告,講話者在廣告中說,『如果某人競選時我們能夠立即判別其言論真假該有多好。我們已經訓練了一條狗,如果不是真話,這條狗就會吠叫,』希拉蕊說,然後這條狗在廣播裡大叫起來,自此以後,人們一連數日相互大叫。」

「我希望想出我們如何借此對付共和黨人。我們需要找到這條狗,追著他們,每當他們說『大蕭條是由於管制太多造成的』時就衝他們吠叫,汪--汪--汪,」說到這裡,希拉蕊繪聲繪色地學起狗叫,引發觀眾哄堂大笑,有些人也競相模仿起來。希拉蕊說,「我想,我們這樣可以戳穿他們許多言論。」

2016年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蕊 (AP)
2016年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曾調侃找隻狗來對付共和黨 (AP)

1995年6月,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在獲得美國國會的支持下赴新大陸並且在他的母校(康乃爾)演講。在1996年3月之前,中國共產黨認定他在操作兩個中國。當時,就兩岸中國的緊張情勢,筆者邀請了一位美國學者發表論文。 Denny Roy 的論文題目提到了要叫還是要咬的狗。如果把「會叫的狗不會咬人」當作一個理論,吾人可以指出以下幾點:

首先, 會叫的狗的確不會咬人是講對了。早在1995年12月,中央軍事委員會擴大會議的一個首次想法和行動方向,那就是:「今後15年是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的重要時期。」雖然自1979年1月大陸在東南沿海一帶進行了很多次的軍事演習,但是台灣地區人民並沒有受到傷亡。另外,於1996年3月打到台灣島外海兩處的彈道飛彈也沒有傷到人。

由於會叫的狗的確不會咬人只等同於部分事實,最可怕的當然就是第二種,亦即不吠就咬的狗。美國官員於2004年3月7日說在兩年之後中國人民解放軍可以隨時對台灣地區做出攻擊。又我們不能忘記說有些狗的確生下來就發不出聲音。只不過這種現象已經不適合兩岸中國罷了,因為早在20多年前北京就說兩度為前黨員的李背叛了中共。

第三和第四種狗分別是先咬後叫以及不咬不叫。這兩條種類的狗並不符合說明自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建立正式邦交以來的台北與北京之間的現象。當然應該還有第5種可能,亦即沒有牙齒的狗。

就第六種狗,前面所提到的那位洋博士有可能是講錯了,因為世界上自古以來有數不清數目的狗。憑直覺,其中應該至少有一條又會吠又會咬。在現實生活中,不乏有這類的例子。一些美國警察會喊俚語-freeze(不要動)。如果對方是個嫌犯,他或她可能還是會逃跑。在那種情境下,警察開槍的機率就大增。其結果有人被槍打死(包括無辜的第三者),打傷等等。由於中共導彈的精確度很高,不排除說某些豪宅就是目標之一,因為曾經擔任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大校的羅援早在2003年11月28日就說搞法理上台灣獨立的分子是要被接受嚴懲的戰犯。

2013年10月,筆者看到國立台灣大學國際法教授姜皇池就我國出席「世界衛生組織大會 【World Health Assembly (WHA) 】和國際民間航空組織 【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 (ICAO)】 的安排把它比喻為「臺灣像是中國寵物狗,隨中國意志決定參與模式與內容,且僅能由中國牽著入場,淪為讓中國宣傳之工具,言之心傷。」可是, 寵物狗也可能會叫嘛!

20190521-世界衛生大會(WHA)20日在瑞士日內瓦開幕,來自歐美各地的僑胞與台灣民間團體20日齊聚聯合國三腳椅廣場,向國際社會表達台灣盼望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和參與WHA的心聲。(台灣加入WHO宣達團)
世界衛生大會(WHA)在瑞士日內瓦開幕,來自歐美各地的僑胞與台灣民間團體20日齊聚聯合國三腳椅廣場,向國際社會表達台灣盼望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和參與WHA的心聲。(台灣加入WHO宣達團)

2016年5月20日,不願意100%接納92共識的蔡英文成爲中華民國總統。三年之後的6月,她再度成為執政黨的總統候選人。她也說過109年1月的選舉就是統一、獨立的大戰。中共當然是希望避免再度爆發內戰為上策。105年2月,一位紀德級艦種子教官的退役軍官指出根據漢光演習兵棋推演結果的報導,基本上我國只能抵擋解放軍不到一周的時間,日本軍事評論家小川和久則認為,解放軍的戰略是:「半天,對台斬首成功。」只要中共中央做出攻打台灣地區的決定,習近平總書記可能會對至今沒有100%接納92共識的蔡政府作出最後通牒。

如果後者還是不顧台灣海峽的和平而進一步的往法理上的台灣獨立靠攏,中共就只好說抱歉了,因為2004年5月17日所發布的胡錦濤聲明是硬中帶軟,除非說大陸正在睡覺就像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中國項目主任藍普頓(David M. Lampton)在2016年5月底引用美國俚語所說的「別惹正在睡覺的狗(let sleeping dogs lie)。」又2005年3月的反分裂法就是以非和平手段打敗台獨的法律依據。2008年2月,當時擔任美國國家情報署長辦公室副主任的 Thomas Fingar 在國會警告,台海軍事衝突的危險是未來數年美國所面對最令人憂心的潛在威脅之一。

今天,這個危機還是存在的,因爲在2016年2月蔡說民主進步黨要成為一個改變台灣命運的政黨。讀者也許還記得說她的2016年5月20日的就職演説,她講了類似的話。她的一席話讓人有無限的想象空間。這是因爲臺灣地區也包括金門縣。105年3月3日,金門日報刊登了一篇短文,提到「假如民進黨一旦搞台灣獨立,「金門是否要走自己的路?」、「金門有無獨立的可能?」等。

2016年5月20日之後,大陸涉台權威高層已經多次說了重話,例如在同年的6月25日:「大陸國台辦首度在公開場合或書面說詞中明確表示,兩岸事務主管機關聯繫溝通機制已陷入停擺。」如果要一隻追著的狗不吠也不咬亦即讓中共100%接納的話似乎就是把92共識等同於一個措施或者地方性(local)regime。筆者提出以下的建議:如過要化解雙方的目前僵局,就要強調或者應用 international regimes 【國際 r 或者國際(泛)領域暨議題】。

國際 r 是一個無所不在和錯綜複雜的理論,不論那一個學派在某些時間與特定空間之下都要面對和國際 r 有關的議題。絕大多數的臺灣地區學術界人士錯誤的把它翻譯爲國際建制。

2016年6月,一位學者把92共識等同於一個 r. 雖然這絕對是個創新,但是他並沒有交代清楚一些邏輯上的問題,也因爲如此,他錯誤地引導了初學者,而一般的專家也會覺得那是片面、不夠完整的。

在我們的內心(heart)和腦海(mind),必須要先有一個完整的架構:

國際 r +

機制【mechanism(s)】 +

措施【measure(s)】

機制可以細分爲 devices (儀器設備)和 institutions(制度)。就institutions,吾人又要把它細分爲 practices (實踐) 和 organizations(組織)。故,如果建制的制等同於制度,初學者只能夠片面的了解到每個隨時來、隨時去而且只是存在我們的內心及浮現、記掛著或者閃過於腦海的100%正面的每一個 regime,因爲制度只是整個架構的一小部分。

從此一架構來看,92共識只是一個措施。它是用來維持和永遠持續經營兩岸中國(含民主進步黨)的地方性共善(common good)的。

在第一段文字,那位學者把92共識當作一個 regime。充其量,對住在全臺灣地區和大陸地區的所有人(含外國人)而言,92共識只能夠等同於地方性 regime。兩岸四地必須要把他們的共善經驗擴散到例如大韓民國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才會出現區域性(regional)regime。如果要再進一步的讓國際 r 浮現出來的話,兩岸中國就要把他們的經驗擴散到世界上的所有分裂國家例如身處中東地區遜尼和什葉兩大教派的鬥爭漩渦之中的葉門共和國。如果從一系列的地方性 regimes 做起,北京是能夠接納95%的,畢竟地方性 regimes 是存在的,例如維持觀光客安全的 regime,沒有他們是不行的。如果提醒北京,它就不會對蔡再吶喊或者咬牙切齒了,因為兩岸中國的距離反而被維持觀光客安全和其他的 regimes 給拉近了。

總之,蔡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40年來,如果沒有從大陸賺取到大量的錢,台灣地區的經濟早就垮掉了。又依賴美國的軍事力量是絕對靠不住的。

*作者為退而不休的特聘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