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冤獄讓台大菁英後半生崩潰!受害者女兒童年:只要想出門,爸爸都說「我們會害死整個家」…

2019-07-05 09:10

? 人氣

身為「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案」受牽連者的父親,一輩子走不出被刑求的痛,連出身在1990年後的她,也難逃白色恐怖的陰影。圖為示意圖。(資料照,顏麟宇攝)

身為「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案」受牽連者的父親,一輩子走不出被刑求的痛,連出身在1990年後的她,也難逃白色恐怖的陰影。圖為示意圖。(資料照,顏麟宇攝)

「國高中想出去玩想幹嘛,都會被罵,他都會說是我們的錯、我跟弟弟的錯、我們會把整個家害慘、會害死整個家……我們也不能叫『媽媽』,爸爸要我們叫她『瘋女人』……」

只是想爭取民主,為何落到全家受難、後半生長達50年都精神崩潰?1987年時任總統蔣經國宣布「解嚴」,台灣看似可以民主了,只是就連出生在解嚴後的世代,都難逃白色恐怖陰影──出生於1990年後的小丰(化名),她的父親正是「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案」受牽連者之一,他一輩子走不出被刑求的痛、懷疑身邊所有人都是特務,就連女兒想出門、想跟媽媽見上一面,也會怒罵她:「妳會害死整個家!」

年約30的小丰與一般台灣年輕人看似無異,成長過程卻要面對一連串禁忌。直到長大她才明白這是爸爸過去被刑求監禁受的傷,他還在痛,一場冤獄打垮他畢業於台大的一切自信,他無法信任任何人,即便此刻的台灣真的不同以往,他仍認真告訴小丰:「學生裡都有特務。」

20180129-台大校門一景。(盧逸峰攝)
台灣大學校門一景。(資料照,盧逸峰攝)

政治暴力創傷──這樣的詞彙在台灣或許陌生,也有許多人覺得「過去就過去了」,只是在小丰的成長經歷「過去」從未過去:「他們不一定會知道自己發生問題,他們覺得世界就是這樣,可是他的日常會壓迫到別人……」白色恐怖對父親來說仍是現在進行式,而該如何化解這些傷,將是台灣社會能否前進的永恆課題。

「爸爸生病了,你們知道嗎?」從小不自由、出門便會被大罵 她到高中才知爸爸生病了

有記憶以來小丰就是不自由的,爸爸似乎隨時都很緊張,每天晚上會花上1–2小時把門窗都鎖好,每通打來家裡的電話都要錄音,小丰和弟弟上下學爸爸必定接送,兩個小孩無法去任何朋友家玩、甚至連畢業旅行都不能去,因為爸爸覺得任何人都在監控他們。小丰跟弟弟曾想爭取出門跟爸爸大吵,換來的是爸爸痛罵:「你們會害慘整個家!你們會害死整個家!」

小丰即將上小學時雙親離婚,當時爸爸主張是因為媽媽家暴,在法庭上說著「媽媽拿菜刀追殺他」、「媽媽拿什麼東西從他嘴巴上敲下去,他滿嘴都是血,所以現在滿嘴都假牙」,爸媽離婚後小丰也不能跟媽媽見面了,她跟弟弟只能叫她「瘋女人」,媽媽寄來學校的信都不能開、不能讀。

某次在師長安排下母子見面,小丰竟愧疚不已,回到家只覺得:「完蛋了,我背叛整個家!」她說那時又自責又覺得自己沒用,雖然老師都說不要講就好,她仍忍不住跟爸爸吐實,自然是換來一陣痛罵,那時她困惑:「到底是怎麼了?」

20180413-親屬家暴配圖。(顏麟宇攝)
她憶起身為「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案」受牽連者之一的父親,當時主張離婚是因為媽媽家暴,「拿菜刀追殺他」。(資料照,顏麟宇攝)

「爸爸生病了,你們知道嗎?」升上高中時媽媽這麼對小丰說,小丰還記得自己當時很氣,「我聽不懂那什麼東西!」上大學以後小丰才開始認識精神疾病,才意識到爸爸可能生病了,甚至她也意識到──原來小時候爸爸說誰被刑求,那主角原來是爸爸,原來爸爸在離婚時主張「被媽媽敲到滿嘴都是鮮血只能戴假牙」,那可能根本就是情治單位做的。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3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