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蔡英文和張亞中「亡」的是不是同一「國」?

2019-07-05 06:20

? 人氣

民進黨面試選戰特派員,很多年輕人表示亡國感很重。圖為蔡英文總統出席「青年入陣」成果發表會。(顏麟宇攝)

民進黨面試選戰特派員,很多年輕人表示亡國感很重。圖為蔡英文總統出席「青年入陣」成果發表會。(顏麟宇攝)

二0二0大選會不會是一場被詛咒的選舉?民進黨初選鬧了三個月,蔡英文靠「亡國感」鞏固支持,並繼續進取青年票;國民黨初選進入民調「巷戰」階段,同樣靠「亡國感」爭取支持進而訴求團結;這是多麼荒謬的景象?照藍綠「亡國感」的邏輯,任何一方敗選都有「亡國」之虞,這選舉還能稱為「民主盛事」嗎?差堪謂之「民主內戰」,只是不費一兵一卒,只靠嘴砲就能「亡國」,算不算具有台灣特色的民主?

國旗揮舞竟成亡國感來源?

台灣自有總統直選以來,歷二十三年,三次政黨輪替,無不激烈;從族群對立、統獨對立、到藍綠對立,從「本土政權保衛戰」到「中華民國保衛戰」,從朋友反目到夫妻失和,基本屬司空見慣,但從來沒有一次選舉讓「亡國感」成為流行詞,何以致之?

不可思議的是,「亡國感」三個字迸上大選舞台,起因竟是四月底「韓粉出征」 拱韓國瑜選總統的造勢大會,全場中華民國國旗飛揚,就像九合一選舉韓國瑜所到之處國旗大進場,讓所謂的「文青」、「覺青」、「憤青」哀鴻遍野:「亡國感好重」;自年初習近平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講話》,讓蔡英文撿到槍,轉身成為「辣台妹」,自居捍衛國家主權代表號,民調從谷底逆轉,迄香港反送中大遊行而民進黨初選結束到達高峰;而民進黨青年部主任顏若芳透露,在舉辦「青年入陣」面試「選戰特派員」時,「不少人都自承『亡國感』很重。」視明年總統大選是守護台灣主權的關鍵年。

為什麼標榜中華民國國旗的韓國瑜或「韓家軍」,會讓民進黨和支持民進黨的年輕人的「亡國感」油然而生?是因為自知「韓流」擋不住?還是認為韓國瑜擋不住中國?或者視民進黨為「國」,民進黨輸了就是亡國?有過三次政黨輪替經驗的台灣若對「政黨輪替」依舊如此不適應,視易黨執政為「亡國」,民主豈不是愈活愈倒退?

20190630-高雄市長韓國瑜30日在新竹縣政府廣場舉辦造勢活動。(新新聞郭晉瑋攝)
「韓流」所到之處國旗飛揚竟成綠營青年「亡國感」來源。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新竹場造勢。(新新聞郭晉瑋攝)

國未亡而民主已半殘

事實上,台灣民主的確有倒退危機,九合一敗選後的民進黨蔡政府全無檢討之心,却朝著相反的路子走,敗戰內閣以卡勝選市長為己任,不理台中市譏笑高雄市;立法院臨時會修國安法、國家機密保護法,限制卸任高階官員出境年限、以退休俸和刑責,限縮其人身自由;修公投法限制公投兩年一次還固定「公投日」,讓公投與大選脫勾;凡此種種,無非為了確保民進黨繼續勝選,當民進黨自以為保衛台灣主權的同時,却硬生生削奪了直接民權,國未亡而民主已半殘。

民進黨抱著「亡國感」當選戰利器,却從來不思考為什麼這面國旗會成為「韓流」崛起的巨大象徵?韓國瑜能選善戰,歸根結底因為他是民進黨蔡政府「惡治」下的代表號之一,他成功的匯聚三年民怨於一身,國旗則是他的號角,質言之,早在民進黨有「亡國感」之前,蔡政府執政三年,已經讓太多人有立即而真實的「亡黨亡國」焦慮,從年金被剝奪的軍公教到財產被清算的國民黨、乃至黨產會片面認定的附隨組織,甚或相對剝奪感強烈的尋常老百姓。

從韓國瑜的國旗海、郭台銘的國旗帽,無不反應他們對蔡政府治下「中華民國模糊化」、甚至可能消失的不滿;另一位國民黨總統提名初選參選人張亞中三場政見會更畫定主軸:一、如何化解藍軍的「亡國焦慮感」,二、如何救國家民族的根(文化教育),三、如何讓中華民國「小國也能偉大」。

國民黨總統初選國政願景電視發表會第一場26日在高雄市舉行,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到場。(新新聞郭晉瑋攝).jpg
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在國民黨國政願景說明會上提出化解藍軍「亡國焦慮感」的解方。(新新聞郭晉瑋攝)

中華民國台灣一體共生,不能你死我活

張亞中論述清晰而邏輯嚴謹,但他所提出的「兩岸統合論」却不可能成為化解焦慮的解方,原因很簡單,他焦慮於兩岸必須有著統一前的政治安排,但却忽略兩岸最深刻而在短期尚難以拉近的差異:民主與專制,政黨政治與一黨專政,他力促「和平協定」,但沒有給出兩岸統合必須在民主體制下的前提。他的「解方」不但化解不了焦慮,反而深化焦慮─特別是民進黨的焦慮─沒有民主前提的「統合」,只會加大台灣被併吞的恐懼,不論是捍衛台灣主權者或捍衛中華民國主權者,都難以接受。

所幸,張亞中之見雖是「政見」,只要不在國民黨初選出線,却也是「學者之見」,可供廣泛討論,却不必成為「民主內戰」的戰場。

選舉,只是定期投票的矯正機制,不是「內戰」,不論輸贏都只是政黨的輸贏,而非國家存亡之戰,中華民國生而台灣生,台灣亡則中華民國也無生的依據,中華民國與台灣是一體共生,不可能你死我活,不論民進黨的「亡國感」或國民黨的「亡國焦慮感」,都不是負責任政黨所應為,更不是競逐國家領導者大位該渲染,不論主張「台灣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或「中華民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參選的目的都是為團結國家,而非分裂社會,所謂「亡國感」刻意畫定敵我壁壘,不置敵於死不罷休,就算升高支持者激情,一時亢奮過後,只會讓台灣民主更加虛弱。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