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彤觀點:張七郎之死新探-新檔案揭露的台灣史與二二八真相。

2019-07-14 07:10

? 人氣

聖山紀念碑巡禮,東台灣醫療、教育的開拓者-張七郎。(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聖山紀念碑巡禮,東台灣醫療、教育的開拓者-張七郎。(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大約十年前,中研院台史所入手了一批228的新史料,主要是情治機關的文書檔案,這些資料在當時曾開記者會公布,後來在整理過後,加上註解出版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其中特別引人注目的,是有關花蓮縣議長張七郎案,由於檔案之中有一份情治人員提及張七郎的死,是花蓮縣長張文成「請獨立團將張氏父子三人由該團五連連長董志成在鳳林鎮郊外之番社密裁」的說法,幾位教授於是認定這是張七郎是死於政敵報復的具體證據。

其實我一看,首先就會警覺到,一個小小的花蓮縣長,哪裡指揮得動軍隊呢?特別是當時正在戒嚴,反而是縣長要聽軍隊長官的命令,這筆資料是有問題的。

這筆資料的發出時間,是1947年的6月6日,距離張七郎死亡已經兩個多月了。

有沒有更早的資料呢?

其實是有的。

這筆資料是在2013年解密的,比起前述所謂新出土史料的出版,還早了幾年。發文時間是1947年4月1日,也就是張七郎遭到槍決的前三天。公文中清楚的提到,密告張七郎的,是台東縣國大代表鄭品聰。

「花蓮縣政府鑒,極機密。據憲兵隊王隊長報稱:「據國大代表鄭品聰談稱,花蓮國大代表張七郎有共黨嫌疑。余(鄭自稱)與張同赴南京開國大會議時,發現彼(指張)之行動詭秘,言論方面且時表露不滿現狀政治之態度,待會議完畢,余(鄭自稱)等即遄返臺,張尚滯留京滬一帶廿餘日始返之。彼(張)之一、二、三子均在日本留居,並曾服務東三省各地甚久,甚為可疑等語云」等情,仰即秘密注意該張七郎之行動及其事變之主謀經過報核辦為要。「花蓮」兼司令何軍章。」

〈注意張七郎之行動案。〉,《二二八事件專案》,檔案管理局藏,檔號:A376550000A/0036/193-2/1/1/002

這份資料,無論在任何方面都比228新史料的那份可信度更高。別的不說,至少戒嚴司令對縣政府下令,而不是反過來,這一點就沒搞錯。

現在關於張七郎案的普遍說法,認為張文成就是怕張七郎挑戰他的縣長位置,因此藉軍隊之手把政敵幹掉,這個說法,不但錯誤,而且是整個顛倒了真正的政局。縣長張文成才是大家想要提前幹掉的對象啊!

前花蓮縣長張文成。(取自花蓮縣政府)
前花蓮縣長張文成。(取自花蓮縣政府)

一個簡單的事實是,張文成是官派的,馬上要民選縣長了,他肯定是要出局的,差別只在於時間和下台時的身影,一個沒有民意基礎的官派縣長是要怎麼跟當地人競爭民選啦,他幹掉張七郎有什麼好處?

看細節則更能了解張文成被誣得有多慘。

二二八事件中,陳儀曾經下令,民眾如果認為現任縣市長不適任的話,那就大家推舉三個人選,由他來圈定一個。花蓮縣還真的照做了,張七郎名列最高票,這也是現在大家說張文成借刀殺人的動機(怎麼沒人懷疑另外兩位候選人?)。但你真的去看細節,張七郎被推舉後,他在3月12日就自己退出了,表明不願意被推舉。張文成呢?幾乎是同時他也向陳儀表明辭官不想幹。

二二八事件後,很多外省人都怕了,他也想撤,只是陳儀沒同意他辭。一個退在先,一個辭在後,這都還是張七郎遭到槍決之前就發生的事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