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秉志觀點:仁澤地熱探勘成功,為台灣地熱發電帶來一片曙光

2019-07-12 05:50

? 人氣

仁澤地熱探井地表噴流測試。(作者提供)

仁澤地熱探井地表噴流測試。(作者提供)

台灣正值能源轉型之際,再生能源對於台灣未來能源供應的重要性不言可喻。目前太陽光電及離岸風力等具有大型開發能量的再生能源受到非常多的注目,也吸引許多國內及國際專業團隊投入大量的資金及技術進行開發。但太陽能及風能為間歇性再生能源,為避免再生能源間歇性供應之問題,地熱能(Geothermal energy)是台灣更需要注重的開發選項。

台灣的地熱發電推展,需要有實際的行動。去年(2018年)3月,台電與台灣中油公司,在經濟部國營會的指導之下籌組了地熱國家隊,並設定第一個地熱探勘目標為宜蘭仁澤地熱區(註:仁澤地熱為仁澤/土場地熱開發案的第一期計畫)。中油公司經過努力在半年內獲得當地原民部落的同意,並通過原民知情同意權,在此同時,也完成鑽井井位勘定及鑽井設計,決定在仁澤地熱區鑽兩口新井(仁澤3號井及仁澤4號井)。

2018年11月7日,宜蘭仁澤3號地熱探井正式開鑽,這一個開鑽活動獲得當地部落同意且以祭山神方式進行祈福,祈求鑽井順利。仁澤3號井在2018年11月開鑽後,僅花費89天,就鑽到地下1475公尺處完鑽。接著,同一個鑽井井架拆卸後重新組裝於仁澤4號井的井位上,並在2019年3月開鑽,此次更只用了83天,就鑽到地下1500公尺處完鑽。中油地熱鑽井隊於2019年6月中旬順利地完成仁澤地熱區兩口地熱鑽井的任務。

左四起台電董事長楊偉甫、民進黨立委陳歐珀、立委陳曼麗、中油董事長戴謙。(中油提供).JPG
左四起台電董事長楊偉甫、民進黨立委陳歐珀、立委陳曼麗、前中油董事長戴謙。(資料照,中油提供)

2019年6月底,經濟部國營會及關心仁澤地熱發展的立法委員們進行現場踏勘。當日,仁澤3號井正進行簡單產能測試,源源不絕湧出的高溫熱液噴入消音桶(Silencer)後向天空散出壯麗的白煙,宣告了仁澤地熱探勘的初步成功,也為台灣地熱發電帶來一片曙光。

接下來,即將要進行更詳盡的產能測試,針對兩口探井的熱水穩定量、溫度及壓力進行量測,之後由台電接棒,進行廠區的發電機組及電廠設計。若一切順利,台灣將正式出現百萬瓦(MW)等級的地熱發電機組設備。筆者更是期待仁澤地熱探勘成功的經驗可以帶到第二期的土場地熱探勘計畫中,持續在仁澤/土場地區增加地熱發電容量。

在仁澤地熱探勘案中,筆者看到幾個觀點,與讀者分享:

一、再生能源的發展,應與當地居民或原民部落攜手共進,互享優惠。原民知情權應獲尊重,需深入部落進行良善溝通,也可主動向當地居民提供工作機會。以仁澤地熱案為例,原民能夠實際地參與工作,並在第一線瞭解國家隊的所有作為,當地居民能隨時掌握最新工程進度,並對地熱開發技術更為瞭解。因此,仁澤地熱探勘案與原民部落成功合作的經驗,可以成為其他地熱開發案的借鏡。

二、鑽井是地熱探勘的最後一哩路,沒有利用鑽井進行地熱蘊藏的確認,就無法評估地熱發電的能力。在可見的未來,許多地熱開發案會持續出現,新興的地熱鑽井市場或許可以成為中油公司另一個發揮所長的場域。若有中油的鑽井服務加入地熱探勘市場,對於台灣的地熱發展將有極大之助益。更多的鑽井服務商投入市場,進行良性競爭,並提供地熱開發商更多的選擇,應為開發商所樂見。

三、鑽井過程中需要面對地下高溫高壓流體,也需要快速的克服高滲裂隙帶的漏泥問題,完井時候的襯管選擇、開篩區段選擇以及如何進行熱液導噴等等的技術層面問題也都需要解決,這些都可藉由不同案場的成功經驗達到技術推展的效果。透過工作坊或技術研討,國內的地熱鑽井商及開發商可以相互學習,以盡量降低地熱探勘的風險。任何一個良好的地熱探勘案,都可以協助台灣建立更完整的地熱開發經驗。

筆者在大學進行石油工程以及地熱工程的教學及研究,致力於地下地質能源的科學普及教育,因此對台灣地熱能源的探勘及開發深感興趣。在追蹤仁澤地熱探勘的過程中,看見地熱國家隊、社會各界及政府單位對於台灣地熱發展上面所進行的各項努力。期許台灣早日完成百萬瓦等級的地熱發電廠,透過成功的開發經驗,加速地熱發展,使地熱能源可以在台灣再生能源的使用版圖上佔有一席之地。

*作者為國立成功大學資源工程學系副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