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共融》看表演哭鬧、喊叫都沒關係,兩廳院推「輕鬆自在場」,背後原因是⋯⋯

2019-07-12 09:20

? 人氣

國家兩廳院11日舉辦首次「輕鬆自在場」,讓不同需求的觀眾都能共同欣賞表演。圖為表演結束後,現場觀眾以揮手取代掌聲。(兩廳院提供)

國家兩廳院11日舉辦首次「輕鬆自在場」,讓不同需求的觀眾都能共同欣賞表演。圖為表演結束後,現場觀眾以揮手取代掌聲。(兩廳院提供)

聽音樂會、看歌劇時,總是正襟危坐,連想調整坐姿、感冒想咳嗽,都擔心被隔壁賞「白眼」?國家兩廳院今(11)日舉辦首次「輕鬆自在場」,讓不同需求的觀眾,從自閉症孩童,到身體欠安老人,不管歡呼、咳嗽,甚至哭鬧,都不會被制止。兩廳院總監劉怡汝說,今天是全台第一次,對許多父母來說也是新嘗試,他們過往是連嘗試機會都沒有,「藝術如果都只有身心健全的人能來看,這就太狹隘了。」

國家兩廳院今舉辦藝術共融工作坊,邀集國內各藝文場館、文化中心經營團隊,以及地方文化局處等單位,討論文化平權、無障礙場館空間等。傍晚並以男子合唱節目《從理髮廳走出來的拉縴人》舉辦首次輕鬆自在場,除邀請工作坊學員、參與團隊外,更邀請如妥瑞氏症協會等機構,一同前來觀賞,演出前導聆也首度使用「雅婷逐字稿」協助。

20190711_《拉縴人》演出前導聆,首度使用雅婷逐字稿(左方螢幕)協助無障礙導聆。(吳尚軒攝)
《拉縴人》演出前導聆,首度使用雅婷逐字稿(左方螢幕)協助無障礙導聆。(吳尚軒攝)

兩廳院顧問易君珊受訪時說明,所謂「輕鬆自在場」,會調整周邊環境,包括燈光與音響,避免強烈閃爍或眩光,避免突然或尖銳聲響,觀眾席也會保持微光,方便自由進出,這些內容都會跟表演團體溝通,重點是不會改變表演品質;此外也會設置休憩室,提供安靜的休息空間,讓觀眾看表演累的時候,可以去休息室。

「輕鬆自在場的目的,是把環境做出來,讓有需求的人能進來。」易君珊指出,如有自閉症的人會晃動身體,可能別人覺得這不正常,但這其實是他最自在表達自己、跟外界溝通的方式。她強調,共融的概念,就是邀請大家一起來,不會說只服務某些族群,是輕鬆自在的概念,會帶領觀眾重新思考,怎麼樣子可以最自在地來吸收藝術。

兩廳院首度嘗試輕鬆自在場,席間儘管偶有孩童哭鬧、喊叫,但並未有觀眾表達反感,演出團隊也未因此被干擾,順利完成表演。然而仍有觀眾表達疑慮,表示作為身心障礙孩童的陪伴者,儘管知道沒關係,但在孩子吵鬧時,即使是陪伴者自己,也會感到疑慮,擔憂是否該先把孩子帶出場。

20190712-國家兩廳院11日舉辦首次「輕鬆自在場」,讓不同需求的觀眾都能共同欣賞表演。(兩廳院提供)
國家兩廳院11日舉辦首次「輕鬆自在場」,讓不同需求的觀眾都能共同欣賞表演。(兩廳院提供)

「藝術若只有身心健全的人能來看,這就太狹隘了」

劉怡汝會後受訪說,在國外輕鬆自在場是滿常態的,很多場館都會定期安排,對於音樂家、演出者一定會事先溝通,讓他們理解做這件事情原因和目的,也希望藝術家能有同樣心情,「藝術如果都只有身心健全的人能來看,這就太狹隘了。」

「這個好像是走向文明社會,我們就應該有的能耐。」劉怡汝舉例,像他的父親進到場館,因太冷而總會咳嗽不止,大家都會一直看他、發出不耐的聲音,後來他再也不敢進兩廳院,「所以當我們每個人都可能老,我們的長輩,都可能年紀大的時候,我們是在打開這個可能性。」

輕鬆自在場 20190711_《從理髮廳走出來的拉縴人》演出照。拉縴人男聲合唱團與指揮拉斯姆斯共同演出。(兩廳院提供)
兩廳院首次「輕鬆自在場」由拉縴人男聲合唱團與指揮拉斯姆斯共同演出。(兩廳院提供)

劉怡汝強調,今天是新的嘗試,是全台第一次,對許多父母來說也是新的嘗試,他們過往是連嘗試的機會都沒有。她相信父母們,絕對不會因為是輕鬆自在場,就比較放縱,或逼小孩要待在這裡,選擇權都是在父母、陪同者。

劉怡汝說明,輕鬆自在場一定會標示清楚,讓觀眾可以事先選擇,日後希望就是一般演出,它不是慈善場、愛心場,不是用這樣的方式看輕鬆自在場;接下來11月會再有場次,因節目大概都是1年前就訂好,所以是從現有節目裡,說服演出團隊開放。

劉怡汝表示,明年仍會繼續藝術家談,輕鬆自在場也許還不能非常頻繁,但會試著多幾個場次,接下來會搜集觀眾意見,和顧問討論,對觀眾疑慮,找出更合適的做法。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