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郭台銘的選擇

2019-07-12 06:20

? 人氣

郭台銘在國民黨初選表現的爆發力,已經足可讓綠營心驚。(林瑞慶攝)

郭台銘在國民黨初選表現的爆發力,已經足可讓綠營心驚。(林瑞慶攝)

國民黨初選民調倒數計時,根據非國民黨委託的其他民調,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支持度,已經與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拉開距離,力拚到最後一刻的郭台銘,對可能落敗的結果,顯然心中有數,除了公開向韓國瑜喊話:「就算大哥拜託你」,對初選過後是否脫黨參選到底,並未把話說死,但郭台銘「獨立參選」的最佳時機,可能已經過了。

做為「政治素人」,這三個月初選經驗肯定讓郭台銘百感交集,但他應該感到安慰,儘管可能贏不了韓國瑜,但在對比式民調中,他的支持度還是遠超過現任總統蔡英文,包括親綠團體做的民調,不論是藍綠對決或者包括柯文哲在內的三足鼎立,郭、韓都是可以勝選之人。

民調難免有初選效應,就像蔡英文在民進黨初選民調逆勢拔高十個百分點,民進黨初選結束,蔡英文的支持度就「回歸正常」─滑回原點,民進黨心知肚明,所謂「綠營有蔡吃蔡,無蔡吃瑜」的「灌票」韓國瑜,其實影響有限,但民調趨勢已經下滑的韓國瑜却在萬箭穿心過程中,逆勢拔高,不論是財產申報或妻子李佳芬的農舍違建爭議,絲毫傷不了韓國瑜半分,對比過去為了農舍或為了軍舍嚴重影響選情的蘇嘉全和王如玄,韓國瑜直可謂「金鋼護體」,這三個月又讓韓國瑜競選功力再增三成。

綠營人士認為綠粉反串挺韓國瑜(右)就怕弄巧成拙。(柯承惠攝)
綠營人士認為綠粉反串挺韓國瑜(右)就怕弄巧成拙。事實上,韓國瑜初選民調不但止滑,甚至逆勢回升。(柯承惠攝)

郭台銘的確不必沮喪,連沮喪十分鐘都不必,該沮喪或警覺的應該是民進黨、是蔡英文,他們硬生生創造了一個打不敗的對手,贏不了的處境。

郭台銘的民調支持度,從參選迄今穩定成長但成長幅度極為緩慢,國民黨的民調不公平嗎?在參選人都可派人監督的情況下,不可能做假:未納人手機民調影響大嗎?只要市話抽樣符合選民結構,就不至於扭曲太過。

選舉本來就要靠「勢」,韓粉的堅定支持固然讓中間選民却步,却為韓國瑜營造消退不了的勢,任何負面批評都無法穿透韓粉的銅牆鐵壁,韓國瑜不必提出任何具體的政見,只要站穩守勢,就能屹立不搖;韓國瑜的危機不在大選,而在當選後,就像他競選市長勢如破竹,就任市長反而讓他露出空門;同樣的,總統大選的危機,不在未來的一百八十三天,而在當選後,一個坐不住市政的市長,又如何能坐得住國政呢?果若如此,則不只是韓國瑜的危機,而是台灣的危機。

奇特的是,更多學者專家寧可聚攏在韓國瑜身邊,而非郭台銘身邊,為什麼?這絕對不是庶民與權貴可以解釋。

郭台銘從頭到尾都疏忽了,政治與公司治理不同,做為企業主他可以霸氣地領導群倫,任何事他說了算;政治領導却不能只靠霸氣,而且,往往不是一個人能說了算。郭台銘要送出訪友邦的蔡英文國旗帽,蔡英文冷回:「我不是他的員工。」這句話,說進多數人心坎裡。

隨便舉例,郭台銘提出零到六歲幼兒「國家養」的政見,能不能做到,如何做到,國家財源如何分配,都是值得琢磨的議題,初選對手前新北市長朱立倫提出不同意見,郭台銘該做的是謙虛請教「政壇先進」朱立倫,政府預算程序和配置該如何調整,而不是和朱「鬥嘴鼓」,或激動地以「散盡家財」表明說到做到的決心。

同樣的,郭台銘主張課徵富人稅,理當符合絕大多數小民的心聲,但商總理事長賴正鎰表示反對,不論是基於富人立場和還為企業家發聲,郭台銘要做的是爭取平頭百姓的支持,而非公開揚言,「若是我當選總統,第一個查賴正鎰的稅!」不論這是開玩笑還是「恫嚇」,「查稅」都不是總統的事,針對特定對象查稅更不是總統應該揚言的事。

至於他和「富豪對手」蔡衍明的恩怨,更犯了競選兵家之大忌,即使旺中媒體對待郭台銘的確不公平,郭台銘也不必以韓國瑜當選總統,蔡衍明就會當國民黨主席的「預言」,「警告」選民,原因很簡單,除了總統當然兼黨主席之外,國民黨主席由黨員直選,即使蔡衍明大有可能在幕後對未來的國民黨主席指三道四,但蔡衍明不是國民黨員,要國民黨中央像禮遇郭台銘一般,也頒發榮譽黨員證禮遇蔡衍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凡距離現實太遠的指控,就缺乏說服力。

韓國瑜參選總統,形象包裝全由蔡衍明(圖)的旺中集團來「打理」。(新新聞資料照)
韓國瑜參選總統,蔡衍明(圖)主持的旺中集團卯足勁支持。(新新聞資料照)

就像韓國瑜當選就任市長就露出空門,準備棄商從政的郭台銘,一旦決定投入國民黨初選,就露出「素人」的空門,一腳踏進政治混水,能不沾爛泥嗎?回到三個月前,如果郭台銘選擇的是獨立參選,他不必受國民黨牽制,自由自在做一個講話有哏,說錯話也不必受氣的「素人」,情況或許會比現在好很多,但人生沒有回頭路,他要一口氣憋不過去,當然還是可以選擇脫黨參選到底,但這三個月,不只是沾上了政治爛泥,還少了「素人」的新鮮感,遑論初選結束再宣布參選到底的「正當性」當然大打折扣。

不論初選結果如何,郭台銘不必抱撼,就像他自己一再說的:「只要方向對,就不怕失敗。」他參選總統既非為個人權力,又何必在乎輸贏?重點是為了中華民國,他努力過了,這三個月的政治初體驗,足夠他回味;至於他私心希望「只求中華民國歷史給我一個小小的地位」,郭台銘更應該放寬心,中華民國歷史上總統基本沒什麼地位,歷史上帝王將相駡名更多,權力得失與歷史定位不必相關。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