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觀點:台灣能否領導「歧視華人」潮?

2019-07-15 06:5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曾說過沒有人會因為認同而被歧視。(AP)

蔡英文總統曾說過沒有人會因為認同而被歧視。(AP)

印尼大選中歧視華人的宣傳剛結束,美國又四下出現歧視華人的政治正確潮流,台灣也以捍衛民主之名,要對任何與大陸具有互動關係的人民,進行政治檢查與監控。誰也沒有想到,世界華人政治出現印尼化的發展!反而印尼領導階層,努力在超越過去。

儘管印尼華人與美國華人的境遇迥異,更與台灣情況不能相互比擬,但是政治主流論述中關於歧視的文本,卻有驚人的類似。一言以蔽之,就是指控華人拒絕與本地社會同化,懷疑華人繼續效忠遙遠的母國,危害在地社會。

每個社會都有歧視,公眾人物為了應對自己被歧視,常見方法之一,就是臨摹政治正確的主流,一起歧視他們所歧視的對象,儼然自己也屬於主流,而不屬於自己被認定的團體。華人領導最害怕的就是採取反歧視,因為誰要是反歧視,誰就等於對號入座。

然而,同化不但解決不了問題,還會陰魂不散,尾大不掉。這可以分為華人與在地政治主流兩方面來解釋。

愈同化,愈歧視

對華人而言,努力致力於自身與在地社會的同化,指控其他華人同化的努力或誠意不足,都在在提醒華人自己,並不屬於主流社會,就算根本就是土生土長的華人,也仍然不由得不一直自我提醒,同化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更根本的是,擁有政治正確的在地主流,不可能放棄這樣一個目標明顯、祖國明確的對象,做為政治上的代罪羔羊。歧視,就是政治的核心,尤其是民主政治的核心,因為政治正確論述的營造,是政客動員選票的有效手段,政府壓制反對黨的工具。

其結果,同化愈徹底的華人,愈是被歧視的對象。印尼的情況就是最好的例子,美國或台灣也差不多。

許多研究印尼華人政治的學者早就指出,在東南亞各國中,印尼華人是同化最成功的,但矛盾的是,印尼排華反化不斷,而且週期性的高潮令人不寒而慄。這些觀察的重大侷限在於,他們主要是研究爪哇島,尤其是雅加達,因此沒有看到印尼其他地方的華人社群,有些地方不但沒有同樣程度的同化,甚至在地社會還有華化的情況,其中比較明顯的例子就在東加里曼丹。

值得注意的是,沒有同化壓力的地方,並沒有排華的政治正確,而同化最成功的地方,排華總是最嚴重。前者比如東加里曼丹,每有中國節慶與中國方言,都是社區共同參與,即使在排華最嚴重的年代,也不曾中斷。反而已經完全同化的華人,承受最大的同化壓力。

這就證明,印尼屢屢出現的排華,根本不是因為華人同化不足或拒絕同化,而是因為政治主流營造政治正確的刻意歧視。過去蘇哈托如此,他個人受益於華人關係網無比豐厚,但因1965年排華而得政權的遺名萬年,也在1998年排華而告老還鄉。

戴萬平將以親身走訪歷史現場的經歷,深入探討東南亞的血腥歷史和對未來的痛苦追求。(蘇哈托於1963,取自wiki)
蘇哈托於1963,取自wiki

同化就是華人歧視華人?

在台灣,李登輝發明了新台灣人的身分範疇,主張任何人只要認同台灣,不論過去是什麼身分都可以既往不咎。蔡英文甚至加碼,表示沒有人會因為認同而被歧視,她還對老兵喊話,大方表達我們可以接受你們的胸襟。

但是,蔡英文忍不住要質疑馬英九的認同與效忠,而沒有注意到,馬英九可說是第一個響應新台灣人運動,拋棄中國身分的台灣華人,所以蔡英文無異間接而強烈地質問了老兵的認同。

就像印尼一樣,愈是鍾情於同化的台灣人,愈是在提醒政治主流,自己是絕佳政治提款機,永遠的代罪羔羊。反而年邁的老兵,大家不但不再對付他們,還要給他們做口述歷史,保留他們的記憶,像活化石一般,讓中國人的身分意識,永遠成為歷史檔案。

如今美國領導階層刻意縱容,甚至營造的,是華人乃為中國奸細,是為了滲透美國而存在,與民進黨刻意營造凡是支持國民黨的,一旦與大陸有直接或間接互動,就足為中共代理人,兩者相向而行,可以說是相輔相成。

已然完全同化的印尼學者湯友蘭,是土生土長的印尼人,絕不可能成為中國人,她便質問印尼主流社會,發動了三十年的同化運動,成功了嗎?失敗了嗎?或者,成敗從來不是重點,重點是歧視。若沒有歧視,就沒有所謂華人問題,華人與土著可相處融洽。只有徹底同化的爪哇島華人,像馬英九一樣,卻被當成同化失敗的對象在歧視。

覺得自己已經徹底同化,偏偏卻又被歧視的這些華人,對華人的身分怨懟最深,他們總是率先提醒自己與所有華人:不要在公眾場合講中文,以免人家不舒服;對土著要心懷感恩,尋求認同;對本地社會要有貢獻,才能爭取平等。

美國當時討論《排華法案》的政治漫畫。(Wikipedia/Public Domain)
美國當時討論《排華法案》的政治漫畫。(Wikipedia/Public Domain)

「中華膠」與「代理人」

適逢中國崛起,挾龐大資源向外投射,所有華人面對的挑戰是,如何在本地社會的期盼下,運用這個資源,但是要避免因而為中間人的身分,而加深導致自己遭受歧視的烙印。所以,如何證明自己引進的資源是對所有人好,而不是對華人好而已,是華商與科學家共同的挑戰。然而,無論如何努力,下場幾乎就是被那些拿到最多好處的在地菁英,鎖在一個特定的形象裡,接受持續的檢查。

這是因為,愈是強調華人對在地社會的貢獻,聽在多數群體的耳裡,產生兩種反效果,一是影射在地人佔便宜,二是影射在地人無能。所以,以分享華人經濟資源為手段爭取華人的平等,效果有限。在台灣,就顯然一直引起反感,以至於兩岸經貿成為群眾運動要加以知覺隔絕的現象,以免因為知道自己對華人社會有了依賴性,產生自恨。

一旦華人意識到平等不可求,有人就寧可轉而追求尊嚴。建立尊嚴的前提,是承認自己具有差異性,並以這樣的差異性挑戰主流社會直接面對,然後達到反歧視的效果。但是這就導致華人社會的分裂,因為這與同化的方向相反,成為在地同化勢力所譏諷的「中華膠」,或領導人指控的「代理人」。

在台灣所熟悉的幾個其他世界上的角落,歧視華人是主流,以至於台灣領導階層特別興奮,儼然台灣跟世界潮流同步。但是,世界各地整肅華人的風潮主要是政治性的,而且在各自的社會上沒有共識,因此所提倡的政治正確受到相當的抵制或反省。這就給台灣一個領導世界潮流的機會。

台灣對於歧視華人這樣的風潮,進行法律化,透過法律化,來整合整個系統的歧視力量,由國家力量直接介入執行,因此可以產生明確無誤的統一效果。副作用當然就是,這樣的壓制與歧視,就等於放棄同化政策,並因為自己的歧視,反而營造出滲透無所不在的自我恐嚇,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就像義和團那樣,人人頭纏紅巾,真偽莫辨。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中山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