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策略性操作」傷害初選公平性

2019-07-15 07:10

? 人氣

兩黨策略性操作初選,傷害初選公平性。圖為國民黨初選兩強郭台銘(盧逸峰攝)+韓國瑜(新新聞郭晉瑋攝)

兩黨策略性操作初選,傷害初選公平性。圖為國民黨初選兩強郭台銘(盧逸峰攝)+韓國瑜(新新聞郭晉瑋攝)

本屆總統初選空前踴躍,綠營是現任總統首度有人挑戰,藍營是預估形勢大好而參選爆炸。在人多口雜下,電話全民調也被藍綠兩黨共同採用,而且都採對比式民調。「黨內互比」一翻兩瞪眼,是簡單方式。找幾個假想敵「黨外對比」是複雜方式。而方式愈複雜,可供操作空間愈大:除了完全掌控民調的黨中央可藉機舞弊外,黨機器動員支持者接電話「策略性回答」,更是破壞全民調可信度、傷害初選公平性的「策略性操作」。

以綠營為例,在互比式民調上深知蔡英文必輸的黨機器,決定採對比式民調,並且一直拖延民調時程,直至時機有利蔡,然後由蔡帶頭,喊出「唯一支持蔡英文」,全黨及小英後援會再舖天蓋地附和蔡呼籲,一下就讓「孤掌難鳴」又堅持「君子之爭」的賴清德敗下陣來。賴清德之敗,民調工具被黨機器掌控(加上有利蔡的手機族被臨時加入民調)是一大原因,用「策略性操作」(即「唯一支持蔡英文」)把表面對比式民調扭曲成四不像民調是另一原因。

總統提名黨內初選,蔡陣營一開始即設定避免與賴清德進行太多的正面交鋒。(柯承惠攝)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打不過被操作的初選民調。(柯承惠攝)

再說藍營,原本已決議黨員投票及民調「三七開」的國民黨,居然為了韓國瑜而一變再變,最後變成完全附和黨內多數中常委中委要求的電話全民調,逼王金平憤而退出初選及朱立倫大呼不公平。然後郭台銘建議的電話及手機混合民調方式(因年輕手機族較支持郭而較少支持韓),又被否決。然後七月七日國民黨「反鐵龍公投凱道大會師」,郭台銘提出要補簽參選公約,又被黨中央拒絕,理由是「考量這恐怕會為郭造勢」。韓粉可以對國民黨凱道大會師反動員,黨中央不怕這會為韓造勢,郭台銘要補簽參選公約卻不准,黨中央怕這會為郭造勢。郭韓在黨內待遇對比上,孰利孰不利已不問可知!

更嚴重的是,擅於把對比式民調操作成扭曲結果的民進黨,動員綠營支持者「有魚吃魚(瑜),沒魚吃菜(蔡)」,要助韓國瑜勝出。原因是他們認為韓不獲年輕人支持,韓粉又屬封閉性(排他性)群體,在大選上韓比郭好打。同時過去民進黨面對全世界最有錢的國民黨,取勝不易,現在國民黨黨產總算被凍結,竟又出了一位全台灣最有錢的郭台銘,如何能讓郭勝出!

民進黨「助韓抑郭」,連該黨立委及要員都不諱言,坊間綠營人士更是沸沸揚揚。消息靈通的郭台銘也馬上說「民進黨要用民調做掉賴清德那套來弄我」。相形之下,柯文哲幕僚在ptt發文,指根據朋友做的民調,韓國瑜將在初選勝出,且有很高機率當選總統,因此呼籲「非韓人口團結」,在互比情況下「唯一支持郭」,在對比情況下「有韓不投,非韓投郭」。雖然這對柯粉有一定號召力,對「郭柯結盟」更是助力,但柯陣營的散兵遊勇及各自為政,比起韓粉及民進黨的人多勢眾兼相互呼應,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更不必說民進黨長於選舉操作,連過去「無惡不作」的國民黨現在都甘拜下風!

民進黨的「助韓抑郭」,固然是因斷定韓在大選上比郭好打。但民進黨卻未想到,「韓粉現象」已演變成偶像崇拜及宗教式集體狂熱。這不但類似「納粹現象」,有礙社會和諧,而且對藍綠兩黨都將產生無法預料衝擊。當年民進黨台獨狂熱、新黨反獨及反李登輝狂熱,好不容易經過時間淘洗而安定下來了,誰能知道現在狂熱當頭的韓粉又會做出什麼?日前韓國瑜後援會不是曾號召十五日民調結果公布當天,韓粉去包圍國民黨中央黨部,「告訴民調公司(其實是警告國民黨)不可有任何問題(不可對韓不利)」嗎?

20190714-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郭台銘14日進行「跟著郭懂遊街去」,為初選投票最後做衝刺。(簡必丞攝)
民進黨「策略性助韓國瑜」,讓郭台銘拚不過初選。(簡必丞攝)

媒體經常報導,民進黨每逢選舉,就有「灌票支持」及「反向操作」行為。這對民主運作非常不利,與國民黨過去的買票作票,都是民主負面因素。其中「策略性回答」等同「策略性投票」。在多黨制國家中,選民或小黨因不願將票浪費在「毫無希望」的政黨及候選人身上,或為了不讓他們討厭的政黨及候選人當選執政,故意將票「策略性」投給較不討厭或有次佳機會當選執政的政黨及候選人,這猶不失民主精神。但台灣是「敵對式兩黨政治」,民進黨精心炮製的「策略性回答」,若非為做掉黨內競爭對手,就是為讓較好打的國民黨人出線,其動機完全與民主精神倒反。

民進黨之喪失創黨理想,被民主前輩及進步國人視為日趨墮落,不能不說與該黨這種反民主動機及「策略性操作」日久成習、積重難返密切相關!

當然,國民黨也沒多少長進。在民進黨本屆總統初選民調中,國民黨也照樣「策略性」支持較好打的蔡英文,只是動作更為隱密,不像民進黨人大肆張揚而已。而且僅僅四年前,國民黨還召開臨時代表大會,換掉按黨內初選程序提名的總統候選人洪秀柱,改徵召朱立倫。國民黨民主誠信低落至此,難怪本屆總統初選民調前,黨中央不得不先公開流程,讓各候選人監看,「以昭公信」了!

「初選」是比黨主席「欽定」或黨高層「共識決」更合民主精神的黨內制度。重要的是它必須經過妥善制度化,有如美國初選,而不能因人設事,動輒改變規則,甚至臨時改變規則,一改再改,直至黨內民主精神蕩然無存。一個連黨內民主精神都不遵守的政黨或朝野兩黨,它們有可能篤信及追求真正的或更好的民主制度嗎?當然不可能!

美國有妥善的初選制度,初選過程仍難免煙硝四起,如同波斯比《美國總統選舉》一書說的:「初選是一場緊張的交叉射擊比賽,同一政黨候選人必須在大選年最初幾個月於各州相互競爭,導致很多苛刻攻擊,所有倖存下來的人都飽受負面評價。這也意味他們將無法吸引選民積極支持,負面評價有可能把選民推向他們政黨之外,因為選民聽到的壞消息(壞話)太多了!」有妥善初選制度的美國尚且如此,以「策略性操作」破壞全民調可信度、傷害總統初選公平性的台灣,不是更像子產所謂「自鄶以下」,需要立法禁絕了嗎?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