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萬名外傭在香港》外傭媽媽在港懷孕生子,嬰兒能否成為「香港人」?

2019-07-17 15:00

? 人氣

懷孕婦女做超音波檢查。(AP)

懷孕婦女做超音波檢查。(AP)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香港目前約有34萬名外傭,其中女性佔95%以上。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去年表示,人均壽命居全球前列的香港已進入高齡化社會,當地家庭未來需要更多外籍幫傭。香港勞工局稱,30年後估計香港社會會有60萬名外傭,照顧有需求的家庭或個人。

然而,許多分析指出,在香港越來越依賴外傭時,外傭懷孕已成為香港社會的重要議題。一位來自印尼的「前幫傭」莉莉(化名)告訴BBC中文她的遭遇。

在香港生子並坐牢的外傭媽媽

「後來,我在街上遇到之前的太太(前僱主),她看到我牽著一個女孩,嚇一跳,生氣的問我說:『你不是說要回印尼,怎麼還在香港,還去帶別人家的小孩?』 我只有說了幾句就走,因為她不知道那個女孩其實那是我的女兒,而且我女兒還跟她女兒念同一個學校,同一個班級。」莉莉笑著說出自己在香港的神奇經歷。

1980年出生,來自印尼的穆斯林鄉村,莉莉說著一口流利粵語以及簡單的華語。她曾在台灣工作多年,回鄉一段時間後於十年前再出國來港幫傭。

在香港最初幾年,莉莉換過4個僱主,最後成了非法勞工。她解釋說是因為受到第四名女僱主的肢體暴力而逃跑,為了生計,經朋友介紹在一間餐廳非法工作。

「當時太太生完小孩,有情緒問題,很容易生氣。稍微不開心就大聲罵我。也常常挑剔我打掃得不夠乾淨,生氣的時候就拿衣架打我。太太老公有跟我道歉,但要我體諒太太剛生了小孩心情不好,要我多忍耐。但一年左右之後,我還是受不了被罵被打,決定跑掉。」 莉莉說。

莉莉後來在打黑工期間,經過香港同事介紹,與一名香港男子相戀,她以為這段戀情會開花結果。但幾周後這位男朋友消失無影。

過了幾個月,莉莉發現自己懷孕,但同一時間她剛好也遭人舉報非法打工,因此坐了六周牢。因為懷有身孕,香港移民局並未將莉莉立即遣返。朋友介紹她去找慈善團體融幼社(pathfinders)諮詢,並尋求社工幫助。2012年,莉莉在香港生了女兒。

莉莉說,融幼社協助她經由法律途徑找到女兒香港生父,透過法院確認血緣關係,讓她女兒拿到香港居留權。莉莉自己則持有俗稱「行街紙」的臨時身份證明書(香港政府發給「等候遣送」或「遞解離境」的人士的文件)。因此她的處境是隨時可能被遣送離境,每一年移民署會檢視莉莉的情況,決定是否遣返她或讓她延期居留。

莉莉來自鄉下,父母已經過世,穆斯林家鄉無法容忍未婚懷孕的女性。若回到家鄉,未必會受到好的對待。這也是莉莉選擇不回印尼的原因。

莉莉說她知道在香港生下女兒後要面對的困難。但她懷孕時只覺得心慌,很難好好思考,有幾次差點「想不開」,尤其聽到父母相繼過世的消息後。莉莉說到這裏留下了眼淚。

莉莉說,目前母女兩人的生活費用由民間組織及慈善機構救濟。女兒很乖巧,功課不錯。她很感激一直幫助自己的香港朋友。

外傭懷孕議題

「融幼社」透露,10年來他們已經服務過6000多名外傭個案;服務的對象大多來自印尼或菲律賓,具體服務事項是協助她們處理懷孕前後的種種醫療或法律問題。服務主任周翠珊(Jessica Chow)說,許多外傭一但懷孕,往往因為自身或僱主不清楚相關的法律知識,因而產生許多誤解甚至糾紛。

周翠珊說,多數外傭會選擇在香港生下小孩,再將小孩帶回家鄉,讓家人代為照顧。但也有5%的個案,選擇不生下小孩。融幼社的工作就是提供必要的醫療經費募款以及法律諮詢。另外,年輕的外傭女性來自性教育相對缺乏的鄉村,對於避孕以及懷孕護理的知識較不足。或者是她們的故鄉宗教嚴厲反對女性未婚懷孕,因此許多個案中的懷孕媽媽身心都出了問題,也影響胎兒健康。

.
菲律賓勞工香港街頭遊行爭取權利。

融幼社告訴記者,更複雜的情況是不了解法律的外傭,擔心懷孕會被解僱或被驅除出境,而故鄉因為宗教因素無法允許未婚懷孕,或因為僱主的不當對待,選擇逃離僱主,非法滯留香港。「逃逸幫傭」若生下小孩,兩人都無法擁有在香港的任何醫療以及福利資源,生活情況會非常惡劣。

僱主看法

香港給予在港工作滿40周的外傭10周的帶薪產假。外傭經醫生證明證實懷孕之日至產假結束,僱主不可以解僱外傭。新加坡則規定一旦懷孕,外傭需在兩周內離境,相比之下,香港法律寬容許多。因此,許多香港僱主認為外傭懷孕會給自己造成困擾。

一些僱主表示,外傭一但去放10周產假,家裏就沒有人照顧,特別是對經濟弱勢家庭,譬如有臥病在牀的家人或獨居的長者。

在香港的著名網絡討論區「親子王國」中,僱主時有抱怨幫傭懷孕五個月後開始不願意做太繁重的工作,認為他們藉此偷懶。也有許多僱主不滿外傭在香港交男友,或懷孕「影響工作」。在地小人稠的香港,居住空間狹窄,一般僱主沒有空間給予外傭與嬰兒同住。

資深社工岑女士告訴記者,要看到僱主的苦處。譬如有的個案中,僱主發現外傭未經同意帶便男友或老公到家裏來,引發紛爭。

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助理教授碧樺依(Baig Raees Bagum)告訴BBC中文稱,她能理解僱主對於外傭懷孕的意見,但港府應該提供更多社會福利資源,譬如養老院或小區服務給弱勢家庭,而不是讓僱主與外傭相互指責。

碧樺依解釋,香港外傭遇到的性侵害或種族歧視並不少見,2018年的「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 報告就指出香港仍有許多種族歧視問題仍然嚴重。

香港中文大學人口遷移與流動研究中心今年二月發表研究結果指出,前年訪問的2000多名於本港工作的菲律賓及印度尼西亞外傭當中有43.9%沒有私人房間,另有70.6%每天工作時數超過13小時,3.9%外傭表示曾被傭主虐打。

逃逸幫傭的去處

根據香港許多移民團體的工作報告發現,在香港,許多逃逸幫傭因此與地下社會接觸,與毒品,性交易組織或人口販賣集團有了牽連。

國際人權組織「行走自由基金會」發佈《2018年全球奴隸指數》針對全球政府處理現代奴隸問題評分,分為十級,香港是排名倒數第三。在亞洲只有朝鮮,香港等四個政府沒有制訂人口販賣特定法例。據此,香港政府回復港媒稱政府已經有50多項打擊人口販賣的法律。

融幼社說,他們的工作以小孩健康權益為優先,該組織建立的短期庇護所也向政府及民間尋求醫療資源協助,搜集嬰兒食品及用品。一些移民團體也正一起游說香港政府制定針更完善的法律與政策,譬如更多的公立庇護所,產假及教育政策支持幫傭及僱主,並同時打擊人口販賣。

除此之外,他們也到印尼或菲律賓聚集的社群或領事館進行法律、醫療及性教育講座。「目標是讓香港的每個小孩都公平有尊嚴地長大,」融幼社說。


台灣新加坡對待外勞的不同政策

台灣

擁有超過70萬外籍勞工的台灣,也常發生女性外籍勞工懷孕後,害怕遭到遣返,賺不到錢而逃逸成為非法勞工。根據台媒引述官方資料顯示,逃逸勞工在台灣生下的「無國籍孩子」已超過600人,而有立法委員估計實際人數可能高達兩萬。外籍勞工小孩即使在台灣出生,也無法入籍台灣,小孩沒有戶籍因此不能上學,沒有健保,成為法律上的隱形人,許多小孩成為棄嬰。

新加坡

據統計,新加坡的外傭人數在2017年達到24萬人。根據規定,外籍勞工若懷孕, 會被視為違反工作契約之約定,政府可以取消工作許可並將勞工遣返回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