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正義何來,價值何往

2016-08-08 05:50

? 人氣

蔡英文從馬耀武道手中接下「歷史正義」旗子及部落族人控訴政府不公義的布條。(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從馬耀武道手中接下「歷史正義」旗子及部落族人控訴政府不公義的布條。(總統府提供)

一歉四百年所為何來

蔡英文向原住民道歉,意在促成族群和解,卻引來評價褒貶不一。自荷蘭人始,明鄭、滿清、日本一直到國民黨政府,國家元首回首四百年,為這片土地上歷代統治者對原住民犯下的所有罪業,道歉。

與當時同為國家元首的李登輝致歉「二二八事件」不同,歷代統治者對原住民四百年來的罪業,原不必由民進黨政府來承擔,四百年來的創傷,並非今日的政府能夠補償,所以四百年來的抱歉,總統更無有資格替他人作出。

總統明知如此,依然感性而執著地要「一歉四百年」,無非在於宣示新政府將來的作為,誓將與過去的種種錯誤告別,弭平傷害的過往,締造一個團結而正義的台灣。

蔡英文總統8月1日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總統府)
蔡英文總統8月1日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總統府)

如道歉文所言,「真相與和解,其實是兩個相關的概念。換句話說,真正的和解,只有透過誠懇面對真相,才有可能達成。」真相是什麼?真相可能是強勢者的隱瞞和欺騙,真相可能是圍堵和殺戮,真相更可能是使得弱勢者噤若寒蟬的「主流價值」的傾軋。和解又是什麼?和解不是「以血換血,以牙還牙」的同態復仇,而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在同理心的基礎上,尊重彼此的人格,容忍不同的文化,尋找共通的價值,相互溝通與理解的方式。

歷史罪業不宜族群化

然而,從「二二八事件」開始,「真相」的邏輯,變成為「後來者侵掠」的邏輯,「和解」的邏輯,則成為「清算」的邏輯。「真相與和解」的換身為「清算後來者的侵掠」,在一次次的清算中,後來者的形象被不斷地妖魔化,即如三十八年隨國民政府遷台的外省老兵,當他們的後代也漸次融入台灣社會、自我認知為「台灣人」之後,家國之情已頑固難解的他們,就成為「真相與和解」唯一的活體清算標的。

蔡英文與巴奈。(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與巴奈。(總統府提供)

當「領去死」從曾經的國家元首口中說出,當同遭白色恐怖之害的外省老兵因「後來人」的身份被反誣為恐怖製造者之時,我們不禁自問,難道我們要的是這樣的「真相與和解」?難道一定要用另一種暴力,用傷害另一些人的方式,才能弭平曾經的創傷?如果一定要這樣,今日製造的這些創傷,未來又由誰來弭平?

無論荷蘭人、明鄭、滿清還是國民黨政府,民眾或自渡來臺,或隨官府播遷,在此繁衍生長,有人為避其災禍,有人為求其溫飽,他們中多數並無原罪,至於其觀念價值受歷史與時代影響,更是無從苛責。宣揚這個時代人本主義、多元文化的新價值,政府無必要為這些後來者道歉,更不應因為「真相與和解」而造成妖魔化後來者的效果。如果道歉的邏輯、尋求真相的過程,是把曾經的罪業人格化、族群化,那麼這個國家的族群,將永無和解之日。

以價值凝聚移民社會

台灣從來就是個移民社會,即使是原住民,也很難說其始於台灣。世界上的移民社會多有族群融合的問題,美國即為其典型,但在美國人的主流歷史敘述中,「後來者的侵掠」的歷史,從來沒有成為妖魔化後來者族群的決口,而只是成為作為不光彩的歷史被掃入「舊價值」之列,因為美國的領袖們深知,正是美國的價值,才使得不同族群得以凝聚。同樣,美國也沒有因為曾經的「後來者的侵掠」的歷史,就拒斥未來的後來者們,也是因為美國人深知,美國是一個以價值凝聚在一起的移民社會,認同美國價值的優秀後來者,永遠能為美國的多元社會注入新的活力。

2016-08-03-不滿蔡英文向原住民道歉-原民促轉記者會-總統府公共事務室主任出面回應-不被現場接受-曾原信攝
8月3日原民促轉記者會,總統府公共事務室主任出面回應,但不被現場接受。(資料照,曾原信攝)

在很多人批評蔡總統的「一歉四百年」仍為空心之時,我倒願意將其看成是新政府對新價值的宣示,給予其積極的評價。只是接踵而來的,在追求「真相與和解」的過程中,新政府究竟會以怎樣的態度面對曾經的後來者族群(如外省老兵、依親者),又會以怎樣的態度面對未來的後來者族群(外配外勞、陸配陸生)——大家都在看,蔡總統宣示新價值的決心,是否真的能夠從一而終。

*作者為大學助理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