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民主是如何在我們手中窒息的?

2019-07-31 05:30

? 人氣

筆者以《民主國家如何死亡》一書中提到的「獨裁四指標」檢驗號稱「不會被打倒」的民選總統蔡英文。(資料照,取自總統府@Flickr)

筆者以《民主國家如何死亡》一書中提到的「獨裁四指標」檢驗號稱「不會被打倒」的民選總統蔡英文。(資料照,取自總統府@Flickr)

喊再多次的「民主」,也掩蓋不了她親手剜掉臺灣這麼多年來辛苦建立起來的民主。她,就是現在正在國外,以她一貫的「文青式」囈語意圖蒙蔽世人的「我國」總統─蔡英文。

民主,絕對不是政治體制當中的萬靈丹,相反地,民主制度,她作為一個以民為主,以多數決為導向的政治制度,本身反而相當脆弱。這也就是當初美國獨立伊始,那些諸如傑佛遜一類的民主先鋒們,何以要為新創未久的美國民主政治加上許多安全機制,他們當初的真知灼見和如今我們所擔憂的,都是一樣的,因為,民主自由,稍一不注意,她就會在我們緊捏著的手中──窒息。光以史蒂文‧李維茲基及丹尼爾‧齊布拉特兩位所著的《民主國家如何死亡:歷史所揭示的我們的未來How Democracies Die: What History Reveals About Our Future》一書當中,所揭櫫的「獨裁行為的四個關鍵指標」來說好了,書中談到下列四個指標:

一、拒絕接受(或不太在乎)民主的遊戲規則。

二、否定政治對手的正當性。

三、容忍或鼓勵暴力。

四、願意剝奪對手,包括媒體的公民自由。

我們就一一地來檢視一下這位號稱「就像台灣的民主自由」一樣,「不會被打倒」的民選總統,究竟她是如何地符合獨裁事實指示劑的標準的呢?

一、拒絕接受(或不太在乎)民主的遊戲規則:遠的不說,光從不久之前的司法改革會議中的「重新表決」,直到符合「朕意」為止,即為拒絕接受民主的遊戲規則。之後更有百般阻撓延宕多月的黨內初選,最後使得另一位候選人只能黯然接受「太完美的」初選民調數據,有苦無處申。更別談不久前才剛剛將人民公投權力重新關回鐵籠的「公投法」修惡。

二、否定政治對手的正當性:先不談蔡總統的最新總統寶座競爭者韓國瑜,因為在韓尚未贏得黨內初選,確定代表國民黨披掛上陣之前,作為反對政黨的頭號假想敵,蔡總統對他的抹黑、抹紅早就已經不遺餘力了。我倒想提提身為蔡總統同黨同志、曾經挺身而出與其競爭民進黨黨內初選的賴清德先生。曾經在一次的媒體訪問中,當她被問及「對手賴清德」要蔡承諾敗選要支持他時,蔡英文總統下意識地直接反問媒體:「你叫他對手啊?」由此可見,在她心中是如何地否定對手了。

20190608-前行政院長賴清德8日出席民進黨2020總統初選政見發表會,會後記者會。(簡必丞攝)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左)在黨內初選時曾言若敗選將支持蔡英文,對此蔡英文受訪時被問及對「對手賴清德」的回應時,下意識反問「你叫他對手啊?」。(資料照,簡必丞攝)

三、容忍或鼓勵暴力:這一點,無庸置疑地,當初民進黨在野時,這位時任民進黨黨主席的蔡主席,經常活躍於任何街頭抗爭活動當中,每每出現的時機都非常地剛好。就拿2015年的「反服貿」及「反課綱」活動來說好了,一般人咸信就是這兩場抗爭活動,成功地拉下當時的馬政府,然後將蔡政府送上執政的位子。只是,怎麼會那麼剛好呢?每一次抗爭活動的發起人,最後追本溯源後,都會指向蔡主席的「想想基金會」呢?又每一次抗爭活動到了高潮的時候,剛好蔡主席都會出面收割成果呢?別以為絕大多數的臺灣民眾看不出來,關於蔡總統靠「租用暴力」坐上執政寶座這一點,國外權威人士可是心知肚明呢!不信?去查查當時的《外交家》(Diplomat)雜誌吧!內有台海議題專家、密蘇里州立大學教授兼國際事務研究主任郝志堅(Dennis V. Hickey)的文章即明確指出,民進黨採行中東的聚眾滋事作法(rent a mob),「並資助極端份子攻擊台灣的政府部門」,文中的「rent a mob」即是「租用暴民」之意,指陳非理性或不真誠的抗議行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