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北檢邢泰釗救火接下私菸案,與調查局微妙過招

2019-07-31 16:20

? 人氣

總統府侍衛室爆發走私菸風暴,調查局收網逮人奪得先機,竟讓台北地檢署在措手不及下被迫接辦此案。不料,就在檢方對案情還一頭霧水之際,證據就大量外洩,檢察長邢泰釗更被形容成「保皇黨」,某些抹黑更被懷疑是因為新一波檢察人事調動而來。

不過,挨了悶棍的邢泰釗沒被流言蜚語擊倒,反而趁勢將辦案主導權從調查局拉回檢方,偵辦動作也漸趨地下化,檢方與調查局正上演著一場諜對諜的辦案競技遊戲。

一通電話,北檢被迫扛重擔

讓檢察系統最不解的是,人贓俱獲的案發地「桃園機場」是桃園地檢署的管轄區,和新北市調查處合作最緊密、地利位置最接近的是新北地檢署,而統籌總統維安的國安局在士林地檢署,只有總統官邸侍衛室在北檢轄區,為什麼這個案子會落在北檢頭上?

一開始掌握此案的立法委員黃國昌,早在七月十二日就向他信得過的新北市調查處徐姓組長檢舉。新北處調查官前後蒐證了將近十天,原本打算跟桃檢報指揮,不料調查官剛收網,新聞就曝光,新北處因此接受桃檢檢察長郭文東的建議,就近改向北檢討救兵。

國安局少校行政官吳宗憲被檢方以貪汙罪聲押禁見獲准。(郭晉瑋攝)
國安局少校行政官吳宗憲被檢方以貪汙罪聲押禁見獲准。(郭晉瑋攝)

一通電話扭轉了兩個地檢署的命運。知情人士透露,當天深夜許多記者聚集在桃檢等待調查局移送涉案人,北檢襄閱主任檢察官陳佳秀卻在辦公室接到一通電話,電話那頭是新北市調查處犯罪防制科科長徐富德,他委婉地詢問能不能讓北檢指揮偵辦這個案子。

媒體已經報得如火如荼,還明指涉案人要移送桃檢,這個深夜接到的燙手山芋,讓正在為其他案件苦惱的邢泰釗相當意外。邢除了擔心可能涉及管轄權問題,也再三要求陳佳秀向新北處確認到底是不是桃檢的案子?更令人意外的是,調查局本部經濟犯罪防制處的企業肅貪科長林維成也突然打了電話到北檢說,此案沒辦法移送到桃檢,調局內部討論後跟上頭請示,上面對改請北檢接辦並沒有意見。

據悉,邢泰釗認為新聞已經曝光,若北檢拒絕接案,外界很可能產生踢皮球的不當聯想,他當場拍板「只要有管轄權就接手」。確認接案後,邢泰釗相中「忠組」黑金組新秀檢察官黃偉(司訓所四十九期)接辦,理由是黃辦案很穩健也很努力。

桃檢郭文東向邢泰釗解釋非懼戰

北檢連一張資料都沒瞄過就咬牙收案,反而是新北市調查處處長蔡文郎連一通照會電話都沒打,新北市調查處只由科長徐富德負責連絡北檢,讓不少檢察界人士相當意外。

北檢在關鍵時刻擔任救火隊,結果卻招惹吃案、搶功的質疑,甚至有人直指邢泰釗是「保皇黨」,讓北檢有如啞巴吃黃連。不少檢察高層為邢抱不平,「邢泰釗沒有主動討案子,反而是被迫吞案子,這種案子那麼複雜,牽涉到總統府(侍衛室)、國安局和華航一票人,沒有檢察官會笨到想搶這種案子來辦。」

邢泰釗一聲不吭地扛下重任,結果成為眾矢之的;當初沒有成功接案的桃檢,也被外界形容為「懼戰」,兩個地檢署都成為受害者。

有意思的是,第二天邢泰釗到橋頭地檢署開會時,巧合地碰上郭文東。據悉,司法官訓練所十九期結業的大學長郭文東,立刻向二十四期的學弟邢泰釗解釋來龍去脈,強調調查局打電話給他時講得不清不楚,他也不曉得狀況,絕對沒有推案子,也不是懼戰、畏戰。

資深檢方人士則說,既然當時涉案軍官和證物全都在新北市調處,而北三檢(台北、新北、士林)都有管轄權,改請這三個地檢署指揮偵辦沒有不妥。但他質疑,這個案子調查局早就蒐證得差不多了,不過連偵辦過程也對檢察官保密防諜,讓檢察官看到媒體披露才知道,實在很奇怪。而且這案子這麼重大,調查局就算要協調檢方辦案,「按慣例也是通報給高檢署檢察長王添盛,由王來協調由哪個地檢署來辦,怎麼會請一個科長打電話來協調,難怪外界會懷疑裡面有鬼。」

不過,邢泰釗畢竟是辦案出身,對付國安局也不是毫無經驗,十八年前他擔任北檢檢肅黑金專組「愛組」主任檢察官時,就曾經銜命赴國安局偵訊時任副局長的情報頭子韓堃。

諜對諜,檢方查案不見調查官同行

經歷了分案的混亂,邢立刻重新整軍,除了黃偉,還找來忠組主任檢察官陳淑雲、偵辦過三中案的主任檢察官王鑫健及檢察官白勝文等人組成專案小組,每天晚上進行沙盤推演,邢還下達最高規格封口令。不過,礙於檢調在這個案子偵辦初期就瀰漫不信任感,北檢除了動作低調避免案情曝光,也隨時掌握調查局的動作。

而檢調諜對諜的程度,從一些偵查動作或許可見端倪。北檢專案小組突襲總統侍衛室的職務宿舍查扣證物時,就是單獨由檢察官帶著檢察事務官前往,整個過程不見調查官參與;隔天檢方前往搜索華航空品組等多處所,也缺了調查官的身影。不過,北檢淡淡地說:「和調查局沒心結,其實調查官也有參與(搜索),只是外界沒有發現而已。」

或許是感受到彼此的裂縫加深,調查局也放軟身段。七月二十七日,邢泰釗趁假日邀請蔡文郎、徐富德、陳佳秀、陳淑雲及王鑫健等專案小組成員到北檢開會。據悉,蔡文郎當面向邢泰釗解釋聯繫過程為何產生誤會,雙方也達成繼續合作的共識。

檯面上形成共識,但檢方仍維持自己的偵查步調。據悉,兩天後北檢發動追查團購名單,透過廉政署派駐國安局的政風室主任劉異海(高檢署檢察官)居間協調,由兩名主任檢察官帶著四名檢察官、四名書記官赴國安局偵訊相關涉案人員,這個重大任務依然不見調查官現身。

調查局副局長林玲蘭(圖)銜命面報國安局長彭勝竹私菸案。(郭晉瑋攝)
調查局副局長林玲蘭(圖)銜命面報國安局長彭勝竹私菸案。(郭晉瑋攝)

檢調高層封口避談私菸案

隨著案情燒向總統府,「私菸案」三個字宛若「佛地魔」,檢察和調查高層都絕口不提,獨留北檢單兵作戰。據悉,當初調查局長呂文忠只呈報給法務部長蔡清祥,法務部三位次長事前都不知道有這個案子,連負責業務督導的政務次長蔡碧仲事後也沒收到通報。

此案爆發後,呂文忠行事更低調,面對媒體詢問也只回應「偵查不公開」;他的直屬長官蔡清祥被記者問到什麼時候知道這個案子?回答得更是巧妙,強調「自己並非在狀況外」。而蔡之後在法務部主持舉行部務會報時,檢察總長江惠民、高檢署檢察長王添盛、呂文忠、邢泰釗等檢調相關高層都與會排排坐,但會議上蔡清祥也未提此案,事後也沒跟呂或邢說話。有趣的是,呂文忠和邢泰釗儘管是同學,但雙方也挺有默契地不交談。呂在會後還去找法務部舊屬敘舊,在場的人也不敢提起敏感的「私菸案」三個字。

隔天媒體爆出調查局副局長林玲蘭在總統專機落地前夕,曾在機場貴賓室知會國安局長彭勝竹此事。檢察界人士說,呂文忠欽點林通報國安局,顯然是信任她的保密能力。林玲蘭的前一個職務是經濟犯罪防制處長,當年她籌畫成立的企業肅貪科參與這次私菸專案,這或許也可以解謎,當初為什麼是肅貪科長林維成銜命跟北檢溝通了。

蔡清祥:我並非在狀況外

林玲蘭被爆出知會國安局後,《新新聞》二度追問蔡清祥何時知道此事,蔡反覆強調:「什麼時間不重要,我並非在狀況外。」幾天後,蔡清祥在廉政署政風人員交接典禮接受媒體聯訪,第三度被問到這件事,終於換了個說法:「我是在適當時間知道的。」他的說法也讓這個問題至今沒有答案。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