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內戰》男童受難照撼動全球人心 攝影者:這畫面在阿勒坡天天發生

2016-08-19 20:05

? 人氣

翁蘭.戴克尼許(Omran Daqneesh),一個被炸得滿臉是血、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敘利亞小男孩。(美聯社)

翁蘭.戴克尼許(Omran Daqneesh),一個被炸得滿臉是血、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敘利亞小男孩。(美聯社)

「我看過太多孩子被從瓦礫堆救出,但這個男孩真的太小了,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攝影師沙魯特(Mustafa al-Sarout)

17日,敘利亞阿勒坡遭到政府軍轟炸,5歲男童翁蘭.達克尼許(Omran Daqneesh)被救出後,渾身沙土、滿臉血跡,茫然呆坐在救護車上的模樣怵目驚心,在全球網路引起廣大迴響。但拍下這張照片的攝影師說,這樣的場景天天在阿勒坡發生,內戰荼毒之深難以想像。

小翁蘭住在敘利亞第一大城阿勒坡(Aleppo),政府軍與反抗軍在這裡各據一方、長期激戰。17日當天,小翁蘭的家遭到空襲,敘利亞平民組成的志工救援組織「白盔隊」(White Helmets)趕到,把他和同樣受傷的姊姊、哥哥一起送往醫院急救。

滿臉滿身都是塵土與鮮血的小翁蘭,乖乖坐在椅子上,他沒有哭,但顯然不是因為過人堅強,而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在一旁用影片記錄下一切的攝影師沙魯特(Mustafa al-Sarout)形容:「我看過太多孩子被從瓦礫堆救出,但這個男孩真的太小了,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翁蘭.戴克尼許(Omran Daqneesh)一個被炸得滿臉是血、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敘利亞小男孩(YouTube)
翁蘭被炸得滿臉是血、卻嚇得忘了哭泣。(YouTube)

醫生檢查後,確認小翁蘭只有前額較深的傷口和身體受了擦傷,其餘沒有大礙。急診室護理師阿赫馬德(Mohammad al-Ahmad)說:「剛到這裡他都沒出聲,他父母趕到的時候才突然放聲大哭。」小翁蘭的父母在照片拍下後不久就趕到醫院,同樣是滿頭滿臉的血跡和沙土,他們已把翁蘭接回家。

和沙魯特一起工作的攝影師拉斯蘭(Mahmoud Raslan),負責拍下了那張定格的茫然照。但他十份驚訝,這張照片竟然引起這麼大的迴響,因為在反叛軍據守的阿勒坡東部,無辜兒童受傷、甚至慘死的畫面天天發生,拉斯蘭說:「翁蘭已經非常幸運了,他還能被送到一間尚在運作的醫院。」

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北部伊德利卜省(Idlib)的一家醫院於15日早上的一場空襲中遭到炸毀(MSF)
無國界醫生的醫院也是敘利亞內戰中經常被炸毀的目標之一。(MSF)

當地許多醫院早已在政府軍轟炸或兩方交戰中被炸成廢墟。炸彈沒日沒夜地落下,每次都帶來更多傷亡,太多孩子單獨被送進醫院,連身分都無法辨認,有時候傷患還多到只能躺在地上讓醫生治療。

其實,網路上每天都流傳著大量的敘利亞人民傷亡照,但也許是太過悲慘讓人難以注視,或者太過血腥無法被媒體採用,總之,很少有照片能像小翁蘭一樣,讓人深深感受到他的惶恐和無所依靠。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去年9月,敘利亞3歲難民亞藍(Aylan Kurdi)在乘船至土耳其時溺斃,趴臥在沙灘上的景象。一名關注時事的網路插畫家,也將2張照片拿來比較,題為《敘利亞孩子的選擇》,凸顯無論留在家園或出逃至遠方,對敘利亞的人民來說都是苦難。

內戰延燒5年生靈塗炭

敘利亞內戰至今屆滿5年,至少40萬人身亡,數百萬人逃往鄰近國家或更遙遠的歐洲。小翁蘭居住的阿勒坡(Aleppo)曾經是敘利亞商業中心,但在內戰中一分為二,小翁蘭居住的東部地區人口約25萬、由反叛軍控制。由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府軍控制的西部地區人口約150萬,兩邊城市都被政府軍團團封鎖。

近日,部分和恐怖組織「基地」(al-Qa’eda)掛鉤的反叛勢力突破政府軍包圍,開始對西部地區發動猛烈攻擊,阿塞德和俄國的軍隊也不甘示弱全力回擊,僅有的一條往來通道上,能夠自由通行的只有不長眼的砲火,民生與醫藥物資運輸嚴重中斷。一名人道組織成員說:「兩方不肯停止交戰,整整一個月來沒有任何一台物資車進入,一台都沒有。」聯合國16日也說,交戰戰火毀損了阿勒坡的供水系統,這個將近200萬人口的城市,現在都要靠外來的水車運水。

阿赫馬德認為,小翁蘭的表情完全能代表阿勒坡人民5年來的心聲:驚恐、不知所措。而更可怕的就是知道這一切還不會停止,「飛彈不會因為你是平民或小孩就不炸死你,」他說,「阻止殺戮吧,世界不能在敘利亞和俄國持續殺死無辜人民時保持沉默。」

這名護理師說:「敘利亞的孩子也值得活在和平的世界裡。」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