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台灣不能成為中美衝突的「火藥庫」

2019-08-14 05:40

? 人氣

美國新任國防部長艾斯珀。(AP)

美國新任國防部長艾斯珀。(AP)

就在中美貿易戰的議題甚囂塵上之際,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Esper)於8月2日啟程展開他上任後的首次亞洲之行,行程涵蓋澳洲、紐西蘭、日本、蒙古和韓國。艾斯培此行的一個主要任務,是強調亞太地區在美國戰略中的作用,因為川普政府上台後反覆無常的外交政策,已對美國的區域盟友造成困惑,迫使它們不得不在區域大國的權力競逐中,抱持觀望的態度。而盟國的合作對於美國維持霸權地位是非常重要的。

例如,艾斯培希望為美國發起組建的波斯灣「護航聯盟」,尋求日本及澳洲等國的支持,因目前只有英國和以色列宣布加入。澳洲同意參加,而日本首相安倍雖在8月6日的廣島記者會上強調「確保荷姆茲海峽的航行安全對日本的能源安全保障而言至關重要」,但最後日本因考慮與伊朗的關係,內部有不同意見,決定暫不加入。

其次,艾斯培也希望藉此行,能在日韓逐漸升高的貿易衝突中,扮演「和事佬」的角色。川普對解決盟友間的爭議缺乏興趣,據說他曾向媒體抱怨,扮演這個角色就像是擔任一項「全職工作」。但日本神戶大學教授木村幹(Kan Kimura)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若日韓之爭得不到美國的調解,最終可能會使美國的力量從東北亞消減。然而,日韓積怨已久,問題不是艾斯培的三言兩語就能化解。

最後也是艾斯培此行最引起各方關注的是,他對支持美國在亞洲地區部署中程導彈的表態。

美國新任國防部長艾斯珀(中)宣誓就職。(AP)
美國新任國防部長艾斯培(中)。(AP)

就在艾斯培出訪前不久,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8月2日宣布,美方正式退出《中程核飛彈條約》(INF)。這是1987年由美國總統雷根與前蘇聯領袖戈巴契夫所簽署的條約,其中禁止射程在500到5,500公里的所有核子及傳統飛彈,不過海基武器除外。到1991年底前,美蘇雙方共銷毀近2,700枚此類型的飛彈,並允許相互檢查對方的設施。

川普在解釋美國的退約決定時表示,「如果俄羅斯在做這件事,如果中國在做這件事,而我們還在遵守這一協定,那是不能接受的。」川普指責莫斯科違約,但為什麼要扯出中國?《紐約時報》引述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出訪莫斯科時的說法,認為部份原因是中國正不受約束地大力研發和部署相關武器,並已威脅到美國的安全。美國軍方強調,中共大規模研製和部署中程及中短程飛彈,對美國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區的軍事資源構成越來越大的威脅。退出《中程核飛彈條約》能為美國「鬆綁」,便於美軍部署更有效的武器系統,來應對中國的威脅。

既然美國已不再受條約的約束,外界自然想藉艾斯培此次亞洲之行,得知美國是否考慮在亞洲部署新式中程飛彈。艾斯培在前往雪棃的飛機上,對此議題做了肯定的答覆,並且強調:「我們希望儘快部署,事不宜遲。我希望幾個月內做到。」美國國防部估計,完成部份飛彈的測試部署準備可能需要18個月或5年時間。重要的是,艾斯培並未明確提及美國打算在何處部署這些武器。

艾斯培顯然沒有在他此次旅程的第一站澳洲,提出他想部署導彈的要求。據《美聯社》報導,澳洲國防部長雷諾茲(Linda Reynolds)於8月5日明確表示,澳洲不會成爲美國部署飛彈的基地。她的這一表態隨後得到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呼應。

艾斯培在亞洲部署飛彈的想法,也引起了日、韓這兩個美國地區盟友的憂慮。南韓曾因部署薩德系統(THAAD)遭到中共的制裁,南韓國防部發言人崔賢洙(Choi Hyun-soo)8月5日在例行記者會上稱,韓美從未正式討論在亞洲部署新型陸基常規中程飛彈事宜,韓軍內部也沒有考慮此事。她並強調,韓方對實現半島無核化的立場沒有改變,在韓美防長會談中也不會討論相關問題。

薩德(THAAD)飛彈防禦系統進駐南韓,但南韓不少民眾反對薩德入韓(AP)
薩德(THAAD)飛彈防禦系統進駐南韓,但南韓不少民眾反對薩德入韓(AP)

日本在防務問題上雖對美國亦步亦趨,但日本《讀賣新聞》8月4日的報導中,表達對於日本可能成爲美國考慮部署的對象之憂慮。華府「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資深亞洲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直言,最可能的地點就是日本某處。不過美方官員認為日本恐有諸多猶豫,因為安倍晉三必須考量到此舉對已獲改善的中日關係,可能造成的重大衝擊。日本害怕接下這個燙手山芋,故至今未做明確表態。

其實,對美國在地區軍事動向最感關切的是中共及俄羅斯,因為雙方在對抗美國方面具有共同利益。7月23日,中俄出動四架可攜帶核武之長程轟炸機,首次以編隊方式出現於南韓及日本之間的空域,促使日韓戰機緊急升空。針對美國可能在日本部署中程飛彈一事,《今日俄羅斯》(RT)認為,此舉不僅對中共構成威脅,並且還危及位於遠東的俄羅斯戰略軍事設施和基地。8月5日,俄羅斯總統普丁即發表聲明表示,如果俄羅斯確信美國開始生產《條約》禁止的武器,俄羅斯也將被迫開始使用中程和短程飛彈。他同時強調,俄羅斯不會成為第一個部署這類飛彈的國家,但如果美國有了這樣的舉動,俄羅斯將採取對等回應措施。

在中共方面,外交部軍控司司長傅聰說,如果美國在亞太地區部署陸基中程飛彈,「中國不會袖手旁觀,必定會採取反制措施」。他說美國若在中國「家門口」部署武器,特別是對於經歷過古巴導彈危機的國家來說,必須要理解中國的感受。傅聰希望鄰國謹慎對待,他特別提到澳洲、日本和韓國,他說部署美國飛彈並不符合鄰國的國際安全利益。

中美貿易戰的外溢效應擴大到軍事領域,對亞洲區域國家是一個警訊。臺灣夾在中美兩大之間,更是處在動輒得咎的地位。有傳言指出,美國並未排除在臺灣部署上述中程飛彈的可能性。我們希望謠言止於智者,臺灣不能也不應成為引爆中美軍事衝突的「火藥庫」。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標題為:美防長艾斯培的亞洲之行)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