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股匯債市為何大崩盤?總統第一輪選舉結果出爐:阿根廷百姓想要的,讓國際市場嚇破膽

2019-08-13 17:17

? 人氣

阿根廷在野陣營「勝利連線」的支持者,11日晚間在總部外總統候選人加油。(美聯社)

阿根廷在野陣營「勝利連線」的支持者,11日晚間在總部外總統候選人加油。(美聯社)

阿根廷股市12日重挫31%,披索兌美元盤中重貶33%,連阿根廷公債都暴跌20%—究竟什麼事讓阿國的股匯債同日三殺?原來阿根廷11日舉行總統初選,現任的馬克里總統得票率遠遠不如在野陣營的候選人,這也讓他的連任之路蒙上陰影。敵視自由市場的阿國前總統費南德茲,可能將以副總統之姿重掌政權,投資人對11日的初選結果顯然投下反對票。

阿根廷總統初選的結果引發國際市場疑慮,股市、匯率雙雙重跌,阿根廷比索兌美元一度刷新盤中歷史低點至61.99比索。(美聯社)
阿根廷總統初選的結果引發國際市場疑慮,股市、匯率雙雙重跌,阿根廷比索兌美元一度刷新盤中歷史低點至61.99比索。(美聯社)

11日阿根廷的股市、匯市、債市一片愁雲慘霧。阿根廷披索兌美元盤中一度崩跌33%,創下61.9987披索對1美元的歷史新低,最後則以53.5披索兌1美元做收;阿根廷股市盤中也創下崩跌48%的誇張紀錄,也是70年來阿國股市的第二大跌幅。此外,阿根廷公債價格也暴跌20%,10年期公債殖利率飆破12.2%。

阿根廷總統初選的結果引發國際市場疑慮,股市、匯率雙雙重跌,阿根廷比索兌美元一度刷新盤中歷史低點至61.99比索。(美聯社)
阿根廷總統初選的結果引發國際市場疑慮,股市、匯率雙雙重跌,阿根廷比索兌美元一度刷新盤中歷史低點至61.99比索。(美聯社)

為何市場在12日這天對阿根廷出現信心崩盤?原來阿國11日舉行總統初選,不過對市場持友好開放態度的現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顯然得不到選民青睞。因為馬克里只得到32.08%的支持,遠不如在野黨總統候選人艾伯托.費南德茲(Alberto Fernandez)的47.66%。問題其實主要不在艾伯托身上,而是他的競選搭檔、另一個費南德茲身上。

阿根廷經濟亂糟糟,前總統捲土重來

原來艾伯托.費南德茲的副總統候選搭擋,正是4年前馬克里的手下敗將、前總統克里斯汀‧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費南德茲是阿根廷的第二位女總統,隸屬左傾政黨「勝利陣線」(FPV)。她曾與已故的丈夫基什內爾(Néstor Carlos Kirchner)代表左傾的「勝利陣線—正義黨」,兩人先後掌權12年。基什內爾夫婦曾以干預市場經濟的方式,帶領阿根廷走出2002年的金融危機。

阿根廷11日舉行總統初選,前總統費南德斯也投下自己的神聖一票。(美聯社)
阿根廷11日舉行總統初選,前總統費南德斯也投下自己的神聖一票。(美聯社)

但後來費南德茲政府走入左派困境,不可持續的盲目補貼幾乎成了變相買票,扭曲官方數據的做法也讓阿根廷財政赤字狂飆。陷入「倒債危機」的阿根廷,在2015年選了友善資本市場的馬克里當總統,灰頭土臉的費南德茲黯然下台。如今費南德茲可能「復辟」,自然引發國際市場看壞後勢。

阿根廷在野陣營「勝利連線」的支持者11日晚間在總部外搖旗吶喊,為自己的總統候選人加油。(美聯社)
阿根廷在野陣營「勝利連線」的支持者11日晚間在總部外搖旗吶喊,為自己的總統候選人加油。(美聯社)

馬克里還有機會贏嗎?

路透指出,從2001年阿根廷遭遇經濟危機與債務違約以來,12日是18年來首次出現股匯債市同步下跌。雖然11日的初選只能算是10月底第二輪的投票的預演,馬克里只要在第二輪選舉中勝出,他還是可以繼續連任總統。不過馬克里在第一輪選舉以15.5個百分點落後敵手,想要在兩個月後扳回劣勢,恐怕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阿根廷11日舉行總統初選,現任總統馬克里得票不如預期。(美聯社)
阿根廷11日舉行總統初選,現任總統馬克里得票不如預期。(美聯社)

阿根廷總統大選採取多輪投票制,第一輪先刷掉得票率不到1.5%的候選人,第二輪選舉則由得票超過45%的第一名候選人、或者得票超過40%且領先第二名候選人超過10%者勝出。如今在野勢力的費南德茲單獨超過45%,也領先現任總統超過10%,馬克里想要連任顯然遇上了大麻煩。

當初被選民拋棄,費南德茲為何能重振聲勢?

雖然投資人對阿根廷的前景極度看衰,但4年前輸掉政權的費南德茲,為何有本事廣受阿根廷選民支持?《經濟學人》訪問了阿國首都布宜諾艾利斯的民眾,上回總統大選票投馬克里的選民抱怨,原本以為馬克里可以帶來更好的生活,誰知道阿根廷的經濟越來越差,現在工作的更多、所得卻越少。《路透》也說,出身富裕家庭的馬克里雖承諾要打擊貧窮、改善通膨、改善民生經濟、堅持自由市場,但阿根廷卻面臨嚴重的通貨膨脹,經濟狀況每況愈下。

阿根廷11日舉行總統初選,一位老太太聚精會神地看著選舉公報。(美聯社)
阿根廷11日舉行總統初選,一位老太太聚精會神地看著選舉公報。(美聯社)

阿根廷披索去年跌跌不休,阿國陷入嚴重的通貨膨脹。面對經濟亂象,馬克里去年5月正式向國際貨幣基金(IMF)請求紓困,並在6月達成貸款500億美元的協議(後來加碼到570億),阿根廷也取得了150億美元的首筆款項,作為支應政府預算與穩定外匯市場之用。阿國央行去年8月底又將利率一口氣調高60碼—從45%調高到60%,但阿根廷披索依舊在低檔持續徘徊,為了開源節流,並讓IMF儘速撥款紓困,馬克里3日也宣布政府部門大幅瘦身的撙節措施,但阿根廷的經濟就是救不起來。

包括土耳其、阿根廷、南非等新興市場國家,去年的經濟狀況都不理想。投資管理公司Seven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分析員庫馬爾(Ben Kumar)表示,阿根廷前年才發行百年期政府債券,顯示當時的經濟還不錯,但當地經濟狀況「變化太快」。BBC指出,阿根廷當地許多貨物和服務都與美元連動,披索對美元匯率的下跌,讓當地物價不斷攀升,政府又宣示削減公共開支、換取外部紓困,使得阿根廷百姓的生活更苦不堪言。

投資人跟老百姓想要的不一樣

《經濟學人》點出,阿根廷的股匯債市12日之所以出現恐慌性賣壓,是因為沒有任何一家民調機構預料到馬克里11日的慘敗,這讓阿根廷披索一開盤就重貶20%,而且貶勢還一路擴大。投資人與阿根廷民眾對政局的看法顯然天南地北:馬克里讓阿根廷選民失望,但投資人認為讓馬克里繼續執政,阿根廷經濟改革才有希望;阿根廷選民希望讓左派的「全民陣線黨」(Frente de Todos)接管局勢,但投資人卻被費南德茲可能班師回朝嚇壞了。

一位民眾在布宜諾艾利斯街頭駐足,仔細端詳阿根廷披索的匯率走勢。(美聯社)
一位民眾在布宜諾艾利斯街頭駐足,仔細端詳阿根廷披索的匯率走勢。(美聯社)

《經濟學人》說,曾在2007到2015年執政的費南德茲一派民粹作風,2015年卸任時留給阿根廷的只有貧困。隨著費南德茲可能「復辟」,阿根廷也可能重拾匯率與資本管制。在野勢力的總統候選人費南德茲已經表示,如果他贏得10月份的第二輪大選,將重新談判阿根廷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570億美元備用融資協議。

阿根廷11日舉行總統初選,現任總統馬克里得票不如預期。(美聯社)
阿根廷11日舉行總統初選,現任總統馬克里得票不如預期。(美聯社)

IMF的發言人則對阿根廷的初選結果不予置評,僅稱「規定不能就政治形勢發言」。不過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ley)已將阿根廷主權信用和股票的推薦建議,從「中性」下調為「減持」,並稱「對於維持宏觀市場的穩定,(阿根廷)政策的持續性至關重要」,預測阿根廷披索可能還會貶值2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