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宋楚瑜是棋子?還是棄子?

2016-09-09 06:3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要請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出席APEC領袖特使。(資料照/顏麟宇攝)

蔡英文總統要請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出席APEC領袖特使。(資料照/顏麟宇攝)

「兩岸關係不能更壞了。」新任海基會董事長田弘茂如此註釋他未來的工作和挑戰,話還沒涼,今年十一月於秘魯召開的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特使人選又將成為兩岸關係「壞,能不能更壞」的試金石。這位蔡英文總統欽點的特使,是始終不忘在兩岸事務爭聲量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正如同過往,宋楚瑜一出場,各方討論不斷,從自忿之辭「綠營沒人了嗎?」到譏嘲之語「宋楚瑜能成事嗎?」不一而足。

前外交部次長沈呂巡不脫職業外交官本色,形勢再艱難必要堅守陣地,闖出一片天地,他接受《風傳媒》訪問時,一語道破:「地主國才有權講話,大陸在那邊指指點點什麼東西呢?」他以一九九三年美國在西雅圖首創領袖會議的先例強調,從一開始「西雅圖模式」就沒規定台灣特使人選要大陸同意,但他承認,這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台灣國際空間有限,得自己努力爭取國際支持,「有時候」會壓倒大陸的意見。

諒解備忘錄,視兩岸形勢時鬆時緊

沈呂巡說得完全有道理,也嚴謹的不忘加上「有時候」。他特別提及「西雅圖模式」,因為台灣在一九九一年成為APEC完整會員時所簽署的《諒解備忘錄》,除了名稱為“CHINESETAIPEI”(中華台北),最重要的是只能派出與經濟事務相關的部長出席部會議,至於外長會議則派「資深官員」(司長級)與會;而領袖會議兩年後才創設,我方堅持諒解備忘錄的要點不及於領袖會議。這三項要點在部長會議沒有一點突破的可能性,即使馬政府兩岸關係如此頻密,外交部長、次長還是沾不得邊;但領袖會議則不然,到底要不要加諸台灣這個「非政治」的緊箍咒在台灣頭上,完全視兩岸關係之鬆緊為調節。

公督盟榮譽顧問前中研院長李遠哲25日受邀出席公督盟2016「國會新氣象,改革向前行」感恩餐會。(顏麟宇攝)
前中研院長李遠哲曾連續三年代表陳水扁出席領袖會議,他當然不只是「經濟領域」人士。(顏麟宇攝)

舉例而言,李登輝執政時期,前兩屆領袖會議代表都是「經建會主委」蕭萬長,但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七年,辜振甫頂著「總統府資政」頭銜出席三次;但在戒急用忍政策出檯後的一九九八年之後兩屆,領袖代表又回到「經建會主委」江丙坤。陳水扁執政八年,始終突破不了,第一年派出央行總裁彭淮南,第二年想「闖關」派出前副總統李元簇,就碰了一個大釘子,北京沒用別的理解,就用諒解備忘錄打回票,陳水扁還想幫李元簇改掛一個「經建會委員」名義也沒成;但後三年則是派出中研院長李遠哲為特使,很難講這是不是北京對李遠哲「猶顧舊情」,但禮遇還是有限度,即使出席,也從來沒能在這個場合安排雙邊領袖會談,接下來三屆領袖特使分別是林信義、張忠謀和施振榮,都是企業界人士,不過,林信義當時也有「總統府資政」名銜,且是行政院副院長卸任,不能說完全沒有政治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