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失去祖國卻打遍天下的波蘭空軍

2019-09-01 07:20

? 人氣

作者藉歐戰80周年,介紹失去祖國卻打遍整個世界的波蘭空軍。(許劍虹提供)

作者藉歐戰80周年,介紹失去祖國卻打遍整個世界的波蘭空軍。(許劍虹提供)

80年前的今天,德國與蘇聯這兩個意識形態南轅北轍的侵略者,共同向中歐小國波蘭發起進攻,拉開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的序幕。在國人與大多數西方人的印象中,裝備落後的波蘭軍人騎著白馬英勇的衝向德軍裝甲大軍,隨後被輕而易舉的消滅殆盡。

缺乏如中華民國般廣闊的戰略縱深,波蘭於1939年10月6日全境淪陷,國土又一次的為德國和蘇聯所瓜分。波蘭的抵抗,看在國人與絕大多數的西方人眼中,似乎也就到此為止了。然而比起中華民國的對日抗戰,波蘭人的抵抗其實更加可歌可泣。

直到德國於1945年5月7日投降為止,在波蘭境內不曾出現一個由波蘭人所組成,專門替德軍效力的傀儡政權。固然這一切是起因於希特勒病態的種族政策,將波蘭人視為比一般斯拉夫人還要「次等」的「次等人種」,但比起同一時間出現不下於四個傀儡政權的中國,波蘭人抗敵的意志顯然更加堅決。

不願意向希特勒屈服的波蘭人,在西科爾斯基(Władysław Sikorski)將軍帶領下於巴黎組織流亡政府,配合法軍抵抗德軍對法國的入侵。結果法國抵抗了六個月就向希特勒俯首稱臣,但西科爾斯基卻不願意就此罷手,而是把流亡政府遷往倫敦繼續抗戰。

從北非的托布魯克戰役,到義大利的卡西諾戰役,再到法國海灘上的諾曼第登陸,所有英美盟軍在西歐戰場上的反攻行動,都能看到波蘭軍人前仆後繼,英勇戰鬥的身影。1944年8月到10月,由波蘭家鄉軍發起的華沙起義,則證明在納粹的高壓統治下,本土的波蘭人即便戰鬥到最後一人也拒絕當亡國奴。

過去提到歐洲的反法西斯主力,人們首先想到的可能是聯合國五強當中的蘇聯、美國、英國與法國。可實際上,二戰時同盟國陣營中規模最大的四支軍隊分別為蘇聯、美國、英國及波蘭。若要是從實質貢獻上來看,其實波蘭比法國更有資格和中美英蘇並列為聯合國五強。

想要將波蘭六年的抵抗歷史完整寫出來,需要一本書甚至於數本書的篇幅才有可能完成。所以筆者希望利用紀念二戰歐洲戰場開打80周年的機會,好好介紹失去祖國,卻打遍整個世界的波蘭空軍。沒有錯,正是因為打遍了全世界,二戰時的波蘭空軍與中華民國空軍也曾經有過一段並肩作戰的歲月。

波蘭空軍與中華民國空軍的連結,比你我想的還要深。(許劍虹提供)
波蘭空軍與中華民國空軍的連結,比你我想的還要深。電影《金剛》的製片人古柏,曾在一戰結束後為波蘭空軍駕機抵抗赤色浪潮。抗戰爆發後,又到中國出任駐華航空特遣隊(China Air Task Force)參謀,策畫了1942年10月25日盟軍發起的第一場香港空襲行動。(許劍虹提供)

誕生於一戰的廢墟中

曾遭周邊列強瓜分三次的波蘭,受到俄羅斯帝國、奧匈帝國與德意志帝國垮台的影響,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的1918年11月11日當天宣告復國。可波蘭空軍卻成立於11月2日,比波蘭第二共和國早了整整六天,以因應來自烏克蘭人民共和國的威脅。

原來三大帝國的瓦解,讓新的民族國家如雨後春筍般的在中東歐的土地上誕生。為了爭奪東加利西亞的土地,波蘭第二共和國與自俄羅斯帝國分家的烏克蘭人民共和國大打出手。由德國與奧匈帝國遺留下來的飛機,也就自然而然成為波蘭空軍成立之初的主力。

1918年11月5日,波蘭航空先驅巴斯提爾(Stefan Bastyr)駕駛一架奧地利飛機製造公司的C.II偵察機空襲利維夫。這是波蘭空軍成立以來,第一次實施的作戰任務。過了一個月後,在德國統治下的波茲南又爆發了爭取民族自決的波蘭大起義。

波蘭的飛行員們,這次又以獲取自德軍的LVG C.V對法蘭克福實施轟炸。雖然最後是在協約國的外交支持,而非波蘭空軍發揮成效的情況下,波蘭獲得了東加利西亞及波茲南的土地,但與烏克蘭還有德國的武裝衝突,卻讓波蘭國父畢蘇斯基(Józef Piłsudski)體認到了航空武力的重要性。

推翻了沙皇尼古拉二世,在俄羅斯建立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共產主義政權的布爾什維克黨人,又於1919年2月與波蘭爆發戰爭。由於蘇俄的目的是經由波蘭將共產主義擴展到德國,乃至於整個歐洲大陸,引起了英法德三個一戰交戰方共同的危機意識。

包括布萊蓋(Bréguet)14轟炸機、英國飛機製造公司(Airco)DH.9轟炸機、LVG C.V偵察機、布里斯托(Bristol)F.2戰鬥機以及不同款式的信天翁戰鬥機,都被大量提供給波蘭空軍,用於抵禦蘇俄紅軍的入侵。富有冒險精神的美國飛行員,也志願參加波蘭空軍投入這場反布爾什維克戰爭。

參加波蘭空軍第7中隊,即「修科斯科中隊」(Kosciuszko’s Squadron)的美國人當中,最具英雄氣概者,莫過於後來擔任電影《金剛》(King Kong)製片人的古柏(Merian C. Cooper)上尉。古柏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一度到中國擔任陳納德將軍幕僚,為波蘭空軍與中華民國空軍建立了第一次的歷史連結。

有趣的是,古柏駕駛的義大利製安薩爾多(Ansaldo)A.1巴利拉(Balilla)戰鬥機於1920年7月13日的一場任務中遭紅軍擊落,讓他在蘇俄境內當了九個月的戰俘。這段被俘的經驗讓古柏的反共信念更為堅毅,後來也是在來自蘇聯及中共的抗議下,他被迫於1943年離開中華民國。

烏班諾維在不列顛空戰期間擊落15架半的敵機,是303中隊的中隊長,也是身經百戰的波蘭空戰英雄。(許劍虹提供)
烏班諾維在不列顛空戰期間擊落15架半的敵機,是303中隊的中隊長,也是身經百戰的波蘭空戰英雄。(許劍虹提供)

自主卻脆弱的航空工業

靠著空軍的配合,畢蘇斯基元帥在1920年8月取得了華沙保衛戰的勝利。這場勝利不僅奠定波蘭成為主權獨立國家的基礎,還被英法德等歐洲列強視為一場保存了西方文明不受布爾什維克黨侵害的偉大戰役。波蘭共和國的地位更加屹立不搖,但來自蘇聯的威脅不曾有停止的一天。

畢蘇斯基如同戒嚴時代的蔣家父子,基於防止祖國赤化的目的實施獨裁統治。就連在華沙保衛戰中立下戰功,出任過波蘭總理與外交部長的西科爾斯基,也在一場1926年由畢蘇斯基發動的軍事政變中遭解除公職,只能流亡巴黎來避免被捕下獄的命運。

但是也因為有重視空軍的畢蘇斯基元帥,波蘭得以在20年代末發展出獨立自主的航空工業,擺脫對西方列強尤其是法國的依賴。簡稱為PZL的國家航空工業(Państwowe Zakłady Lotnicze),從1929年推出P.1以來,就為波蘭空軍打造了一系列上單翼,全金屬製的戰鬥機。

流亡巴黎的西科爾斯基,對由空軍、裝甲兵還有步兵聯合組成的機動作戰也頗有研究。希特勒剛上台的1934年,他就準確預測到德軍將發動「閃擊戰」摧毀波蘭。但是他要在畢蘇斯基因肝癌去世後的第三年,也就是1938年才回到祖國,此刻一切的努力都為時已晚。

從30年代初期的角度來看,國家航空工業打造的戰鬥機還算跟得上時代。但是在經歷中日戰爭與西班牙內戰的檢驗後,全金屬下單翼的飛機被證明更勝一籌。以P.7還有P.11等上單翼戰機為主力的波蘭飛行員,雖然在空中展現了不怕死的霸氣,但是在德國空軍更先進的Bf 109E面前卻占不到絲毫便宜。

雖然在戰鬥機的設計上稍嫌落伍,但是國家航空工業在偵察機與轟炸機的發展上卻不落後於其他國家。因為在1939年9月2日當天,來自波蘭空軍第21中隊的PZL.23B輕型轟炸機對德國奧瓦瓦(Ohalu)實施單機轟炸。這是歐戰爆發以來,同盟國對第三帝國領土發動的第一次空襲。

PZL.23屬於下單翼全金屬製的輕型轟炸偵察機,採用英國製的布里斯托飛馬(Pegasus)發動機,完全符合30年代中末期的飛機設計潮流。不過在面對Bf 109的時候,PZL.23轟炸機還是在本身速度緩慢,且極度缺乏戰鬥機護航的情況下成為德國空軍的移動標靶。

另一款由國家航空工業生產的PZL.37重轟炸機,在波蘭戰役中也被大規模投入空襲德軍裝甲兵的任務中。PZL.37雖然給進擊中的德軍第16裝甲軍帶來一定程度上的折損,但終究還是因為沒有戰鬥機護航的原因慘遭Bf 109E痛宰。短短一個月內,波蘭空軍在德國空軍的凌厲打擊下全軍覆沒。

殘餘的飛行員,只能駕駛著飛機逃往當時還沒參戰的羅馬尼亞王國避難。羅馬尼亞國王卡羅爾二世(Carol II)同樣是一個航空發燒友,他雖然允許波蘭飛行員經由自己的領土轉移到法國,但是卻強行扣留了包括PZL.23及PZL.37在內所有由波蘭人帶來的國產飛機。

在倫敦的不列顛空戰碉堡(Battle of Britain Bunker)外,有一架颶風式戰鬥機的等身大小模型,漆的就是烏班諾維座機塗裝。(許劍虹提供)
在倫敦的不列顛空戰碉堡(Battle of Britain Bunker)外,有一架颶風式戰鬥機的等身大小模型,漆的就是烏班諾維座機塗裝。(許劍虹提供)

不列顛空戰中的波蘭英雄

到1940年5月法國戰役爆發之際,所有波蘭戰前生產的國產機不是被德國空軍摧毀,就是給羅馬尼亞扣押。波蘭空軍看似一無所有,實際上卻還是戰力十足,因為在對德作戰中累積豐富實戰經驗的飛行員們,大多已經隨流亡政府總理西科爾斯基轉移到了法國。

然而法國並沒有善待這批失去祖國的飛行員,只提供他們一個中隊的高德隆(Caudrons)C.714戰鬥機。這批飛機在法國空軍中已經退居二線,充當訓練菜鳥飛行員的教練機,卻是波蘭飛行員唯一能抵抗Bf 109E的武器。靠著這批落後的飛機,波蘭流亡飛行員仍創下了擊落12架德國軍機的紀錄。

一場波蘭戰役打下來,流亡政府手中的兵力已經不多,但法軍仍強迫西科爾斯基將子弟兵派赴前線,掩護法國陸軍撤退。法蘭西戰役只打了六個星期,卻造成6,000名波蘭將士的傷亡,卻無法阻止法國的投降。由一戰法國名將貝當成立的維琪政府,還積極配合德軍搜捕法蘭西境內的波蘭軍人及流亡政府官員。

幸運的是,極富戰略遠見的西科爾斯基預料到法國遲早會倒戈,利用英軍執行敦克爾克大撤退的機會,從法國撤出了19,000名的波蘭精英。而這些精英即時撤退到英國的精英中,絕大多數為經歷過波蘭與法蘭西戰役的飛行員,他們將在接下來保衛英倫三島的戰役中發揮重要作用。

在邱吉爾的安排下,英國皇家空軍接納了這批擁有豐富作戰經驗,但是卻一句英語都不會講的波蘭飛行員。為了收容從歐洲大陸各淪陷區不斷湧入英國的外國飛行員,皇家空軍從第300中隊的番號起跳,設置專門由流亡飛行員組成的國際作戰中隊。

其中波蘭飛行員是流亡英國數量最多的外籍飛行員,所以皇家空軍從一開始就為波蘭設置了四個中隊的兵力,包括裝備巴爾特轟炸機(Fairey Battle)的第300與第301中隊,還有裝備颶風式戰鬥機(Hawker Hurricane)的第302及303中隊。

來自第302與第303中隊的89名波蘭飛行員,參加了1940年7月到10月的不列顛空戰。另外還有50名波蘭飛行員沒有被分到這兩個中隊,而是直接編入皇家空軍各飛行單位投入戰鬥。如從9月起擔任303中隊中隊長的烏班諾維(Witold Urbanowicz),一開始就是在第145中隊服務。

參加不列顛空戰以前,波蘭飛行員就已經有上百個小時以上的實戰經驗,遠勝於一般的皇家空軍飛行員。波蘭飛行員的一大特色,在於他們敢逼近到200甚至100碼的距離對Bf 109和Bf 110等戰機開火。許多皇家空軍飛行員甚至以「近乎自殺」,來形容波蘭飛行員近距離搏鬥的勇氣。

也因為颶風式戰鬥機在質量上,遠比P.11及C.714出色許多,讓波蘭飛行員在戰場上更能得心應手發揮自己的實力。總計有201架德國空軍的飛機,是在與波蘭飛行員的空中較量中被擊落,當中126架戰果又是為傳承了「修科斯科中隊」外號的第303中隊取得。

烏班諾維是不列顛空戰中,取得最亮眼戰機的波蘭飛行員。其中最讓烏班諾維引以為傲的,並不是他親自擊落了15架德國軍機,而是他的座機在空中交鋒中沒有吃過一顆子彈。根據英國皇家空軍的紀錄,第303中隊是不列顛空戰期間打下最多敵機的同盟國飛行單位。

即便是波蘭空軍的老對手德國空軍,也對在皇家空軍服務的波蘭飛行員讚譽有加。打下104架盟國軍機的德國王牌英雄格蘭德(Adolf Galland),在訓練年輕的德軍飛行員時,就鼓勵他們學習波蘭飛行員不怕死的戰鬥風格。凡是親身參與過不列顛空戰的德國飛行員,沒有人敢輕視波蘭飛行員的勇氣。

裝備威靈頓轟炸機的第300中隊波蘭飛行員,準備對德軍佔領下的歐洲大陸實施戰略轟炸,他們是反攻祖國的先鋒。(許劍虹提供)
裝備威靈頓轟炸機的第300中隊波蘭飛行員,準備對德軍佔領下的歐洲大陸實施戰略轟炸,他們是反攻祖國的先鋒。(許劍虹提供)

反攻歐洲大陸的先鋒

波蘭飛行員只占不列顛空戰盟軍參戰飛行員的5%,但是卻給來犯德國空軍創下了12%的巨大傷害,令皇家空軍不得不刮目相看。備受肯定的波蘭人,隨後又建立了更多的戰鬥機、轟炸機以及海岸巡防中隊,成為皇家空軍體制當中數量最為龐大的外籍飛行員。

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前,皇家空軍內的波蘭人組織了多達15個作戰中隊。這15個中隊的番號,分別為第300到第309,還有第315到第318。另外還有15名波蘭戰鬥機飛行員,被編入皇家空軍第145中隊C分隊,投入北非戰場上的的黎波里戰役。

這批被稱為「波蘭戰鬥隊」(Polish Fighting Team)的英勇飛官,證明了波蘭飛行員無役不予,凡是抵抗希特勒的戰場,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而在皇家空軍轟炸機司令部(Bomber Command)指導的對德戰略轟炸上,波蘭飛行員同樣沒有缺席。

無論是第300中隊的蘭卡斯特轟炸機(Avro Lancaster),第301中隊的威靈頓轟炸機(Vickers Wellington),還是第305中隊的蚊式轟炸機(De Havilland Mosquito)都積極投入了盟軍對歐洲大陸的戰略轟炸,將心中對納粹的仇恨化為一枚又一枚的炸彈,投向德國本土的城鎮。

相較於只對日本執行過一次「紙片轟炸」任務的中華民國空軍,顯然波蘭飛行員更是為國土的淪喪報了血海深仇。在倫敦出現皇家空軍轟炸機司令部紀念碑遭遇羞辱的情況,於華沙是不可能上演,甚至難以想像的,因為沒有任何波蘭人會對殺死占領自己國土的納粹侵略者懷有罪惡感。

替皇家空軍服務的波蘭飛行員,行跡遍布歐洲大陸與北非戰場上空,卻沒有放下守衛英國本土的職責。尤其是在攔截德國V-1火箭,即人類歷史上第一代空對陸飛彈的戰役中,由波蘭飛行員組織的133聯隊也有傑出表現。以302中隊、316中隊還有317中隊為骨幹的第133聯隊,擊落了10%的V-1火箭。

到二戰結束為止,加入皇家空軍的波蘭飛行員創下擊落770架,可能擊落177架與擊傷252架軸心國飛機的戰果。參加轟炸機司令部,對德國本土實施轟炸的波蘭飛行員當中,共有929人貢獻了自己的生命。流亡英國的波蘭飛行員用自己的鮮血,寫下了歐洲解放的壯烈史詩。

身兼第14航空軍司令與中華民國空軍參謀長的陳納德將軍,是邀請烏班諾維來華參戰的重要推手。(許劍虹提供)
身兼第14航空軍司令與中華民國空軍參謀長的陳納德將軍,是邀請烏班諾維來華參戰的重要推手。(許劍虹提供)

被英國出賣的盟友

偉大的波蘭飛行員為解放歐洲做出難以抹煞的貢獻,卻無法解放自己的祖國。原因無他,英美兩國為了鼓勵史達林更積極投入於消滅納粹的戰爭中,同意將包括波蘭在內的諸多中東歐國家納入蘇聯的勢力範圍。所以當波蘭家鄉軍於1944年8月1日發起華沙起義時,他們無法從英美盟軍手中得到任何支援。

假若波蘭家鄉軍在蘇聯紅軍抵達華沙前,自食其力將德軍趕出國土,那麼波蘭就有可能如同南斯拉夫一樣,在戰後抗拒史達林對國家內政的干預。所以雖然華沙起義的目標是以德軍為主,但蘇聯紅軍卻不願意向家鄉軍伸出援手,而是停在華沙城外,靜候現在的敵人消滅自己未來的敵人。

以第301中隊為代表的波蘭飛行員,此刻已經進入不久前才為盟軍解放的義大利戰場,駕駛著哈利法克斯轟炸機(Handley Page Halifax)與美製解放者式轟炸機(Consolidated Liberator),為在納粹占領區內活動的抵抗勢力空投物資,但卻被嚴格禁止飛往波蘭支援家鄉軍。

令許多波蘭飛行員大惑不解的是,皇家空軍寧願把有限的作戰物資大量投給南斯拉夫共產黨頭子狄托(Josip Tito),也不願意支持反共的波蘭家鄉軍。可見歐洲局勢在進入1944年以後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變,曾經為了保衛不列顛而奮勇抗戰的波蘭人,早就已經被邱吉爾首相拋棄到了九霄雲外。

1945年2月13日,也就是羅斯福與邱吉爾在雅爾達會議上出賣波蘭給史達林的兩天後,來自第300中隊的波蘭飛行員正駕駛著蘭卡斯特轟炸機往德勒斯登上空飛去。他們被要求與皇家空軍的弟兄們一同摧毀這座德國東部大鎮,以支援蘇聯紅軍向柏林推進。

伴隨著家鄉軍被德軍消滅殆盡,此刻波蘭已經為蘇聯紅軍所「解放」。越多歐洲土地落入紅軍手中,意味著波蘭光復的日子將越為遙遠。一位第300中隊的蘭卡斯特飛行員,如此描述了自己的悲憤心境:「如果德國人現在俘虜我,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而死的。為了波蘭,為了英國,還是為了蘇聯?」

最令人難過的是,在二戰勝利後的1946年6月6日,英國政府於倫敦舉辦勝利大遊行,邀請包括中華民國在內的同盟國共襄盛舉,卻偏偏將波蘭流亡政府排除在外。只因為此刻的英國政府,已經承認由蘇聯紅軍在華沙扶持的波蘭人民臨時政府,倫敦的流亡政府失去了代表波蘭國民的法律資格。

更讓波蘭飛行員心寒的是,背叛他們的不是只有英國政府,同時還包括他們曾經用生命保護過的大英帝國子民。戰後民調顯示,56%的英國國民希望英國政府將波蘭飛行員遣返回他們的國家。而在波蘭本土已經被赤化的情況下,回國對波蘭飛行員而言等於是死路一條。

在皇家空軍戰友的爭取下,許多波蘭飛行員以離開飛行中隊,融入英國社會做底層工作的方式避免被遣返回國。但還是有些波蘭飛行員不願放下尊嚴,選擇回國後卻被共黨政權當成間諜逮捕下獄。前面提到的303中隊王牌英雄烏班諾就前前後後被共產黨羈押了四次,最後只能申請政治庇護流亡美國。

失去了整個祖國的他們,比還有一個台灣可以撤退,可以繼續在藍天中與共產黨人較量的中華民國空軍不幸。不過許多經歷過二戰的波蘭飛行員,還是撐到了波蘭共產黨政府在1991年的垮台。如今他們的功勳得到了西方世界與祖國子民的普遍承認,波蘭空軍終究還是比中華民國空軍幸運的。

烏班諾維在中國時駕駛的P-40K戰鬥機,他在南昌上空的卓越表現,證明即便是在遠東戰場,也能看到波蘭飛行員的英姿。(許劍虹提供)
烏班諾維在中國時駕駛的P-40K戰鬥機,他在南昌上空的卓越表現,證明即便是在遠東戰場,也能看到波蘭飛行員的英姿。(許劍虹提供)

烏班諾維與中華民國

國土在二戰時為納粹所蹂躪,戰後又被共產黨「解放」的經歷,讓波蘭的命運像極了同時代的中華民國。可二戰時的波蘭與中國,絕對不是只有「命運相似」的連結而已,因為波蘭飛行員戰鬥的地方不是只有英國、歐洲大陸以及北非的藍天而已。

不列顛空戰結束後,創下擊落15架半敵機紀錄的烏班諾維前往華府擔任波蘭流亡政府駐美空軍武官。一心想重返戰場的他,接受了陳納德將軍的邀請,於1943年9月到中國加入第14航空軍第23戰鬥機大隊第75中隊,成為唯一參加過對日空戰的波蘭流亡飛行員。

1943年12月11日,在南昌上空的一場空戰中,烏班諾維駕駛著一架P-40K戰鷹式戰鬥機,打下了兩架來自日本陸軍航空隊飛行第85戰隊的二式戰鬥機「鍾馗」,將自己的敵機擊墜紀錄增添到了17架半。在中國停留的時間,烏班諾維與周至柔、王叔銘等國府空軍將領都建立了緊密的私人情誼。

對於這位失去了祖國,卻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波蘭王牌飛行員,蔣委員長也是深感敬佩。尤其是他在南昌上空打下了兩架「鍾馗」,更是緩解了中華民國空軍所面對的日軍空中壓力。蔣委員長為了感謝烏班諾維的義舉,向他頒發了二星星序獎章。

戰後失去祖國,流亡紐約的烏班諾維與蔣中正夫婦、周至柔還有王叔銘仍保持著聯繫。對於這些曾經為了自由世界英勇奮戰,最後卻被英美盟國出賣給共產黨的波蘭飛行員,尤其是來過中國參戰的烏班諾維,蔣中正多少有些「同病相憐」的體悟,自然是格外給予同情。

但戰後的波蘭人民共和國終究是共產國家,而且還是華沙公約組織的主要參與國。在一切與東歐國家的交流都有可能被扣上「通匪」大帽的情況下,也就只有老一輩經歷過抗戰的空軍前輩,知道這段波蘭空軍與中華民國空軍合作對抗軸心國的歷史。

等到波蘭重新恢復自由後,台灣又進入了「本土化」與「去中國化」的時代。烏班諾維在南昌上空擊落兩架「鍾馗」的歷史,就連在大陸知道的人也是微乎其微,又怎麼可能得到多數台灣人,尤其是主張抗戰歷史「與我無關」的民進黨政府重視呢?

可根據先後擔任駐英與駐美代表的外交官沈呂巡先生回憶,當年他曾運用自己對烏班諾維歷史的瞭解,感動了擔任歐洲議會副議長的前波蘭國家安全局局長希維茨(Marek Siwiec)。希維茨還特地為此走到沈呂巡面前,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可見波蘭人是多麼重視烏班諾維的事跡。

烏班諾維在今天的波蘭空軍,地位就如同高志航在中華民國空軍般的神聖。去年筆者前往英國採訪皇家空軍建軍100年,並在舉辦皇家國際航空展(Royal International Air Tattoo)的費爾福德基地(RAF Fairford)的波蘭空軍F-16表演隊攤位上,遇到了烏班諾維的繼孫。

去年是皇家空軍誕生100周年,裝備F-16的波蘭空軍老虎表演隊前往費爾福德基地參加皇家國際航空展。這三名老虎表演隊的飛行員中,左邊站立者就是烏班諾維的繼孫,他的爺爺是不列顛空戰的英雄、中華民國的好朋友。(許劍虹提供)
去年是皇家空軍誕生100周年,裝備F-16的波蘭空軍老虎表演隊前往費爾福德基地參加皇家國際航空展。這三名老虎表演隊的飛行員中,左邊站立者就是烏班諾維的繼孫,他的爺爺是不列顛空戰的英雄、中華民國的好朋友。(許劍虹提供)

原來他也跟隨著祖父的腳步,成為捍衛領空的波蘭空軍飛行員。烏班諾維曾經服務過的「修科斯科中隊」外號,如今也還被保存於波蘭空軍的編制內,由裝備MiG-29的第1戰術中隊繼承。國家慘遭赤化40年的歷史,也讓1999年加入北約的波蘭,遠比德法兩國更積極防範俄羅斯的領土擴張。

面對與俄羅斯結盟共同抗美的中共,波蘭的戒心也是比其他北約國家更為強烈。從這個角度來看,與波蘭建立安全合作關係勢必將成為台灣的一個重要選項。更何況為了淘汰MiG-29,未來波蘭空軍還可能與中華民國空軍一起成為F-16V的使用國,強化雙方延續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連接。

在紀念二戰歐洲戰場爆發80周年的今天,筆者期許未來軍方在推廣史政教育的時候,能夠像年輕一代的中華民國空軍介紹波蘭流亡飛行員的歷史。這不僅是是因為他們在國家淪亡的情況下,仍不願意放棄奮鬥的信念值得效法,而且還能強化台灣推動軍事外交時的柔性實力,又何樂而不為呢?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8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