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瀚興觀點:律師的專業是就法論法,不是抹紅

2019-08-30 06:40

? 人氣

2019年3月5日,中國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劉結一接受採訪。 (新華社)

2019年3月5日,中國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劉結一接受採訪。 (新華社)

日前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下稱:全聯會)赴陸參加「第8屆兩岸和平發展法學論壇」,然臺北律師公會(下稱:北律)認為:全聯會僅用臺灣名稱,且北京政府國臺辦主任劉結一致詞,倡言「和平統一」,又以,與會臺灣人士並未言及3大陸維權律師處遇與李明哲先生案件,所以是矮化國格云云;全聯會長官業已出聲明駁斥,身為全聯會刊物編輯筆者亦有淺見,供各位先進參酌。

或謂:國格與人權,天大地大,豈能含糊?仙逝的李敖之先生,曾諷刺戒嚴時的政府舉措:「政治問題,法律解決;法律問題,經濟解決;經濟問題,政治解決」等語,今全聯會與北律長官,皆為法律人,不是政治咖,自應探討「法律」。《憲法增修條文前言》:「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依照憲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第三款及第一百七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增修本憲法條文如左」等語,定有明文。《同法第11條》:「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等語,定有明文。

承前,依照前開憲法明文,兩岸間有關「維持現狀」、「臺灣獨立」,均非憲法對兩岸關係之終極目標;況且,依臺灣最高法院實務亦認:中國大陸為我刑法第4條之領土,憲法增修條文亦明定兩岸關係為一國兩區。是以,劉主任所言統一,在憲法上終極目標,並無不妥,只是誰統誰,主張互異。或言:這與目前臺灣主流民意不符,這是國民政府強加人民的憲法;假設:先生肖想郭雪芙,妻子迷戀金城武,但若說這婚姻不順心,所以在外找小三、小王,說什麼:「感情變淡,形同家人」云云,是不能免除婚外情民刑責任的。要另某發展?請離婚!同理,說臺灣主權論至上,請修憲,也請不要若「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首領四散奔逃,讓人樂不可支!是以,所謂矮化國格,乃政治語言,更與法律人「就法言法」的自豪迥異,全聯會長官處置並無不妥,此其一。

或謂:劉主任說和平統一說詞,台下應該抗議,亦應為維權律師與李明哲案發難云云。《最高法院民事判決一○二年度台上字第六八二號》:「……單純之沈默除經法律明定視為已有某種意思表示外,不得即認係表示行為。……」等語,著有明文。又依《最高法院刑事判決一○一年度台上字第九○○號》:「惟大陸地區已於西元一九七九年七月間,公布施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嗣於西元一九九六年又對上述刑事訴訟法作大幅度修正,其修正內涵兼顧打擊犯罪與保護人權,並重視實體法之貫徹與程序法之遵守,雖非完美無瑕,但對訴訟之公正性與人權保障方面已有明顯進步,故該地區之法治環境及刑事訴訟制度,已有可資信賴之水準。」等語,著有明文。

承前,正如敖之先生所言,政治與法律問題,本應涇渭分明,依照全聯會長官駁斥北律聲明,提及沈默不代表贊成。依照上開最高法院判決,若「無法律明文,擬制規定」,沈默不等同「表示行為」亦不生法律效力。況且,依前開最高法院判決意旨,大陸刑事訴訟法自未有我方學術與實務精闢,然尚可信賴。身為李先生同胞,個人情感上,深表同情,但試問:李先生案是否公開審理?程序是否符合當地法制?話說回來,若北律要以後兩岸交流一律,劍拔弩張,來訪陸人也可問:「你們那周泓旭案是怎地?國安法修正又是否有敵意?」北律不在其位,擅謀其政,強人所難要求,自有不妥,此其二。

或謂:能不能不下跪,也把錢掙了?(語出電影:讓子彈飛)此言差矣!鄉民說詞,豈有律師高度?且即便文明領先,軍備強盛,若能結兩地之好,委屈一下又何妨?1792年英使馬戛爾尼奉英王喬治三世指派來華,就參見乾隆皇帝之禮節,是否須三跪九叩,爭執不下。清朝史料云:和珅取折衷方案,讓英使團隨其他使團一起行禮,但仍單膝跪地,額頭做叩頭狀,不必點地,用含混方式帶過;與前開史料差異,《馬戛爾尼使團使華觀感》:馬君聲稱僅單膝跪地,甚至清廷官員,還曾禮尚往來,向英王喬治三世肖像行禮(筆者以為可能性低);同行斯當東先生《英使謁見乾隆紀實》則含混稱:英使行禮後,緊鄰印度使節行三跪九叩禮。綜上說法,最大公約數,至少英使確有「下跪」。

承前,18世紀末,英國佔中國出口比例約百分九十,而英國佔中國進口比例百分之七十,且當時英國有最廣的殖民地,世上最強的艦隊,若英使等人,舉臂一呼,當時中國怎堪此武力打擊?然乾隆帝不願破壞慶典,英使不願喪失通商良機,互相各退一步,誰能說英使喪權辱國?後來發展,下跪者未必弱勢天朝上國,未必如日中天,臺人豈會一點自信皆無?再者,今系爭研討會,北律成員以往參與者,亦曾以「臺灣」代替「中華民國」修改全聯會名稱,當時怎不見發難?且此研討會皆為法學碩彥,怎能給他們戴紅帽?指責者你有無台胞證?去大陸海關,你走外國人通道?自己或親人參與陸方研討會,涉及國號時,稱謂是什麼?北律與好事者,豈能昨是今非,雙重標準?此其三。

或謂:政治法律本來就牽扯不清,王律未免不近人情?在下試舉一例:10年前,在下初任律師,又係獨立執業,有機會參與北律相關諸多進修活動。前排一陣騷動,原來是時任北律理事長的「顧大律師」立雄先生,他所言大意如下:「像這次公平會對律師網站為難,我就說公會一定要有立場,軟趴趴的,只會被人軟土深掘」等語,獲得滿堂彩,掌聲如雷!試問:顧律師當然與在下政治主張迥異,且其名望與交遊,若假設他腦子一熱,真把北律當作某些政治團體禁臠,會員又能如何?然而,顧大律師做實事,立場堅定,目光炯炯,不怒而威,不讓公會與政治牽扯不清,足為典範!相較系爭北律聲明,即不能震攝對岸,反助長兄弟鬩牆,怎能與昔日相比?北律此聲明執事者,恐「政法不分」,此其四。凡此四者,皆為本次應正視聽之處。要搞政治可學:陳前總統水扁,親自參選,議員、立委、市長,漸次攀升,畢竟:在下繳納給北律是「律師公費」,不是少數份子的「政治獻金」!

最末,以《這一夜誰來說相聲·離行》段子做結:嚴歸(李立群先生飾演)與白壇(金士傑先生飾演),分別代表台陸人民,前者說民國,後者稱西元;前者稱淪陷,後者稱解放;後者稱建國,前者尷尬說:這段跳過去可不可以!綜上,法學研討,就是研討,無點墨者杯葛、未參加者妄想踢館,還是「言歸白談」,畢竟:研討會豈是說相聲!

*作者為律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